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九章 以名为引
    见林沐阳回屋,林祖抱着小宝,平静的说道,“今日,老朽意欲取名与小宝,后山祭坛,开坛祭天!”

    这一句平静而并不大声的话,却传遍了整个村落,所有人都放下了手头上的事,回家取了一些东西,往后山赶去。

    日过三竿,睡了一会儿的小宝忽然感觉到周围很嘈杂,好像有很多人正在商讨一些事,有些吵闹。

    “小宝,小宝?该睡醒咯。”望着准备就绪的祭坛,林祖抚摸着小宝清秀稚嫩的脸颊,轻声呼唤道。

    在林祖的怀抱里扭动,小宝掏出小手揉了揉稀松的睡眼,似乎还没睡醒。

    晃晃悠悠的从林祖的怀里爬起来,小宝迷迷糊糊间感觉面前好像有什么东西,又长又软,便想也没想就扑上去一把抓住,挂在上面睡着了。

    小宝没睡醒,可周围的那些人可都清醒着呢,个个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这个小家伙,竟然挂在林祖的胡子上,睡着了?????“林祖,那个,小宝不懂事,请林祖见谅!”林沐阳见状一个趔龊,差点摔倒,急忙上前,俯身作揖,道。

    小祖宗您真能惹事儿,雨萱见状也不敢怠慢,急忙上前,准备接过小宝。

    “哈哈哈哈……”林祖朗声大笑,挥挥手,示意无恙,又对身旁的一些村民吩咐道,“开坛,献祭!”

    “是!”

    六位身着巫袍的村民站在一个圆台六方,各自站在面前的阵眼之中,双掌上闪烁着奇异的光芒,这些人同时将手掌印在了圆台之上!

    “呾呶唏咕嘟……”

    口中念念有词,这六位村民个个身上异象连连,赤焰火凰腾飞,烈焰焚天,阴阳鲲鹏展翅,转化太虚,真龙嘶吼,神虎咆哮……

    而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人竟然还取出了与异象相符的同类生灵的躯体或者精血献祭,那可是真正的真凰翅和真龙血啊!

    一滴滴滚烫的玄黄龙血中,恍惚间还能看到一条条真龙在腾飞,在嘶吼,而那火凰翅上神光璀璨,散发出夺目神辉,隐约可见一头赤焰火凰震翅击长天……

    可那座祭坛却如同鲸吞牛饮,将其一股脑的吸收,自身则只看见一道道九彩光芒闪烁,仿佛有什么被激活,被接引。

    少顷,古老的祭坛上竟然也开始出现了异变,只见从祭坛上腾升起一个繁复的六芒星阵,有着阵阵玄奥莫测的气息,仿佛看一眼就能将人的神魄吸入阵中一般。

    不多时,古老的祭坛仿佛化为一片太古战场,竟然出现了一处帝关,大旗猎猎,荒兽长鸣,十二位浑身笼罩着混沌雾的天地至强者,围绕一座祭坛,威震诸天,在那些强者后方,亿万大军自四面八方云集,其后更有无数生灵祈祷,而那几位至强所用的祭坛,与林村的这祭坛相仿。

    不一会儿,那帝关祭坛陡然一转,一道血色神芒包裹着某一物,仿佛跨越了时空,逆转了岁月,瞬间跨越亿万里千万年,来到了林村的祭坛上空。

    “林祖,替小宝取名,竟然要用到玄黄帝笔?”说话的那人声音有些颤抖,惊的说不出话来。这可是最古老最古老的先贤典籍中记录的最强之笔,与修罗判官笔齐名的玄黄帝笔,只不过在上一纪元那撼天动地的一战后折断,不再出现。

    现在林村祭坛接引的,是跨越时空召唤出来的昔日巅峰时刻帝笔的一缕精魄,一缕精髓。

    然而这样的代价也是沉重的,付出了真龙血等诸多无比珍惜,甚至是在这一片古界都罕见的奇珍。

    不多时,那一道血色神芒完全显现,逐渐演化成一支笔。

    这支笔长约五寸,并不是很长,但是在众村民眼中却仿佛与天齐高!笔身血红,其上刻有万灵祭天图,栩栩如生,而笔尖则似为龙须凤翎制成,正不断滴落着玄黄战血。

    玄黄帝笔,由此而名!

    托着小宝,林祖一步步踏上祭坛,那六位村民也都退下,站在一旁,维持着大阵运转。

    将熟睡的小宝放在祭坛中央,林祖面色凝重,口中念念有词,“昔帝驻关,举族祭天,玄黄笔现,真命相连!”

    轰!!!

    随着咒语化为神纹,将玄黄帝笔笼罩,整支帝笔开始华光大盛,那些往昔先民仿佛过了过来,万灵祭天图中,画面仿佛化为现实。

    而此刻的林村上空,方圆十万里云层湮灭,无尽天地能量汹涌而至,瞬息间变成了一个硕大无比的能量漩涡,其势通天,连星空中的星辉都垂下,大日神辉降临,神月之息流淌,化为太阴太阳,如阴阳双鱼。

    那双鱼环绕,不断旋转,凝聚成一个阴阳太极图,笼罩在林村祭坛上空。

    外界,许多这片天地的主宰陡然睁开双眼,诸多神念汇聚这片大荒,仿佛在寻找这次异变的源头。

    可这太极图扰乱天机,将无尽因果链斩断,太极图中垂下无数秩序神链,将熟睡的小宝和玄黄帝笔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这时,熟睡的小宝仿佛也能感知到自身的变化,有些不情愿的睁开明亮的眸子,迷迷糊糊的望着四周。

    看了好一会儿,小宝懵了,自言自语道,“这是哪儿?怎么有这么多人啊?”

