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序
    序

    仙途之上为帝路,帝路踏尽成域祖!鸿蒙界域,混沌宇宙,次宇宙繁复!诸天命,诸人仙,同在红尘渡……

    在这一方隐匿于虚空之内的次宇宙中,一片古大陆之上高耸着亿万丈的神圣帝宫,仙华流淌,仙光璀璨,仙禽飞舞,仙兽栖居。

    但是往日里宁静缥缈的仙宫,今日却充满了肃杀之气,仙宫内所有的仙道强者皆都踏上虚空,列出无边法阵。

    仙宫穹顶,一位手持明亮仙剑的女帝被众仙簇拥,一同踏上战仙台。

    在这女帝周围,三尊巍峨的身影被混沌雾所笼罩,散发着宏大而浩然的气息,这是仙宫中至强的三位始祖,曾与那位闭死关的宗主一同,创立了这无上仙宗!

    但是亿万载的存在,在这世间怎会没有敌手?在仙宗宗主闭死关,渺无音讯之际,昔日旧敌,三大巨族联合诸多帝族高手,围攻仙宗……

    就在方才,诸多仙宗天骄推杯换盏,无论往日是敌是友,在今晨共举杯,因为过了今日,许多人可能就再也看不见了。????无论是人,仙,王,皇,帝,都可能会成为一抔黄土,化为烟尘。

    三大巨族帝者无数,战力恒古无双,再加上诸多帝族参战,仙宗岌岌可危,即便有四位帝者坐镇,半步帝者数位,也决然无法阻挡这些虎狼之师的铁骑!

    昂首,女帝眺望远方,往日波澜不惊的眼眸中蓦然间焕发着眷恋的神采,喃喃自语道,

    “你在哪?你可知,轩儿一直在等着你……”

    可没有人回应她,只有呜呜的风声,在悲鸣,在奏响诸帝末日离殇曲……

    仙宗怓,仙帝哭!

    少顷,女帝平复了一下波动的情绪,对身旁的众仙将大声道,“宗主死关未出,而今,大敌将至,那些人将屠戮仙宗,血洗古陆,我们该怎么办?!”

    “杀,杀了他们!”

    “对,杀了他们!”

    在女帝身前,千万大军齐齐咆哮,声震山河,气踏千江!

    “吾等誓与仙宗共存亡,誓为宗主赴汤蹈火,哪怕神魂寂灭,仙躯破散,也在所不惜!!”

    “轩儿在此,多谢诸位了!”闻言,女帝鞠躬一礼,眼眸中不禁滑落了两滴清泪,又被其轻轻拭去……

    见此情形,一旁盘坐于混沌中的三尊身影各自对视一眼,皆都叹息。

    “凌帝,这一战,你有何打算?”那三尊身影中,一头龙形生灵开口,其声若天雷滚滚,若非他们一大法力封锁住了这片空间,定然会震伤甚至震死大批仙道生灵。

    抚摸着手中的凤翅鎏金镗,凌帝身着血色战甲,血红的双眸中流露出些许沉重,而这一缕沉重,是多少万年都不曾在他眼眸中出现了。

    “若真战无胜算,就只能死保她了,若她因此而殇,本座估计宗主出关后,会血屠整个混沌宇宙,诸天万族,定无一幸免!”

    “死保?何其难也。”一尊通体紫炎燃烧的星辰苦笑,“此次至少有三四十位帝者前来,即便我等均可以一挡十,可那又如何?终究会落败,而且惨死!”

    “尽力而为,杀他个无怨无悔!”凌帝战镗一震,周身混沌雾汹涌,有星河环绕,宇宙浮沉。

    就在这三位禁忌存在交谈之时,仙宗所在的次宇宙陡然一阵波动,少顷,天穹之顶陡然破裂,一道黑漆漆的虚空大裂缝横贯整个次宇宙,几乎令这次宇宙崩解!

