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十六章 诸仙下界
    第十六章 诸仙下界

    林村祥和,但是罗天界正发生着一些翻天覆地的变化!

    西域极西之地,火海焚天,一股股炽热难耐的烈焰喷吐,将渊灵妖域西部数十万里焚为焦土。那数十万里所有生灵无一幸免,就连一位拥有绝世凶威的妖魁都被焚灭,尸骨无存,连不灭的元神都不曾逃离。

    妖日当空,数十位绝世巨妖咆哮,其声滔天,暴躁异常。

    极西之地与渊灵妖域毗邻,但是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它们也知道,那里盘踞着一位无上存在,其实力甚至可以战仙,故而不曾招惹。

    但是今日,渊灵妖域镇守西方的尊主雷山妖魁被炼化,数十万里疆域被焚化,令这些无敌者暴怒,决定合力出击!

    而这时,一道硕大无比的光柱通天彻地,瞬间降临在了极西之地中央。

    倘若有人顺着这道硕大的光柱往上看,定会发现这道光柱穿越了无尽虚空,连通着另一个被仙光所笼罩的世界。????而这道光柱的发源地,便是罗天仙域!

    此刻的仙域人声鼎沸,许多大教天骄,仙宗神子,帝国皇子,都聚集在了一片最古老的土地上。

    这里是罗天仙域通往罗天界的通道,原本被封堵,但是又被无上强者以大法力开启,只为执行仙皇遗令,送一群少年天骄下界重修。

    云天仙宗内,蒙战虎目凝视远方,长叹道,“师弟,倘若你还活着,也许今天你会下界重修吧。毕竟你的仙躯太普通,血脉不强,唯有下界重铸金身才能体现出你的无敌势。可惜啊……”

    “大师兄,你去不去?”王照背负天刀,气势凌厉,眼眸中却蕴含着深沉。

    “翎儿去了,我不放心她,我得下界!”抚摸着手中的玄金仙矛,蒙战道,“走吧,咱们去找找小师妹,咱们几个,总得一起下去。”

    “那,子拓呢?”王照想了想,还是把那个所有人都不愿意提及的名字说了出来。

    “哼!不要提他,总有一天,我会提着他的头颅,来祭奠三师弟的冤魂!”蒙战大喝,目呲欲裂,一股无法压抑的怒火熊熊燃烧着,令他每时每刻都处在痛苦之中。

    当日,若非肖子拓那一记绝杀,自己的师尊说什么也要救回他,可惜,他那一击,打散了林尘的精气神,将他残存的一口气彻底打散。

    那一日雨仙儿带着两行清泪,手持仙剑直指肖子拓,意欲杀了这个孽徒。可云天仙宗现任宗主云澜沧却死死拦住她,并且将肖子拓直接收为自己的弟子庇佑,令她根本无法帮林尘报仇。

    这也差点导致云天仙宗陷入分裂,雨仙儿若非念及同门情谊,差点就与云澜沧决战了!

    最后还是老仙皇化身出现,阻拦了这一场祸事。

    这也使得这师兄妹的关系彻底决裂,相见如同陌路人。

    一处白雪飘飞的仙山上,玉楼琼阁林立,雪凰飞舞,撒下阵阵仙华。

    这是玉仙宫主峰,宫主雨仙儿便在山顶的玉仙宫中清修。

    身着雪白长裙,雨仙儿侧倚在玉石栏杆上,望着大雪漫天飞舞,喃喃道,“君殇我未至,君死余戚戚,候君归来日,路遥遥……无期……”

    一转眼,两行清泪早已染湿了她绝美的脸颊,眼眸微红,眼眸深处饱含着思念的痕迹。

    寒风凛冽,刺骨的寒冷虽然无法冻到这位准仙皇,可她依旧裹了裹身上的长裙,一袭轻纱将她娇柔的躯体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宫主,蒙战王照求见!”一位侍从在远处说道。

    这是雨仙儿的规矩,玉仙宫旁边的亭台,只有她可以来,其余人均不可靠近,即便是其余的十一宫宫主也不行!

    “宣!”

    心绪被那一声传唤所打断,雨仙儿知道,自己不能再想了,莞尔一笑,她取出一块面纱遮住了绝世容颜,浑身的气势也开始与雪地融为一体,冰冷高傲,宛若一只雪凰。

    远处,蒙战王照行礼,敬声道,“弟子蒙战(王照)拜见师尊!”

    “嗯,何事?”雨仙儿开口,恍若缥缈仙音,拒人于千里之外。

    “回师尊,弟子愿前往罗天界,重修仙法,重铸仙躯!”蒙战和王照坚定不移的说道。

    “好,去吧。在罗天界,记得做个堂堂正正的人,不要欺负弱小,妄动杀心。”雨仙儿仿佛意有所指,美眸深邃,宛如一潭深水。

    “谨遵法旨!”

