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丹尊〕〔我的仙妻老婆〕〔人生不再见〕〔承微妙笔〕〔霸总竟被我打傻了〕〔君爷又被套路了〕〔国家终于给我分配〕〔全球巨导〕〔锦途〕〔总裁大人,矜持点〕〔飞出苍穹〕〔枭爷又爬墙了〕〔青眉煮酒〕〔重生后渣爹变成了〕〔我是最强战神〕〔重生之长姐持家〕〔大唐第一女相〕〔踏星〕〔科技传播系统〕〔想当个复仇女神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金牌女讼师 第四章 初上公堂
    一夜好眠,安风起了个大早,一番洗漱后,觉得肚里空空,便晃晃荡荡的走向前院,她住的小院在后头,昨夜困乏,并未好好观察,今日早起,趁着觅食,熟悉一番。

    安风刚踏进前院的大厅,便见一身白衣的顾然坐在那里,似乎等了许久的模样,安风也不扭捏,大步上前与他招呼。

    “顾然公子早呀。”安风笑着,带着清晨的气息走向顾然,脸上的笑容如清晨的阳光,温和动人。

    顾然也笑着回应,“安风姑娘早。”伸手便将凳子拉出,好让安风入座,“云扬兄弟还未起么?”

    安风自己倒了一杯茶,“不到日上三竿,他不起。”

    顾然脸上一直带着笑意,招呼小丫鬟为安风准备早膳,等待早餐的空暇,安风便问起顾然要她看的案子,“顾然公子可与先说一些那个案子的事情。”

    “被害人是明月馆的姑娘,前些日子在我们雇主家中被寻到尸体,雇主被认定为凶手。”

    安风了然,“对方有何证据?”

    顾然回身,看着淡然的安风,“人证物证皆有。”

    安风点头,沉思半响后道,“顾然公子,我虽入了风云堂,但有一点我需明说,我只为无辜之人辩护,因此,若是本案雇主便是凶手,我便不会为其辩护。”

    顾然认真的看着安风并承诺,“自然,本案我也看过,那公子着实没有动机,但我能力有限,因此需要安风姑娘为其辩护,若日后确定雇主便是凶手,我与你一同拒绝。”

    安风听顾然这般说,嘴角带着隐隐笑意,“听了此话,安风觉得进入风云堂是极大的幸事。”

    顾然笑着又问,“安风姑娘需要什么酬劳?”

    安风摇头,抓起桌上刚刚送上来热腾腾的包子,“这案子不用,当做我入风云堂的投名状可好?”

    顾然看着安风大大方方的模样,眼里多了一丝欢喜,“今后唤我顾然便好。”

    安风只觉得这包子是真的好吃,吃得开心满足的安风心情也愉悦起来,抬头回了顾然的话,“顾然也可唤我安风。”

    顾然笑意更胜,“好。”

    两人这便算正式结识,等着安风用膳的间隙,两人随意的聊些关于松江府的事物,倒也有趣,安风也未想,自己竟也能与一个刚认识的男子说上许多话。

    安风用完早膳,便与顾然往官府去,那案件有许多证据在官府存有卷宗,她们需要找些证据。

    安风与顾然刚到官府,见衙门今日有案子,便随着人群去瞧一瞧,刚到门口,顾然一看便道,“这案子都审了多次了,不过是争些财产,可如何判两兄弟都不服。”

    安风好奇,“为何不服,若是协商不成,直接对半或是何人照顾老人多,便多分不就好了?”

    顾然见安风好奇,便将案子与她说明白,“弟弟报官,父亲给他留下的金子皆被哥哥占为己有,且哥哥并不承认那是父亲的遗产,弟弟也找不到证据,但心中又不服,哥哥当初既不照顾父亲,如今又私吞了父亲的遗产,便一直报官。”

    安风一听,好看的眼睛亮晶晶,“原是这事,若想证明是不是父亲的遗产,那还不简单。”

    顾然见安风有办法,便笑道,“安风若是法子,便去告知知府,今后也好上堂。”

    安风一听顾然说得有理,她从外乡而来,如今有这个契机,可以在知府面前混个熟脸,今后行走官府也容易些。

    顾然此时已经招手让一个熟识的捕快过来,“这位姑娘有办法解知府大人的头疼,带她去吧。”