    缓缓从微凉的祭坛上爬起,小宝不知不觉的踏上了半空,将那支玄黄帝笔握在了手中。

    那支笔也挺温顺,任由小宝扒拉着笔上的风翎龙须,并未爆发。

    “嘶!”林祖倒吸一口冷气,眼眸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

    玄黄帝笔辉煌一纪,为人族十二大帝共铸的人族至宝,被人族之皇所掌握,而后在最强一战中折断,初代人皇也在那一战中陨落。

    这是人皇兵,非身拥皇脉者不可握,这件事也是林祖在翻阅一些几乎要化为尘土的太古典籍中看到的,结果今日居然让他见证了一个奇迹。

    “小友,吾本已毁,化为残兵,今日显化往昔之态,却也不可久存。吾可赐你一名,你可愿要?”玄黄帝笔开口,其声音中有种说不出的疲惫与悲哀。

    “赐名?”小宝眨巴着大眼睛,吮了一下手指,疑惑道,“为什么要你赐名呢?小宝为什么不可以自己想?”

    啥?你跟它提条件?林祖震惊,几位老者愕然,林沐阳等人皆都张大嘴,目光有些痴呆。

    立刻,更令人吃惊的事出现!

    “好吧,听你的,那你想叫什么呢?”玄黄帝笔竟然选择了妥协。

    “嗯,我问问爹爹他们去,”转身,小宝对林沐阳和雨萱说道,“爹,娘,你们给小宝取的什么名儿?”

    “嘎嘎嘎,叫林霸天!”赤身老者大吼,其声响彻云霄。

    “……”林沐阳脸都绿了,林霸天?亏你个老东西想的出来!

    若非这赤身老者辈分几乎与林祖相同,林沐阳非得拎着沐神战矛给他来一下。

    小宝冲赤身老者做了个鬼脸,可爱的说道,“略略略,不听不听,老头儿念经。”

    “嘿你个小东西,敢叫我老头?”赤身老者瞪大铜铃般的眼睛,吓唬小宝。

    吐吐舌头,小宝别过脸,不去看他。

    雨萱和林沐阳此刻正激烈争辩着,林沐阳想给小宝取个响亮的名字,而雨萱觉得,取个好听的名字更好些,一时间二人各持己见,皆不退让。

    这时,林祖开口,“出生异象,仙光临尘,此子必将辉煌一世,指点苍穹,不如叫林……”

    不待林祖说完,小宝忽然间仿佛魔怔了,捏着玄黄帝笔,无意识一般的在半空中写下了两个字:林尘!

    放下笔,小宝怔怔的看着半空中不散的那两个字,喃喃自语道,“林尘,我是林尘?林尘是谁?我又是谁?”

    一瞬间诸多记忆残片涌入小宝的脑海,无数个熟悉又陌生的场景令小宝疑惑,迷茫……

    “啊!小宝头好疼……疼……”小手抱住脑袋,小宝蜷缩成一团,不停抽搐,仿佛在经历着莫大的痛苦。

    仙宗……玉仙宫……林尘……师尊……

    一个个熟悉的场景和名字浮现,可小宝却始终感觉那些都离自己无比遥远,却又那么亲近,令他尚且年幼的脑袋想不清,也不明白,但是如此大量且驳杂的记忆一股脑的涌入他的脑海,此等冲击下小宝根本坚持不住。

    “咿呀……”

    *一声,小宝自半空坠落,小脸扭曲,痛苦不堪。

    “怎么会这样?!”

    众人大惊失色,小宝天纵之姿,不应该在幼年就夭折啊!更何况以玄黄帝笔亲书其名,根本不可能出现诡异,此刻却为何如此?

    众村民迅速往祭坛冲去,但是皆都被一层神圣光幕阻隔,完全不能突破进去。

    爱子心切,林沐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手中顿时多了一杆绝世神矛,林沐阳浑身气势一震,仰天长啸,“沐神战矛,给我破!”

    绝世一矛刺下,携破天撼地之威,有灭神之力,天龙狂吼,巨凶湮灭,威能滔天。

    任这一片古界中任何一位绝世强者面对这一矛,都无法从容面对,必将全力以赴,否则有身陨之险!

    原因无他,林沐阳乃绝代神王,手中之矛为撼天帝器,在所有法器神兵中位列超一流,再加上他的实力超凡,臻至化境,无敌势尽显,谁敢轻易在他面前,言不败?!

    可就是这无敌一矛,在刺入那道诡异的神圣光幕时,如泥牛入海,被瞬息间化解。

    这一击蕴含了林沐阳的精气神和无敌势,却被这道光幕轻而易举的阻挡。

    “小宝!!”林沐阳血眸圆瞪,两眼通红,额头青筋暴起,眉心间竟缓缓浮现了一枚竖眼,散发着摄人心魄的神光。

    可这依旧无济于事,一道光幕降临,林沐阳被完全禁锢,任他百般发力,均无济于事。

    其余人个个震惊,连林沐阳都被镇压了?这怎么可能?!

    绕是林祖活了无数年也不曾见过这等场景,拦住众人,林祖沉声道,“勿动,此非吾等可为,而且此事似乎是小宝觉醒了什么,并非祸事,静观其变!”

    祭坛内,小宝陷入晕厥,他的灵魂仿佛沉睡了,被拉入了一个诡异的空间里,消失不见……

    而那道玄黄帝笔精髓也被拉入那片空间,隐约可闻帝笔在怒吼,长啸,可依旧被镇压!

    今日暂时一更 考试啊请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