    不多时,数十辆战车被各类荒古帝兽拉入次宇宙中,战车中盘坐的强者,或被混沌雾所缭绕,或手握开天劫光,或吞吐鸿蒙紫气,皆为无上之帝,无双之主。

    而他们身后,更有亿万钢铁洪流不断涌入,大旗猎猎,血雾飘荡。天戈神矛,仙剑魔刀比比皆是,被那些身披黑甲,气势汹汹的强者所握,杀气飘扬,震硕穹宇。

    “开启护宗法阵!”一位绝顶仙皇长啸,掌心飞出一枚古朴玉石,与无上帝宫之顶的那颗天日相融。

    那天日与玉石相融,其中孕育的护宗法阵瞬间被激活!

    刹那间天穹陡然变换,大日崩解,化为亿万道大日神辉,将整片古大陆笼罩。

    “轰隆!”

    整个天日都在焚烧,在崩解成神辉,发出漫天仙气,成为火焰,化作符文,跟法阵烙印结合在一起。

    一条又一条仙道法则,从那天日之核降落,如同惊世神虹,万世不朽,神挡杀神,佛挡弑佛,灭度万灵!

    “哼,好一个仙阳护宗大阵,倘若寻常帝者到此,唯有止步或者败亡一途!”一位盘坐于混沌之中,手握开天劫光的无上强者开口,座下青铜战车上有无数箭孔刀痕,更有一处被一柄利刃削断的痕迹,但依旧不改其神威。

    “只可惜,今日,我等来了四十九人,即便那人出关,也无法阻挡本帝的铁骑踏平这本不该存在的地方!”

    一声怒吼,那位强者强势出击,手中开天劫光化作一杆赤金战矛,矛锋锐利,其上散发的戾气破裂虚空,直慑仙威!

    而在他身旁,其余四十八位强者皆都催动一身法力,全力加持此矛,令此矛更有撼天灭帝之势。

    “破!”

    随着那位强者的咆哮,战矛刺出,顷刻间便化为亿万丈,狠狠的刺在了仙阳护宗大阵之上。

    “不好!这一矛威力太强,仙阳阵无法承受了,护住众仙将,快!!!”那位绝顶仙皇惊恐,此等天威,便是无敌之帝也难阻其锋芒。

    刹那间无数仙将起身,动用全身法力,加持法阵,但是依旧难挡这堪称无敌的一矛。

    只是顷刻间,无比坚固的仙阳护宗法阵被彻底瓦解,化为乌有。

    无数仙将燃烧着残躯,在无敌战矛与仙阳护宗法阵的碰撞中,全都撞碎了,血溅天宇,却无法撼动那杆破天之矛!

    还有无数仙道生灵残余的骨骼,虽然焚烧着,但是也在一瞬间散掉了,炸开了,坠落四方!

    生命之歌怒绽,他们以血明志,尽了最后一分力,出手的数十万仙将全部殒落,血溅苍穹,这般死去。

    那位控制仙阳护宗法阵的绝顶仙皇也遭受了重创,双掌迸裂,仙躯如瓷娃娃般破裂,仙皇精血飞溅,差点喋血当场。

    轰!!!

    就在仙宗四位帝者出手之际,那杆开天战矛也破开了仙宗大阵,撕裂天穹,直直轰击在古大陆的中央帝宫之上。

    不过刹那,无数万载不曾被攻击的帝宫瞬间化为齑粉,整片古大陆都被击沉,天地泣血,万物凋零。

    而后,四位帝者震怒,这些人毁灭了他们无数载的心血,即便不敌,他们也要与他们搏杀到底!

    实际上,就在仙宗护宗法阵破裂的那一刻,四十余位无上帝者就冲着他们杀至了。

    这一刻,被毁灭的天地不断发光又破灭,发生了最可怕的事,四位帝者将那绝大多数的敌对强者拉入禁忌战场,决一死战。

    那种战斗外人无法想象,足以震动古今,在史书中留下最浓重的一笔!

