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学弟你不要这样〕〔五藏玄冥〕〔放开那只妖宠〕〔人类更新计划〕〔诸天最强学院〕〔极品妖孽至尊〕〔洪荒之证道永生〕〔手术直播间〕〔重生之灰姑娘的逆〕〔甜妻上线:霸道老〕〔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地球最强修仙〕〔逃婚王妃很逍遥〕〔爷是病娇得宠着〕〔极品医圣〕〔我八岁就无敌了〕〔我有无限掠夺加速〕〔成为修行界大佬〕〔九劫逆命〕〔NBA最强主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个扶贫系统 第一百三五章 意外的悲剧
    .. ,我有一个扶贫系统

    与聂恺话不投机半句多,她下车时,丢下一句谢谢,扬长而去。

    聂恺半抬起地手僵住,缓缓垂下来,他扫了眼鱼霏刚刚坐过的后座,余光里撇到一物,他探手一勾,却是鱼霏的手包落下了。

    粗心的姑娘。

    聂恺拿了手包下车,打算还给她。

    鱼霏走到林志妻子所在的病房,她推开门,病房里空空如也。

    205,床号没错啊。

    她扫视了一下房间,病床上的被子有一半掉在地上,一只鞋胡乱扔在床下。

    一只鞋,哪里不对。

    鱼霏往走廊里看看,两名护士推着药过来,她拦住她们问,“你们好,请问见过205床的病人吗。”

    一护士张望了下,“她不在么,一个小时前我给她换药,她还在房间里啊。”

    “会不会是出院了啊。”另一句护士说。

    出院?

    鱼霏转身去护士台,林志妻子要出院肯定会经过二楼尽头的护士台。

    “你好,请问见过205病床的病人了吗?”

    “205,见过啊。”护士台的一名护士很忙,头也不抬,指了指楼梯,“她去三楼了,两男的陪她一起上去的,说他们领导请她。”

    领导,魏红杰,不好。

    鱼霏暗叫糟糕,急步往楼梯上蹿,来还她手包的聂恺正好瞅见她上楼的背影,神色似乎不对,身形略急。

    他带着疑惑快步跟上去。

    鱼霏上到三楼,一间一间查看,当走到309病房门前,听到里面传来的细弱求救声,立刻扭门。

    门被反锁了,她抬头透过门上的探视窗口往里张望,顿时血液直冲头顶,那肮脏的一幕令她目眦欲裂。

    鱼霏正要抬手拍碎那扇门,后面跟上来的聂恺见她动作粗鲁,额角急跳,忙伸手拉住她。

    他不是怕别的,就担心她会手疼。鱼霏一见是他,目光里挟着滔天大怒,她牙都快咬碎了,狠狠地一指门上的小玻璃窗,示意他看。

    聂恺不明所以,凑近头去,那一眼,他气冲头顶,抬起脚猛地踹开病房门,也在那一瞬间推开了鱼霏,他不想她看到那不堪的一幕。

    病房门被破开,里面的人骤然被打断,顿时惊慌失措,一男子手忙脚乱地推开跪在他身前的女子,匆匆提上裤子,另一名抓住女子头发的男子,面上的狞笑僵住,吓得一屁股摊倒地上。

    鱼霏站在聂恺的背后,她踮起脚,就见林志的妻子满脸泪水地抚着嘴干呕。

    她上衣被扯开,胸口一**露在外,上面布满青紫的痕迹。

    鱼霏立即推开挡着前面的聂恺,扯了病床上的被子盖在她身上,轻拍她的背安抚。

    刘兰缓过劲来,扑在地上嚎啕大哭。

    鱼霏还没动手,就见聂恺对房间里施暴的两男子一顿狠揍。

    两男子哀嚎声不绝于耳。

    鱼霏手搭着床,见床抖得厉害,抬头一看,床上一名吊着胳膊,胸口裹了沙布的男子面色惨白,一个劲地直往床头缩。

    很好,他应该就是林志打伤的魏红杰了。

    聂恺揍了他们一顿,将趴在地上装死的两人渣拿东西捆起来,扔到墙角。

    鱼霏起身,唤醒夭夭,“有没有说真话的药丸,弄点来,丧心病狂,我弄不死他们,这—群—人—渣。”