    捕快点头,“姑娘请跟我来。”

    安风与顾然摆摆手便跟着捕快离开,不过一会儿,便见知府大人带着安风一起上了堂。

    “升堂!”知府大人气派一声。

    “威武!”堂下的捕快随着道。

    知府大人看了站在师爷旁边的安风一眼,随后才道,“两位王财主,你们的案子本官已经审了数次,如今,发现一些新的证据。”

    两个争夺财产的兄弟听知府大人那般说,赶紧道,“请大老爷替我做主。”

    知府大人指了指安风,“你将你发现的与他们说说吧。”

    安风点点头,走到堂前,对着知府大人扶手摆了一下,才道,“大人,王大财主的那批金子小女子怀疑是赃物!”

    王大财主一听,急了,“你这小女子信口雌黄,这是我正正经经的得来的金子,如何会是赃物。”

    王二财主也着急了,“小女子你别胡说,那都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金子。”

    安风不看王大财主,而是冲着王二财主,“王二财主即说那金子是您父亲的,可有证据呀。”

    王二听此,“自然有证据,我父亲的金子有父亲独有的印记。”

    安风不以为然,“印记这东西,自然可以效仿。”

    王二有些生气,“你这小女子狂妄,我父亲的印记有独门的手法,再者,他的工具已经随葬,何人都不会再做出这样的印记。”

    安风挑眉,与知府大人道,“请大人将那批金子呈上堂来检查。”

    王大此时阻挠,“不可,那是我的金子,你这小女子凭什么说那是赃物?”

    安风面不改色,胡诌道,“今年我家丢了一批金子,我已经报官,如今你们家纷争,一个说是自己的金子,一个说是父亲的遗产,一直没有统一的结论,那便说明这金子的来源有问题,我丢了金子,为何不能怀疑,若真是你们的金子,你们自然有证据证明,若是我的金子,我也有证据证明,如此,王大财主为何不愿意将金子呈上堂来,让大人辨别呢?”

    王大哑口无言,王二瞧到了机会,极力支持将金子呈上堂来,知府大人知晓此事已经差不多,便让早先捕快去扣押的金子呈堂,王二见金子拿上来了,便一一细说金子上的印记,证明这便是他父亲留下的金子。

    “知府大人,这不是小女子丢的金子。”安风见事情一了,便握拳退下。

    王大恶狠狠的瞪着安风,直到如今,他已经明白,这金子再也不是他的了。

    王二感激的看着安风,他一直想要证明金子是父亲的,可是苦于没有什么理由让王大拿出这批金子,如今多亏了这位姑娘。

    事情明了,都知是王大私吞了父亲的金子,知府大人也将金子判给王二,金子之事了结,安风回到顾然的身边。

    “姑娘,谢谢姑娘的帮助。”王二急冲冲来到安风身边,就怕安风离开。

    安风摇头,“我只是为寻找我家的金子。”

    王二是个人精,如何不知晓安风的用意,便收起本来准备给安风的金子,拱手与安风道,“松江府有名的成衣铺子便是我家的,姑娘貌美,若是穿上我家的衣裳,便是我王二之幸,今后请姑娘多来店里光顾,只要姑娘看上的,便皆是姑娘的。”

    安风也乐了,这回报实在,哪家姑娘不喜欢新衣裳,点头应下,“谢过财主了。”

    王二这才满意而归,安风在一边开心的与顾然道,“真好,刚来松江,便有了地住,有了衣穿。”

    顾然每次看着安风笑,都会跟着开心,安风的笑容很能感染他,“还有一个免费的保镖。”

    安风一听,笑意更甚,“乘胜追击,我们看看那案子去。”

    顾然带着安风走在七拐八拐的走廊,“知府大人可有说什么?”

    安风一听,眉间的喜悦更胜,“他说我一定能成为一个好讼师。”

    顾然点头认同,“知府大人向来公正严明,今后可多帮大人排忧解难,如此一来,安风在松江之路便能顺畅许多。”

    安风心里开心,也是顾然有意提点,她才有这结果,“也有幸遇到顾然。”

    两人相视一笑,往卷宗存放处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头牌经纪人:你老〕〔明朝败家子〕〔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