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个扶贫系统 第一百三六章 意外的悲剧
    .. ,我有一个扶贫系统

    医院里死了人,还是被人凌辱而自杀,多人目睹,警察很快来了。

    医院院长的脸跟吃了黄连一样,这事说来,医院要负大半的责任,好好的病人住在病房里,却被人挟持到另一层楼的病房里受辱,那些医生护士是干什么吃的,就没发现异常。

    二楼护士站的护士哭得不能自抑,拉着院长辩解,说她当时太忙了,没察觉这其中的异常。

    且刘兰和两男的去三楼,她看起来并非像是被人挟持。

    刘兰当然不是被挟持,她是被魏红杰的同伙威胁,刘兰不从,对方声称要让林志牢底坐穿。

    为了丈夫,她妥协了,可结果就是身体遭受侵犯。

    元松找鱼霏做笔录。

    元松问什么,她都机械地回答,直到刘兰的尸身被抬走,地面的大摊血迹告诉人们,这里不久前躺了个跳楼自杀的女人。

    元松收起笔灵,叹道,“鱼小姐,此事非你所愿,你做了你该做的事,林志那里?”

    “我去说。”鱼霏抬头,或许艰难,但刘兰已死,林志不能再出事。

    聂恺遇到这桩意外,做为目击证人,他需要配合警察调查。

    “我陪你一起,男人比较好沟通。”这事姑娘家也不好启齿。

    这次鱼霏没拒绝,现场收拾好,她随元松一起去梅田派出所。

    鱼霏给绿芽打电话,告知了林志和他妻子发生的事,绿芽震惊不已,丢下手中的事,跑到派出所陪她。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那三个混蛋呢?”绿芽怒问。

    “抓了,对罪行供认不讳。”

    承认犯罪事实,鱼霏想,就算三人背后有人,也捞不了他们。

    绿芽坐在她身边,忧心又愤怒,“你是不知道,林教官有多爱他妻子,大老爷们,一看见妻子,乖得跟猫咪一样,笑容时时挂在脸上,洗衣做饭扫地,什么话都抢着干,真真把妻子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怕化了,她没了,林教官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去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令我难过的是,我没能阻止她跳楼。”

    她反应太慢,没想到刘兰那般绝决。

    绿芽见她一脸愧疚,细声安慰,“这事怪不得你,都是意外,恨只恨那三个王八蛋,几个人渣都该挨枪子儿。”

    她说得咬牙切齿,一双妙目微红,气得像要吃人。

    鱼霏想到林志的情形,淡声道,“他们不能死,你也说林志很爱老婆,视她如命,如果连复仇的目标和信念都没了,那才糟糕。”

    妻子没了,仇人死了,若是林志从此一蹶不振,那他的后半辈子可就毁了。

    他正值壮年,活着的人总归还得活着,如果活得生不如死,那才是煎熬。

    绿芽听了无奈,这也是她担心的,“警察怎么说?”

    “判他们几十年没问题。”

    “很好。”绿芽恨声道,提出想看看林志,鱼霏没动,让她自己去。

    受了刘兰跳楼的刺激,鱼霏精神有萎靡,扫了眼外面的阳光,流火一样的夏季,她却感受不到任何的暖意。

    她起身慢慢步到阳光下,烈日照在头顶,很晒,皮肤发热,不好受,但心还是凉凉的。

    反应慢,不够强。

    鱼霏给自己的评价。

    “夭夭,十三万金币能换到一本功法吗,我不要像今天日一样,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无法阻止。”

    夭夭有些担心鱼霏的状态,它在系统里扒拉,“有的,但你学了也不能使,我说过,本位面没有灵气,功法在本位面属于违规的存在。”

    “我不管,你想办法让我使?”鱼霏有些无理取闹起来。

    夭夭无语,宿主耍小脾气,为难小伙伴什么的,着实讨厌。

    “你不怕被雷劈吗?”

    鱼霏反问,“能被劈死吗?”

    “不能。”夭夭没好气道,宿主的身体刀都划不开,雷嘛,顶多让她躺几天。

    异位面的灵气或是能量与本位面的能量相撞,产生的异变大小要依使用者能量的输出来决定。

    鱼霏拍板,“好,不能就好,从明天开始训练我的反应能力,金币全部拿去换功法。”

    夭夭肉痛地抱着爪子啃,十三万,也就勉强能换本功法,三个月又白干了。

    “不考虑一下,你一直想去自由集市,如此一来,时间又得推迟。”

    鱼霏态度坚决,“不用,金币我再努力赚,自由集市又不会跑了。”

    即下决定,夭夭立刻行动,系统商场的技能一栏在鱼霏眼里出现,升到六级后,低阶的武技被夭夭屏蔽,两本技能分别是拈花诀与闻香识人。

    两本技能书下面分别标示着价格,十三万五和十三万六,差别不大。

    “哪本更实用一些。”

    夭夭爪子在第一本上划过,“拈花诀,练成后,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于无形,适合你。”

    鱼霏,“能救人吗?”

    夭夭,“看你如何施展,对了,我以前曾提过,你的身体变异后,是有异能的,只是不如为何,一直没激发出来。”

    鱼霏对这事有印象,应该是缺少契机,这个契机需要条件触发。

    先练拈花诀,异能先不急。

    录完口供出来的聂恺,出来时,见鱼霏顶着烈日站在门外,脸都晒红了,脚步不见挪一下。

    他的心纠了下,知道她是内疚了,眼见悲剧发生,却没能阻止。

    许是吓到了,她也不过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小小的年经,经历比多数人复杂。

    聂恺记得,沈朝提交的离婚申请上,鱼霏年纪一栏显示她十八岁,龙国人算年岁,都是按虚岁算。

    十八岁实际是十七岁,今年,她堪堪十八岁。

    想想他十八岁的表妹,还在读高三,家里千娇万宠,单纯得跟长白纸,每天只会嫌弃新衣服少,饭菜不合胃口,就这,舅妈还觉得亏了表妹。

    脸上落下一片阴影,鱼霏抬头,聂恺举着手给她挡住阳光,还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眸光温柔,“站外面干嘛,脸都晒红了。”

    鱼霏退后两步,仰起头说了一个字,“冷。”

    冷?

    聂恺神色错愕,他没听错吧,七月的天,温度达三十二度,他此刻热得冒汗,可她却喊冷。

    脑子坏了,还是生病了。

    视线落在鱼霏的脸上,晒了这么久,皮肤通红,但她额上一点汗意也没有,这不合常理。

    聂恺探手到她额上,这一触,她皮肤上的凉意让他大吃一惊,脱口问,“你生病了,走,跟我去医院。”他拉了她就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