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子,东宫那位又〕〔蝶梦仙缘〕〔雍州往事〕〔大隋争龙〕〔我游戏中的老婆〕〔破梦者〕〔逆流纯金年代〕〔我富二代,为所欲〕〔官印〕〔天地至圣〕〔重生毒妃狠绝色〕〔一遇慕少爱终身〕〔诸天之最强BOSS〕〔王牌校草太妖孽〕〔绝域天城〕〔璀璨王牌〕〔神级奶爸〕〔动力之王〕〔湘信有鬼〕〔都市至尊少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妃倾城:夫君,怼宝宝! 第7章:处理伤势
    胖丫鬟的脸也被打歪打肿了,她本以为自己服个软能逃过一劫,但是新王妃压根不按常理出牌。

    “王妃息怒,奴婢们,绝不敢有下次。奴婢们这就去厨房烧热水来。”

    挨了打,受了磋磨,立刻就老实了。

    一刻钟之后——

    “王妃,热水都放这里了。”胖丫鬟端着两个黄色的铜盆,放下。

    “这是浴桶,王妃是想沐浴吧。”瘦丫头则是很贴心地把一切准备好,浴桶内,热水装了三分之二,水温调得正正好,“奴婢们告退了。”

    两丫鬟从一进门,就一直捂着鼻子,嫌新房里异味重,迫不及待地想离开。

    云倾城知道,她俩是嫌弃自己的夫君。

    本就对她俩没啥好感,断不会让她们留着碍眼,挥了下手,便把她们给打发走了。

    屋内恢复了安静。

    云倾城的目光,重新扫向了墨王的病榻,喃喃道:“首先,清理下吧。”

    这腐烂的血腥臭味,真的要命。

    要怪就怪这群恶奴,连自己的主子都不肯用心照料。

    反正以后要在这里生活了。

    至少,她得让自己长住的房间,闻上去味道好一点,看上去清爽一点吧。

    就算不是为了他。

    也是为了她自己。

    清理的重点,就是那张床。

    云倾城首先把沾染上了斑斑血迹的帐幔给扯了下来,从箱子里翻出了新的换上。顺便,翻出了新枕头、新床单。

    从小到大,她在云府里,做的都是下人的活计。

    所以,换个帐幔、清洗什么的,真的不算啥。做习惯了。

    墨白则是看愣了。

    他的神识,一直停留在半空中,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本以为,她会就此离开,谁曾想,不消片刻,她竟去而复返,还帮他清理起来了。

    莫非,她是真的不嫌弃他?

    打算留下照顾他?

    他看着她,十分温柔的,用沾了温水的白纱布,一点一点儿地,从胳膊开始,帮他把上面附着的可怕黑血污,擦拭掉。

    没有半分不耐烦。

    而且很认真。

    仿佛她对着的不是一副极为恐怖的溃烂骷髅躯体,而是什么易碎品。

    自从两个月前,他身上的诅咒开始发作,身体成为这幅鬼样子开始,所有的人见到他,无不是露出嫌弃、恶心的表情。圣上想趁机除掉位高权重的他,断然不会派遣好的御医来治疗他。曾经围绕在身侧的人,见他失势,也纷纷做鸟兽散。甚至于,连府里的下人,都不曾如她这般,给他认真清理过一次身体。

    这些黑血块,是两个月沉积下来的,其中很大一部分,甚至还跟身下的脏污床单黏在一起了。

    可想而知,擦拭、清理的时候,难度有多大。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下。”

    墨王看到他的替嫁小新娘,低喃了一声。

    疼?

    这个他还真的不怕。

    两个月来的疯狂折磨,那种侵入血肉、深入骨髓、沁入灵魂的无休止的疼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时间久了,他甚至对痛觉这种东西,都麻木了。

    就算她此刻,非常粗暴的把这些血块从他身上扯下来,他可能都觉得跟挠痒痒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日渐崩坏的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