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七章 涅槃大荒
    第七章 涅槃大荒

    长夜寂静,神月圣辉被层层叠叠的阴云遮蔽,古界奇景皆不可见。

    极东之地,群山万壑间似有惊云破界,无数洪荒凶兽发出震天动地的嘶吼,炎兽崩天,天狼啸月,神龙长吟,灵狐轻语……

    寒苦北域,一望无际的雪域在漆黑如魅影的夜里散发出朦胧而阴寒彻骨的冰冷,慑人心魄,惨淡的魔云镇压着北方,而千万条魔蛟却张开血盆大口,吞吐着恒古不散的天地能量。

    极阴西方,巨木托天而起,撑开天地,浓郁而不可化去的妖气笼罩亿万里山河,一轮妖日光芒万丈,其下几尊战力比肩仙人的上古大妖盘踞,威震八荒六合!

    南疆封禁,往昔亿万山河被屠戮,被血祭,封印住了恒古岁月里最强大最凶悍的恶魔,亦造就了一场虚伪而披着正义的天神……

    自整座古界上空俯瞰中央,一块恒古不灭的疆域成为人族最后的源地,其内诸多古教大派林立,通天帝国镇守一方,古老神族隐居,以一族之力雄踞大陆中央,万古长存,恒古不朽,被其余各族称为恒古中洲!

    而在这个漆黑寂静的夜晚,恒古中洲之内,一处百万里大荒深处,透过遮天蔽日的荒原巨木,点点灯火通明。????这是一个宁静的小村庄,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良田美景,有桑竹相伴,民风淳朴。

    几十户人家皆住在石屋之内,而这几十户人家的屋外,无一例外的挂着许多晾晒的药草和狩猎而得的洪荒猛兽。

    这个不大而充满着淳朴气息的村子,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林村。

    而今日,诸多村民却并不在屋中歇息,而是个个盯着靠近村头的一处石屋,石屋内似有女人痛呼,声音中充满了疲惫。石屋外,一位长相俊朗,剑眉星目的男子正无比焦急的徘徊。

    今日是村内第一高手林沐阳的妻子雨萱临盆之日,故而村民们都在等着一个小生命的诞生。

    而屋外徘徊的那位俊朗男子,正是林沐阳,他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了,屋内的女子亦痛苦了几天几夜,村民均为之担忧,却又毫无办法,他们都尽力了,甚至送进去了几株圣品药草,神兽精血,皆都无济于事。

    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等待着这一份痛苦等待的结束。

    可这时,原本寂静的天穹却陡然发生异变,随着一道万丈雷霆划破天际,一道无比璀璨的仙光随之降临。

    那道仙光被道道仙环环绕,通体散发着神圣而光明的气息,但是又是如此强势,镇压诸天,甚至将漆黑的夜晚瞬间逆转成白昼!

    亿万里之外,一片一望无际的火海陡然间沸腾起来,自火海之内突然升起一座石岛,竟然在可焚天灭星的炽热火海中存在,丝毫不能被焚毁。

    而整个恒古中洲也异变陡升,天穹炸裂,冲散黑暗,灿烂夺目的光辉洒落,无数人多年的暗疾竟然瞬间恢复,大地摇晃,天地喷吐精气,日月齐出,降下无数神辉!

    那道光直指林村,准确来说,是直指林村的靠近村头的那个石屋,但是这些其他人却似乎看不见。

    “什么东西?!”

    屋外徘徊的男子见那道光陡然降临,顿时心生警惕,大手一张,一道神圣光幕顷刻间笼罩住整个石屋,将石屋之内的人紧紧守住。

    可是,真的有用么?没有!

    那道光竟然直接穿透了这层坚不可破的神圣光幕,直接飞入了一位漂亮女子的腹中。

    男子大惊,正欲进屋查看,却被一位老者拉住,低声对他说道,“此异象为吉象,勿扰,静观其变!”

    “可是……”林沐阳焦急,却又毫无办法,只能听从那位老者的话。

    此刻屋内的那位温婉美丽的女子,则挺着大肚子,香汗淋漓,浑然不觉那道光的降临。

    而就在那道仙光降临之时,所有异象瞬间消失,天空重新恢复黑暗,但却有天雷滚滚,轰鸣声不绝于耳。

    少顷,一声嘹亮的啼哭盖住了漫天雷霆咆哮,雷声顿落,消失无踪。

    闻声,林沐阳一个箭步冲进石屋之中,差点和屋内的一位老婆婆撞了个满怀。

    大步跑至床前,林沐阳焦急的紧握住面色苍白,有气无力的妻子的小手,关切道,“萱儿,你还好么?”

    “嗯。”雨萱脸颊升起一抹绯红,即便经历了几天几夜的痛苦,也掩盖不了她绝世的风华。

    一旁,一位老婆婆怀抱一个婴儿,无奈的说道,“这俩口子,真是恩爱,孩子都不要了啊?”

    林沐阳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孩子刚出生,哈哈一笑,他赶紧接过老婆婆手中的婴儿,抱到雨萱面前,献宝似的笑道,“萱儿萱儿,我们有孩子了,哈哈哈,我们有孩子了!”

