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甜妻:禁欲总裁惹不得 第25章 有人跳楼
    因为只是一些皮外伤,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医生见她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絮絮叨叨和安晓昔讲了好多关于需要注意的,比如纱布要及时换啦,药一日两次之类。

    从医院回到住处,安晓昔认真的问安宝贝,“给你找个爹地好吗?”

    “不要。宝贝有爹地,宝贝会一直等,等到爹地来找我们。”安宝贝一脸郑重。

    “好,我们等。”

    安晓昔划下泪回他。

    宝贝一滴眼泪都没掉,包括医生换药消炎时,他也只是紧紧的咬着牙。

    她的孩子,她已不忍再告诉他真相。

    没有父亲,永远都不会有。

    舒迎夏走进房里见此情,难受的紧,听了下午的事,更是心疼的抱着她们母子。

    第二日便是双休。

    安晓昔带着安宝贝去了游乐园,舒迎夏负责拍照。

    摩天轮,旋转木马,飞车,对对碰,鬼屋,她们都一一玩了个遍。

    许久不笑的孩子见到安晓昔和舒阿姨在鬼屋吓得半死,那害怕的表情终于换来他的一点笑声。

    第二日她们去找了幼儿园。

    再三对比之后,安晓昔和舒迎夏最终决定了一所私教幼儿园。

    师资虽一般,但隐私极为严密,安宝贝前几日还小做着小学一年级的作业,安晓昔也不用但心他到时候跟不上。

    “你的狗狗好些了吗?”

    在安晓昔汇报完所有事情之后,霍翎天突然开口问她。

    “换了味药,很快就好了,劳您关心。”

    “我前几日从德国带了些狗粮,你拿些回去吧。”

    见小叔一脸真诚,安晓昔只得沉甸甸的接过。

    没想到他把这个放在了心上。

    此刻真是哭笑不得,那哪是她家的狗狗,是她的孩子!

    “小叔,你觉得‘泽’这个字怎么样?”

    霍翎天见她叫她小叔,便知是有求于他。

    “怎么,像给你家狗狗挂个牌子,走丢了你好去领?”

    安晓昔见他一口一个狗狗,心里一阵恼火!

    “泽不错,恩泽,古时人常说皇恩浩荡,里面的恩就是指恩泽,只是,人用不错,如果是狗的话……”

    “好了,我知道了,霍总,您得准备一分钟之后的议了。”

    安晓昔实在听不下去,及时打断了他。

    霍翎天以为她听不得质疑,看向面前气鼓鼓的女子,一脸看好戏的状态。

    中午时,霍翎天准备请生气的小女人吃饭,顺便赔罪,却就不见她人影。“

    走出总裁办公室,他去了助理办公室等她。

    内线铃响,他毫不犹豫接起了电话。

    “小昔,奶奶走了。”

    一丝悲戚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去完洗手间的安晓昔走了过来,“怎么了?”

    霍翎天没回她,只是递过电话,让她接听,待安晓昔拿起电话时,对面已只剩一阵忙音。

    “她奶奶走了。”

    安晓昔听到这句话,差点腿软摔下去,还好霍翎天及时扶住了她。

    “昨天奶奶还好好的,还说我们买的花好香,怎么,怎么说走就走了……”

    安晓昔一下子就蹦不住了,就着霍翎天扶她的位置靠着她,泪眼汪汪。

    赶到医院时,秦华晖已放下了心脏起拨器,一旁是舒迎夏撕心裂肺的哭声。

    嘴里一遍遍的喊着奶奶,奶奶,不要走。

    很快有人来推老人,秦华晖拉过舒迎夏,霍翎天直接进去小抱住安晓昔,方便医护人员工作。

    此刻秦华晖一碰到舒迎夏,她就像长了刺一样不让人靠近。

    “你不是说奶奶已经脱离危险了吗?你不是说你有十足的把握让奶奶撑到明年盛夏吗?你到底是名医还说庸医?”

    失了唯一的亲人,舒迎夏声嘶力竭。

    她不只是在向秦华晖讨要说法,更是想要一个活下去的希望。

    秦华晖也任由她打闹,不还手。

    舒迎夏哭着哭着就晕了过去。

    待她醒来时,秦华晖满是胡渣的下巴首先映入她的眼帘。

    “你怎么变这么丑?”

    舒迎夏没来由的开口。

    “我啊,人丑。小昔照顾了你一晚,刚刚小天送她回去了。”秦华晖见她心情好了些,索性自黑想要逗她笑。

    “秦医生,麻烦和我讲讲吧,是因为什么。”

    “当晚奶奶说四肢疼,吃了止疼药还说疼的紧,要求护士给她注射麻醉药,因为她是特殊病人,我也通知过,不管病人有什么事情,尽最大可能满足,护士给奶奶注射的正常剂量的麻醉药,但是奶奶身体弱,我就连手术时,注射的也是正常剂量的一半,这事怪我,没有事先交代。”

    秦华晖说了一堆,他自知无法洗清罪名,便主动领罪。

    “当时,你在哪?”

    舒迎夏冷漠的看着他,眼底已没了往日的靓丽色彩。

    “一位孕妇大出血,叫我过去帮忙。”

    听到这句话,舒迎夏眼底猝不及防留下一滴泪,滴在手上,经过唇边,他她尝了尝,苦的很。

    是啊,这世上,她再也没有了亲人。

    霍翎天送安晓昔到楼下,见她体力不支,坚持送她上去。

    此时安宝贝还在上学,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她也就默认了。

    被一路抱上去,霍翎天把她放到床上,见她困的不行,也没再调侃她。

    他给她脱完鞋,起身离开。

    突然,一声突兀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此时的沉闷气氛。

    “喂,你好。”

    “喂,你好,我是101房间护士长,目前我们找不到舒小姐,请问她是回去了吗,她今天给的点滴还没挂。”

    米小梦听到这,再也顾不得其他,叫住在楼道口的霍翎天。

    到医院后,房间空无一人,只有一床被子里隔着一个枕头。

    迎夏既做了准备,也就做好了某些不好的决定。

    拿起桌子上的一粒药,问护士,确实是安眠药。

    还好,药盒里还有剩余。

    此时正在准备下一场手术用品的秦华晖听到这件事,再也顾不上其他,穿着白大褂和安晓昔一起找人。

    “你好,请问您见过一个大概这么高……”

    正当安晓昔有些害怕泄气时,突然有人叫了起来。

    “快看,有人要跳楼了。”

    听到这话时,安晓昔撒腿跑向天台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