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十一章 血浓于水
    第十一章 血浓于水

    也许有诸多不愿,可小宝在和那两个老货谈条件后,也是收下了那枚古朴卷轴,根据一些真实的记忆片段,他也相信了,自己,叫林尘,昔日是仙域中的一位超凡仙将,最后陨落,这一世出生在林村。

    依稀间,他还记得自己曾经应该拥有过一把锋利无比的仙剑,无坚不摧,可惜在一战中被毁,断成三截。

    还有一个手持玄金仙矛的男子,虎背熊腰,眼眸中却充满了关心,似乎与自己关系密切。

    还有一个手持血色仙剑的少年,冷冽可怕,可仿佛又与自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一重重迷雾笼罩在小宝的心里,挥之不去,可许多事小宝自己也想不清楚,因为他往昔的记忆不曾完全恢复,他只能通过一些模糊的片段,来回忆前生。

    再说林村,林沐阳等人愣是眼睁睁的在祭坛等了三天两夜,包括林祖等人,皆都没合眼,到了第三天晚上,那光幕才逐渐消失。

    最后,他们在冰冷的祭坛上心疼的将小宝抱了起来,送回家中。????一到家中,许多村民都马不停蹄,纷纷取出自家珍藏的那些圣品神药,珍惜兽血,无数天材地宝都快把小宝家堆满了,那些村民还在往里送。

    直到林祖走出,言明小宝应该并无大碍,只是心神消耗巨大,故而沉睡,那些村民这才拿回了那些多的不能再多的珍品。

    又在家中昏睡好几天,其间小宝母亲雨萱喂了他许多药性温和的神圣药草,小宝这才有苏醒的迹象。

    那些驳杂混乱的记忆对小宝冲击太大了,因此一时间有些事他依旧无法接受。

    且不说星帝,就拿龙帝来说吧!小宝从小到现在就压根没见过龙,也很少听那些大人提起,谁能想到自己突然就碰见这么大一条?当时小宝脸都快吓绿了,更别提听他说什么了。

    幸亏最终达成了协议,那俩老怪物答应放小宝出来,小宝也答应了那俩老怪物自己会倍加努力的修行,然后在冼身之礼后修行那套功法。

    迷迷糊糊间,小宝总觉得有人在叫自己,挣扎着,小宝感觉自己仿佛又有了感知。

    “小宝?小宝?!”

    随着阵阵急切的呼唤,小宝缓缓睁开了朦胧的眼睛,待眼眸澄澈,他才发现,自己的周围站满了关心小宝的众人。

    这些人都无一例外,个个瞪着通红的大眼睛楞楞的盯着小宝,若非小宝认识这些人,都是林村的村民,不然小宝肯定又要吓懵了。

    探出小手,小宝的大眼睛咕噜咕噜的转,小声说道,“对不起,小宝让大家担心了……”

    “没事,好了就好,好了就好……”

    小宝母亲雨萱的声音中带着些许颤抖,小宝可是她的心头肉,倘若小宝有事,那估计这位温婉贤淑的女子也会发狂。

    “嗯嗯,没事就好!”林沐阳一脸憔悴,虽然数夜未眠对他没什么影响,可连日来的担忧与心神的消耗却是巨大的,令他感到疲惫。

    一旁,站立如石像的林祖终于动了一下,饱经风霜的老眸中充满了自责的气息,若非他要开启祭坛,让玄黄帝笔赐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

    “唉,老朽……你等好好相聚,老朽先回屋了。”话毕,林祖步履蹒跚,步伐中多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若小宝出事,那他就罪孽深重了。

    众人皆都心领神会,既然小宝也苏醒了,而且看起来也没事了,自己也就回家吧。各自向小宝一家祝贺过后,均往自家走去。

    而林祖离去,众人也不好阻拦,只是在安慰老人,毕竟小宝也没事了,那也不是他的错。

    “林祖,”林沐阳叫住了林祖,正色道,“林祖,您一番好意,我与萱儿皆都感激不尽,小宝出事也非人力可控,请林祖不必自责!”

    “唉……也有幸这孩子无恙。”点点头,林祖不曾转身,背对众人说道,“那日之事,与小宝出世的异象皆列为绝密,不可对外人提及。待冼身之礼后,老朽,可以考虑再收个弟子。”

    “多谢林祖!沐阳感激不尽!”俯身行礼,林沐阳目送林祖远去……

    木床上,小宝缩在母亲怀里,委屈的抽噎着,没有人可以在突然之间经历那么多事后还这么淡定,更何况他只是个孩子,尚且年幼,承受能力有限,又在黑暗中徘徊许久,受了惊吓。

    林沐阳坐在小宝旁边,将小宝的小手牵住,手心都在出汗,他至今心有余悸。

    “娘,你别哭嘛。”

    抬头,小宝感觉到一滴滴温润的泪珠滴在了自己的脸上,连忙手忙脚乱的替母亲擦拭脸上的泪水。

    “娘没事,娘不哭了。”见小宝如此懂事,雨萱破涕为笑,眼角的泪水也消散了。

    林沐阳也长吁一口气,眼眶微红。

    他昔日纵横天下数十载,曾一人独战群雄,毫无畏惧,可自与雨萱结为道侣后,特别是小宝出生后,林沐阳的心完全在这娘俩身上,选择在自己的黄金时期退隐,也是因为当初雨萱怀了小宝。

    不一会儿,带着疲惫,小宝再次睡了过去,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了那么多的压力与记忆,带着微笑,小宝睡得很香甜。

    替小宝盖好被子后,雨萱陪着林沐阳,在村外的田间地头漫步。

    依偎在林沐阳身旁,雨萱轻声道,“阳,为了我们,你放弃了那么多,值得么?”