    “你啊,笨死了!”娇嗔一声,雨萱勉强坐起,似乎连日来的消耗与痛苦,在接过林沐阳怀中的婴儿的那一刻,瞬间消失一空。

    望着小宝宝水灵灵的大眼睛,雨萱温婉动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这婴儿生的确实可爱,胖嘟嘟的小脸蛋儿上一双灵动的眸子扑闪扑闪,嘴角微扬,似乎挂着一抹香甜的微笑,让人忍不住心生疼爱。

    修长的葱指轻轻触摸着宝宝粉嫩的嘴唇,雨萱温柔的笑了,仿佛松了口气,这个小宝贝儿终于是生下来了。

    “宝宝乖,来,娘亲一个,啵……”

    话还没说完,雨萱就在宝宝可爱的脸上印了一个红唇印,逗得小宝贝咯吱咯吱的笑了。

    这就让一旁的林沐阳有些吃醋了哈,板着脸,林沐阳捏了捏宝宝的脸蛋儿,佯怒道,“哼,小家伙,折磨你娘这么久,现在还抢你爹专属的吻啊?你该当何罪?”

    可能是声音有点大,宝宝似乎被吓到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呜呜呜……”

    大滴大滴的泪水顺着宝宝肉嘟嘟的脸蛋儿流了下来,小嘴一扁,委屈巴巴的望着方才说他的林沐阳,澄澈的眸子里尽是委屈。

    “啊!你要死!”见宝宝哭了,雨萱嗔怒,狠狠的踹了一脚林沐阳,美眸中怒火燃烧,更是探出一只手一把掐住林沐阳腰间的软肉,一边掐一边嗔怪道,“你个傻瓜,你弄疼他了!你看你,他才这么一点儿大,自己的孩子的醋你也吃!走开走开……”

    推开讪讪一笑的林沐阳,雨萱怜爱的抚摸着宝宝的脸颊。

    心疼的替宝宝轻轻的擦拭脸颊上的泪水,雨萱温柔的轻呼道,“宝宝乖哈,不哭不哭,你爹逗你的呢,咱们不理他,他是坏蛋,特别特别坏的坏蛋,平时欺负你娘,现在还欺负你了!以后咱们一起,不理他了,好不好?”

    这宝宝似乎听得懂雨萱在说什么,自柔软的毛毯中掏出两只小手轻碰着他母亲光洁如玉的脸颊,咯咯的笑了,竟还回头冲林沐阳做了个鬼脸。

    “嘶!”

    狠狠地抽了一下鼻子,林沐阳懵了,这特么的什么情况?这娘俩儿就这么把自己排除在外了?这小子,他刚才是在挑衅我吗?我靠?!

    愕然的盯着逗得雨萱轻笑的小宝宝,林沐阳摸了摸有点疼的腰间,痛呼道,“唉我去,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吧?早知道就不生他了。”

    “你敢!”斜瞥了林沐阳一眼,雨萱哄着宝宝,气呼呼的说道,“让你以前欺负我,让你现在欺负宝宝,等他长大了,让他替我揍你。哼!”

    那位老婆婆捂嘴偷笑,悄悄的退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了这二人,也把这个对于林村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了那些热心等待的村民。

    可这时候林沐阳又作死了,摸摸脑袋,他坏笑着对雨萱说道,“萱儿,我不欺负你哪来的他啊?嘿嘿嘿……”

    “滚!!”

    随着一声羞怒的吼声,林沐阳被一道淡金色的神光轰出了石屋,摔了个倒栽葱。

    屋内,雨萱脸上还有尚未消散的红晕,气鼓鼓的自言自语道,“混蛋,还敢提这个?当年不是你坑蒙拐骗把我骗来,谁愿意嫁给你了,喜欢本姑娘的天骄多了去了。哼,坏人,混蛋!”

    不一会儿,雨萱抱着宝宝走出石屋,看着灰头土脸的林沐阳,不禁噗嗤一笑。

    “呵呵,笨蛋。”

    注视着自己的妻子,林沐阳这个大高手一脸委屈,宛若一个受气的小媳妇儿,别提有多委屈了。

    “萱儿啊,你这,你这一点都不给我留面子啊!就那么一下踢飞了,你,你……”

    “你什么你,谁让你那张嘴管不住了!”雨萱俏脸又一红,差点又一脚踹了过来。

    四周的那些村民都不厚道的笑了,他们自然知道林沐阳说了些什么,久经世事的他们也自然是听懂了话里的意思。

    这些人都非常人,听力惊人,只隔着一层石屋自然挡不住林沐阳说的那些话音,都被他们听见了。

    一位白眉长髯的慈祥老者走出,笑道,“你们这俩口子,结为道侣十几年了还是这样,哈哈哈……”

    一旁的那些中年男子也都附和,他们都相识多年,互为生死兄弟,那时二人结为道侣,他们可都是见证者。

    “哈哈,阳子,你小子一直都不老实,哈哈哈哈……”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汉坏笑,浓眉大眼中透露出一缕缕威严,宛若天子。

    “对对对,这小子,就不是个好人,萱萱跟了他真是委屈她了。”另一位身材矮小,长相滑稽的男子大笑不止,朴素的粗布麻衣套在他身上略大,看起来十分好笑。

    “……”

    林沐阳脸一黑,指着那些人的鼻子笑骂道,“你们这帮家伙,损友,损友啊!我怎么就认识了你们这帮家伙?”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便引起了这些人群起而攻之,一同大笑道,

    “你以为我们愿意认识你啊!哈哈哈哈……”

    “唉,反了反了……”林沐阳憋屈的都快说不出话,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作罢。

    听着这些村民各自调侃着林沐阳,雨萱脸上挂着一抹微笑,而她怀中的宝宝则扑闪着大眼睛,仿佛在聆听着他们的话语。

    偏远而安逸的山村里,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而在整个古界的那些绝顶强者,则个个下达了道道命令,吩咐手下的诸多高手。

    这些命令的内容大致相同:不惜一切代价,查清今夜异象之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