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四章 白衣染血
    就在林尘身负重伤之际,他的周围,不仅有玉仙宫弟子围绕,还有诸多天骄级强者虎视眈眈。

    神宫第三,这是多么令人诱惑的一个排名?即便是暂定第三,那也是一种无上的荣耀,而这等荣耀,足以让这些少年天骄眼红!

    过了片刻,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跳出来喝道,“林尘,起来尽力一战吧!同为仙宗弟子,今日虽不会留你,但是也会给你一个公平一战的机会!”

    闻言,林尘环顾四周,轻声道,“师兄,扶我起来。”

    “嗯!”

    蒙战也觉查到了周围弥漫的杀气,不敢怠慢,立刻将林尘扶起。

    拄着谪仙剑,林尘勉强聚合体内残存的仙力,将胸口上不断淌血的血窟窿堵住,对身边的人苦笑道,“师兄,你们走吧,别管我了。”

    “不行!”????蒙战眉峰紧皱,几位同门也双眸血红,他们明知林尘今日必死无疑,可是让他们就此放下林尘,他们做不到!

    竭力推开蒙战,林尘面色苍白,双眸中却神光涌动,四射出绝世神辉,“师兄,我自知将陨,但是终究还是心有不甘,不如就让我今日全力一战,在自己的巅峰中落幕,也好……”

    “你,唉……”

    蒙战抬了抬手,终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同门多年,他知晓,林尘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没人能改变,又看了看林尘,随即离去。

    目送蒙战等人远去,林尘一袭白衣,随风飘荡,仙光烁烁,于其周身逸散, 黑发垂落,眸光如虹,正对数十位仙域高手,面不改色。

    在他手中,谪仙剑血光迸射,剑芒如雪!此剑早已通灵,每当林尘全力一战之时必将散发血芒,而今日更是宛若一轮血月,血光笼罩整个擂台!

    “哪位同门,前来讨教?”

    “嗯……呃……”众人面面相觑,跃跃欲试却又有所顾忌,皆都没有迈出第一步,倒不是惧怕林尘,而是被林尘的气势所震慑,即便他如今重伤,但是依旧没有什么人欲做第一个倒霉鬼。

    这平平淡淡一句话竟然令云天仙宗年轻一代的诸多天骄强者暂时止步,也算是一大奇事了,然而这种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随着时间推移,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

    一位手持紫金大槊的年轻强者踏步而出,身着黄金战甲,威武霸气,瞳孔中有道道金光闪闪发亮,仙气缭绕。

    双脚一跺,整个擂台都为之震颤!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天骄级强者,而且至少在大罗仙将中期,否则绝不会有如此气势。

    手持大槊,那位强者阴沉着脸,冷喝道,“林尘,早闻你在玉仙宫颇有威名,今日我吴某人倒是要来试试,看看你有何等神威!”

    被那人挑衅,林尘并未动怒,仔细打量了一番那人的兵器,林尘问道,

    “姓吴,仙兵为紫金大槊?道友莫不是禹舜宫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号称槊下无人敌的吴狄?”

    “正是本座!废话少说,你这神宫第三的名头,我是要定了!”紫金大槊一横,吴狄虎目圆瞪,一股厚重如山岳的气势陡然降临,周围的许多强者都感觉一阵胸闷,仿佛被大石击中一般。

    远处,蒙战哀叹,双拳死死握住,双眸一片血色,咬牙切齿的低吼道,“该死!吴狄那人虽然在十二宫大弟子中算不上最强者,但是他所修的崩天仙功的霸道与威力,连我都不及他!唉,此战,尘危矣!”

    “那怎么办?要不我们把师兄救出来吧?”听大师兄这么一说,小师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眼眶通红。

    双拳紧握,蒙战手心滴血,眉峰更是紧紧皱起,“倘若能劝住他,我早就把他带回来了。他是在求死,他知道,想要让一位破碎了仙基的大罗仙将再铸仙基,实在是太难太难,便是宗主出山都要耗费大量的天材地宝,耗用数滴仙皇精血,才能挽回,他不愿如此。”

    “那我们就看着?看着他被人击杀?!”小师妹愤懑,小脸气的通红。

    “那我们还能怎么样?把他拉出来吗?让他成为一个废人郁郁终生吗?荒唐!”蒙战流下血泪,大吼道。

    最终,他们都沉默了,仙基破碎,近乎无解!

    而就在他们交谈时,林尘已经与吴狄开战,仙血洒落,滴在黑色擂台之上,染红了大片纹路。

    艰难一剑,林尘震开吴狄,自身却也倒退出去,口中仙血喷涌。

    非他林尘不敌,而实在是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够一战之力,吴狄虽强,但是同阶之内谁敢说有必败林尘的实力?没有人!至少在十二宫中,没有人敢这么说。

    “咳咳……”

    双手拄剑,林尘大口吐血,仙躯支离破碎,被他以残存的法力强行凝聚在一起,仿佛一碰就碎一般。

    对面,吴狄大口喘着粗气,虎口血迹斑斑,身上的黄金战甲也有数道剑伤,留下来许多道则痕迹。

    颇为敬佩的看着林尘,吴狄大笑道,“不愧是谪仙剑主林尘,以此状态还能将我击伤,真乃狠人!”