    夭夭同仇敌忾,“有,马上。”

    几秒的功夫,鱼霏拿着系统兑换的药丸,逼近魏红杰面前。

    魏红杰一身伤,行动不便,那个身穿军装的军官更让他害怕。

    鱼霏他却是不怕的,但某人在旁边盯着,他颤着嗓音,色厉内茬地呵斥,“你是谁,你,你想干嘛。”

    “魏红杰是吧?”鱼霏伸手掐住他下巴,“你很嚣张嘛,光天化日就敢作恶,强bao女人,你这样的垃圾活着就是浪费空气。”

    聂恺听到她放狠话,心口一跳,忙过来阻止,“鱼霏,你要干嘛,犯不着为了他们脏自己的手,有我在,我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

    “你以为我会亲自动手。”鱼霏冷哼一声,面如寒霜,她将手心的药丸快速塞进魏红杰的嘴里,手一抬一拍,那药便进了魏红杰腹中。

    魏红杰以为吃了毒药,抠着嗓子死命的呕,想将药吐出来。

    鱼霏冷笑,“没用的,它入口即化。”

    聂恺怔了一瞬,拽过鱼霏的胳膊,又惊又怒道,“你给他吃了什么,你在犯罪你知道吗?”

    鱼霏推开他,“你多心了,一点让他们坦白罪行的药,不伤人。”

    “有这种药?”聂恺很怀疑。

    鱼霏没回答,又走到另外两个鼻青脸肿的男子面前,一一将药喂下。

    刘兰还在哭着,那种伤心不甘愤怒无助地哭,鱼霏站在一旁,她不知该如何用言语安慰。

    女人遇到这种事,不管在哪一个年代,都是无法忍受的事。

    刘兰哭尽心头的委屈与不平,嚎啕声弱去,她抽噎几声,红肿着眼问鱼霏,“你见到林志了吗,他,好不好?”

    鱼霏点头,“很好,不出两天就能出来。”

    “那就好。”刘兰喃喃两声,似欣慰似解脱,她缓缓拖着被子站起身,朝鱼霏柔柔一笑,笑容哀伤而绝望。

    “我对不起林志。”她说。

    不知什么时候,病房门前挤不了少人,那些同情而异样的目光落在刘兰身上,她颤了颤,朝窗外望了眼。

    窗户开着,外面阳光灿烂,风徐徐吹进来,带来丝丝凉意,知了声声。

    鱼霏看着这样的刘兰,心头莫名惴惴,夭夭突然尖叫出声,“不好,她要寻死。”

    鱼霏还没反回过来,聂恺已飞奔过去,他伸手一捞,却只抓住了对方裹在身上的被子,而刘兰已跃出窗外,不顾一切的那种。

    被两个男人凌辱,她无颜面对林志,不想苟活于世。

    “啊~”齐齐地惊叫声响彻病房。

    鱼霏骇得心跳差点停止,耳里传来一声沉闷地巨响,“砰~”重物坠地的声音。

    刘兰,这个傻女人。

    鱼霏想走到窗边去,可腿直发软,迈不动腿,她为什么没早发现,为什么没拦住她,内疚令她肢体僵直地顿在原地。

    聂恺扑到窗边,虽是三楼,然,刘兰存了死意,她是头朝下栽下去的,水泥地面很快被血染红,刘兰无声无息地趟在地上。

    明知没希望,鱼霏舔了舔唇角,哑声问,“她怎样?”

    聂恺朝她沉重地摇头,人在他面前没了,心情说不出的难受。

    鱼霏眉头深锁,一条鲜活的人命在她面前消失,还是以那样惨烈的方式,她心口闷得难受,喉头哽涩,“我来晚了。”

    聂恺见她将责任揽在身上,沉声道,“这不关你的事。”

    要知道,他是开车载她来的,前后用不到十分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撞生缘〕〔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小可爱,超凶的〕〔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快穿:男神总想撩〕〔位面三国争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