    常人不可理解,那是最高层次的对抗。

    最后,什么都不可见了。一切都看不到了,那里一片混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人都窒息了,神魂都僵硬了,天地才清净,景物渐渐可辨。

    在古大陆湮灭的地方,千万仙宗战将怒啸,他们在这里生活了许久,对仙宗与这片古陆有着深厚的感情,而今日,古陆湮灭,无数强者淌下血泪。

    带着满腔怒火与杀意,那位绝顶仙皇怒啸,身披仙金战甲,手持苍龙战戟,率领众军,杀向数百倍于己的敌军。

    “哼,负隅顽抗罢了,全军听令:杀光他们,留下头颅,我要给那人一份大礼!”有无上帝者下令,其威撼世!

    “得令!”

    “杀!!!”

    随着绝顶仙皇怒起和那位手持开天劫光的帝者发令,两军战在一起。

    然而战斗刚开始,仙宗一方便立刻显露颓势,哪怕他们杀意甚浓,战意撼天动地,可依旧架不住敌军的人海战术。

    无数在仙宗乃至整个混沌宇宙中都威名赫赫的仙宗强者被敌军围杀,围猎,而其余普通仙宗战将则被敌军全力屠杀。

    胜负,在战前便已经揭露了……

    数个时辰后,禁忌战场破裂,二十余位帝者浴血走出,而他们手中,正拎着三颗染血的头颅。

    禁忌战场处,无数龙鳞散落,光华尽敛,玄黄战血挥洒,精华枯竭。一杆折断的镗刃掉落九重天,仙光暗淡,其上有无数伤痕。紫炎朵朵,却不见那颗紫色星辰……

    次宇宙降下血雨,天地哀鸣,皆为三位陨落的帝者。

    “不啊!不!!!凌帝!星帝!龙帝啊!!!”见三帝陨落,头颅被敌人割下,那位被围攻的绝顶仙皇双眸淌血,苍龙戟一把镇杀眼前的强者,不断发出痛苦的怒吼。

    “聒噪。”

    话音未落,一道开天劫光降临,将那位绝顶仙皇生生磨灭,尸骨无存。

    一代仙皇,就此殇却……

    俯视那三颗染血的头颅,手握开天劫光的帝者颔首,对那群帝者冷声问道,“那个女人呢?!”

    “她……”几位帝者欲言又止,仿佛怕这位帝者迁怒于他们。

    “说!!”

    “回劫帝,那女帝被这三人死死护住,我等数次绝杀都被其挡下,最后等我们击杀这几人时,那女帝已然不知所踪……”

    “什么?你们竟然放跑了那人的女人?!”劫帝大怒,怒吼道,“本帝要你等何用?!”

    “劫帝,这真的不怪我等啊!”一位衣袍满是血迹,左袖空荡荡的老者叹息道,“那三人太强了,尤其是凌帝,真不愧称为凌疯子,他一人便横击四方,手中的那杆凤翅鎏金镗更是所向披靡,杀灭了九位帝者,倘若不是老朽根基深厚,恐怕丢的就不是这半条手臂了……”

    “哼!”闻言,劫帝不再说话,静观手下无数大军屠杀仙宗强者。

    “杀啊!杀了这群杂碎!!”

    “还我河山,还我仙宗!!”

    “吾帝,属下誓死守护仙宗!”

    呐喊声惨叫声不绝于耳,然而失去了最顶尖的强者以后,仙宗愈发难以抵抗了,无数强者被分尸,被撕裂,被当做敌军坐骑的血食。

    “咳咳,宗,宗……主……”

    当最后一位仙宗战将被钉死在虚空之时,劫帝起身,将所有仙宗强者的头颅以大法力化为一座尸山,而他们流下的精血则被他凝聚为一片血海,镇压在无尽虚空之中。

    那一日,仙宗覆灭,仙宫倾覆,凌帝、龙帝、星帝陨落,女帝不知所踪,仙宗所有生灵惨遭屠杀,血染诸天。

    鲜血,若烟花绽放,却是血色的,虽然绚烂,但却凄惨,也很短暂……

    而无尽虚空深处,一双滴血的眸子陡然睁开,散发着恐怖而震慑诸天的神光!

    随着一声愤怒的咆哮,连混沌都被崩裂,无数古界被撕裂,从中踏出一位丰神如玉的男子……

    “若有清算因果时,当从我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