    回首,吴狄对着身后的那群人呵斥道,“你们这群缩头乌龟,都上来吧!让谪仙剑主辉煌一战,哪怕是为他提一提名次,咱们都是同门,今日知道他将殇,不如了结他的一番心愿,让他全力一战!”

    “哼,这个家伙,看自己可能没有击败林尘的实力,就打着正义的旗号找帮手!”

    许多强者不屑,觉得吴狄这是在援手,围攻林尘,因此没有出手,但是多位大罗仙将阶位的强者却走了出来,他们可不会放过这个磨刀石的机会。

    “明微宫蓝剑仙,前来讨教!”

    “青云宫木留形,渴望一战!”

    “月陨宫余华,请赐教!”

    “……”

    转眼间除却数位正在激战的强者以外,其余所有实力达大罗仙将中期的顶尖高手出阵,欲与林尘一战。

    “看来,不尽力是不行了啊,那就,全力一战吧!”

    “喝!”

    暴喝一声,林尘以道火引燃仙体,无尽仙力瞬间充斥着他整个躯体,四肢百骸间都涌动着磅礴而汹涌的能量。

    在这一瞬间,林尘竟然选择了以*仙体换来最强大的实力,燃烧了他最后的生机!

    感受着躯体中喷薄欲出的仙力,林尘毫不迟疑,手中谪仙剑连斩,数道强横无比的剑光瞬间将所有敌手包裹在内。

    他一人残躯,竟然意图对决七位同阶顶级高手!

    而这里发生的一切,焚老和那些前来观战的仙域强者并没有干涉,同阶之争,他们不会插手,只是对林尘的遭遇感到惋惜。

    “唉,确是个好苗子啊,倘若仙基未破,此子日后成就定不弱于十二宫任何一位宫主。”一位头戴紫金冠,身着蟒袍的仙国帝君叹息。

    睁开浑浊的老眸,梵老平静的说道,“造化至此,吾等亦无能为力,不如顺其自然,或有一线生机。”

    “哦?梵老有何见解……”

    仙域强者讨论着,但没有人出手相救,不是不救,是他们救不了!

    在场中,无一位仙皇。

    擂台之上,*仙躯的林尘与那七位强者战作一团,无数夺目惊心的虚空裂缝浮现,其间刀光剑影飞舞,更有仙血挥洒。

    他们已然交锋了数百回合了,而林尘也承受了不下四位强者的巅峰一击,绕是他*仙躯,也有些吃不消了。

    “林尘,吃我一击!崩天仙功,金槊镇岳!”

    只见一杆不知放大了多少倍的紫金大槊从天而降,槊锋紫芒飞溅,有万钧之势,开山裂石,轰杀万灵。

    那杆紫金大槊拥有着一股无与伦比的沉重,而且极具针对性,对着林尘的头颅碾压下来,意欲镇杀林尘。

    “哼!”

    闷哼一声,林尘肋部血流如注,一个前后透亮的血洞正不停的淌出鲜血,那是被余华手中的破仙刺所伤,差点泄掉了林尘的无敌势。

    一剑震开周围的强者,林尘怒吼,道火焚烧的愈发剧烈了,连带着林尘体内的仙将精血都在焚烧,化为大股仙力,恍若洪流一般,源源不断的注入林尘手中的谪仙剑。

    面对吴狄的全力一击,林尘自然不能大意,谪仙剑锋芒大盛,长剑宛若天日般耀眼,剑芒甚至令许多在场强者都感觉到一种刺目的痛感。

    当那杆紫金大槊轰来时,林尘一剑而出,暴喝道,

    “谪仙剑法,剑灭云巅!”

    轰轰轰!!!

    剑芒璀璨,槊锋雄浑,两人正面对轰在一起,爆发出惊人的波动。

    刹那间空间几乎炸裂,许多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在二人交手处散发着锋利的气息,令人感到头皮发麻。

    谪仙剑与那杆紫金大槊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各自形成的场域在不断侵蚀着对方,意图以最快的速度磨灭彼此,击杀对方。

    而反观林尘与吴狄,个个面色凝重,额头青筋暴起,手中不断涌出大股大股的能量,支撑着二人因对轰而产生的剧烈消耗。

    “噗……”不过片刻,林尘力竭,谪仙剑剑光暗淡,被紫金大槊击溃,更是将林尘轰飞。

    槊锋正打在了林尘的胸膛,竟直接将他的胸膛轰得凹陷了进去。

    此刻,林尘再也无力站起来了,因为他的一身精气神在这数百回合中被完全耗干,方才的一击是他执念未散,不惜代价与他一战的。

    但是林尘依旧败了,他的身体本就破碎不堪,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轰击。

    “唉,谪仙剑主林尘,该落幕了……”望着大口咳血的林尘,一位在仙域中威名远扬的强者叹道。

    的确,先被偷袭重创,如今又以残躯对决七位顶尖高手,便是他强,也到了极限,再也无力再战……

    今日更新奉上,目前投了本站的买断内签,嘻嘻嘻好像有点儿机会,努力努力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