    “有何不值?”林沐阳仰望天日,大日神辉笼罩着二人,无比温暖,令他心安。

    “可是你放弃了……”

    话还没说完,雨萱的嘴便被林沐阳堵住了,深情一吻过后,林沐阳调侃道,“哈哈,浮云尔。我只在乎你和小宝,其余的,任他们闹去吧。也许曾经我为侠,无惧黑暗,不怕强敌,有凌云志,有扶摇心,可现在我只是你的道侣,小宝的父亲。”

    “哼!臭不要脸,谁要做你的道侣了,还不是你当年坑蒙拐骗来的。”雨萱脸上泛过一抹红霞,与夕阳相印,却比夕阳更美。

    林沐阳不由得看痴了,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

    “喂喂喂,你干嘛?啊……”

    在阵阵嬉闹中,二人相拥,在阡陌间携手同行……

    夕阳西下,大日神辉渐暗,自西方蔓延开来一抹漂亮的霞光,如水泼墨染,将成片的云层染红一片,甚是美丽。

    村子中也渐渐飘过来阵阵饭香,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吃饭。

    石桌之上,烤好的兽肉流淌着金黄色的油脂,令人嘴馋,而瓦罐中炖的肉汤也香气腾腾,其中的肉块都快被熬化了,家家户户都在呼唤着自家的孩子回来吃饭。

    小宝本在睡眠中,这时却被阵阵肉香所吸引。揉着朦胧的睡眼爬下床,小宝跌跌撞撞的往屋外跑去。

    “咦,爹呢?娘呢?”小宝懵了,这俩口子跑哪儿去了?自己还在这里饿肚子嘞!

    “咕嘟”,摸摸饿扁了的小肚子,小宝往胖大妈家跑去。

    不多时,胖大妈家传出一声嘶声竭底的咆哮。

    “林沐阳,你个混账!你儿子饿了你知道吗?跑哪儿去了?!”

    这时,那二人的身影也在村头出现了,只见林沐阳手中战矛滴血,背着一头小山大的牛形凶兽往村内走来。

    雨萱陪在一旁,长裙翩翩,不染尘埃,有谪仙子的风采。

    “咚”的一声将那头凶兽扔在地上,林沐阳大声喊道,“小宝,出来吃饭了!”

    “啥?”

    闻言,小宝一把吞下手里的肉脯,将油乎乎的小手往身上胡乱摸了一把,跌跌撞撞的往屋外跑去。

    “唉,这孩子!”胖大妈无奈,笑叹道,“真是家的养不野,野的养不家!”

    刚刚还因为爹娘不在,委屈巴巴的在自己家狼吞虎咽呢,结果这爹娘一回来,这孩子跑的比兔子都快!

    欢快的跑到爹娘面前,小宝一把拉住雨萱的衣服,小手指着林沐阳说道,“娘,你看看,爹爹怎么看的孩子?到处乱跑!”

    说完,小宝还示威的挥挥小拳头,对林沐阳做了个鬼脸。

    “呵呵……”

    雨萱偷偷的望着林沐阳,捂嘴一笑,随即轻轻的抚摸着小宝的脸颊,用玉手替小宝擦干净嘴角的油渍,又替小宝整理了一下衣衫。

    一位容颜绝美的女子替一个可爱的小宝整理衣服,有种异样的美感,虽然身为人妇,雨萱却风华不减,更是因为亲情的滋润而多了一种温婉可人。

    整理好之后,雨萱揉了揉小宝有些凌乱的头发,替他整理好,这才温柔的说道,“小宝乖,方才娘和爹爹是去替小宝弄吃的了,你看,这么大一头牛,够小宝吃好久了哟。”

    “就抓了头牛,你俩没干别的?”小宝将信将疑,大眼睛滴溜转,有些不信。

    听自己的孩子这么说,雨萱脸一红,连忙转移话题,“没呢,小宝走,娘给你做好吃的去。”

    “嗯呐,小宝最爱娘做的吃的了。”点点头,小宝也忘记了要问他俩到底干嘛去了。

    这倒让雨萱松了口气,不然她可怎么跟孩子解释?

    白了林沐阳一眼,雨萱带着小宝回屋,而小宝的父亲则在屋外清理那头太古莽牛。

    取出牛筋和牛髓,林沐阳将之放入了一个特殊的瓦罐中,随即催动道火,全力熬制,不时又丢入一些珍惜药材,化解凶兽体内原本蕴含的那股凶气。

    不多时,林沐阳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将一瓦罐金黄色略显粘稠的液体拿回屋内,递给眼巴巴望着他的小宝。

    “呐,小宝,这是爹爹精心为你熬制的牛髓汤,可强健小宝的体魄,让小宝也能像爹爹一样,一下子掀翻一头莽牛。”

    抱着瓦罐,小宝对爹爹说了声谢谢,这才很陶醉的吸了一口瓦罐内传来的香气,随即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望着贪婪的吮吸着那些金黄色宝液的小宝,雨萱点着林沐阳的鼻子,轻笑道,“你啊你,为了小宝你也真是受累了,就这么一会儿,你就赶往了东域一趟。”

    “为吾亲子,自当有最好的待遇。”林沐阳不以为然,即便是每天跑十次百次,为了自己的亲子,他也愿意。

    今日一更 合同寄出去啦 即将开始两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