    在跟雨仙儿辞别后,蒙战王照往仙宗广场走去,在那里,是众多有意前往罗天界的那些天骄的集结之地。

    就在他们离开不久后,雨仙儿突然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瞬间知道是谁来了,当即面色陡然一寒,冷喝道,“孽障!你还敢来此地?!”

    “唉,还是瞒不过师父啊。”

    话音刚落,一位身着黑色战甲的冷冽少年面带微笑,站在了蒙战他们刚刚站着的地方。

    来人正是被云澜沧收为弟子的人,也就是击杀林尘的那位冷血师弟,肖子拓!

    “啪!”

    雨仙儿愠怒,玉手一扇,远处的肖子拓便被一巴掌拍了一个趔龊,脸颊瞬间出现了一个通红的巴掌印,口鼻溢血。

    二者阶位差距太大,若非心有顾忌,雨仙儿早就将这个孽障掌毙了,怎会留手!

    “咳咳咳……”狠狠地咳了几口血沫,肖子拓眼眶通红,大笑道,“哈哈哈,师父,这是你头一次打我,还是因为他!难道我就这么不如他吗?你看看,我现在的修为是大罗仙将巅峰!假以时日,我定可成为罗天仙域的第二位仙皇!他一个死人,凭什么跟我比?!”

    别过头,雨仙儿眸子中隐隐间有怒火在升腾,一股冰冷的杀意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大雪漫天,此刻的雪下得愈发急,寒风撕扯着空中坠落的雪花,咆哮着阵阵呜呜声……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你……”

    刚要开口,肖子拓便发现一柄墨色仙剑直指自己的喉咙,凌厉的剑芒已然割开了他坚固的黑色甲胄,猩红的血液挥洒,将雪地染上了一抹彻骨的红。

    “这是,这是他的剑?!”肖子拓心中五味杂陈,他没想到,师父竟然在用他的剑……

    这是要让我死在他的剑上吗?不,她不敢动手!

    仿佛有恃无恐,肖子拓用手指拨开那柄墨色长剑,连剑刃割开了自己的手指也不管不顾,阴冷的对雨仙儿笑道,“一个死人,一把残剑,能让你记这么久,想必,那人在你心里的地位,不一般吧!哈哈哈哈……”

    “孽障!”

    皇不可辱!雨仙儿气得俏脸通红,一剑指在了肖子拓的眉心。

    可刚刚刺入半寸,雨仙儿就收手了,冷笑道,“你是在嘲讽本座么?呵呵,你可想知道,林尘为何处处管着你,事事让着你帮着你?你记不记得,你幼时是怎么来到玉仙宫的?”

    “嗯?”闻言,肖子拓一惊,大声说道,“你什么意思?!”

    “哼,想知道吗?你不配!”一掌震飞肖子拓,雨仙儿的面容再次恢复冰冷。

    望着肖子拓,雨仙儿眼中尽是冷漠,道,“再踏玉仙山一步,斩你一足,再看玉仙宫一眼,挖你一目!本宫倒是要看看,他云澜沧有多大的能耐,可时时刻刻护你周全!”

    “你!”

    肖子拓口中喷涌着鲜血,半边身子被打爆,几乎身死,无力的倒在远方的山峰上。

    这时,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道巍峨的身影,颇有深意的瞥了一眼玉仙宫,他大手一挥,将肖子拓卷入袖袍之中,转眼便在仙宗广场之上。

    将肖子拓唤至跟前,云澜沧递给他一枚戒指,语重心长的说道,“徒儿,仙域目前不适合你久居苦修,她的实力很强,连为师都没有完全的把握击败她,你先去罗天界重铸仙躯,重修仙法!”

    “是,师父!”肖子拓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结过了他给的那枚戒指。

    见诸多天骄基本来齐,几位黑袍老者上前,朗声道,“今日为仙域诸多天骄下界之日,重修你等大法,重铸你等仙躯,待你等归来之时,定可扬我罗天仙域之威!”

    “扬我仙威!扬我仙威!扬我仙威!”众天骄齐声大吼,其声朗朗,传震四方!

    “好,此番你等下界,需渡过为期十年虚空界域,才能到达隐藏在虚空深处的罗天界!因此,你等需做好准备,横渡虚空界域,也难免会有些伤亡。”

    一听这话,除了少数人离开以外,大多数仙域天骄依旧留在了场中。在场的这些人,哪个不是经历腥风血雨才有的今天。死亡?他们无惧生死!

    不多时,连通罗天仙域和罗天界的太古传送阵开启,一股荒凉苍茫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开启了一个尘封无数年的神藏。

    那一片大界被封存了太久太久,甚至至今那一界都不能出现真正的飞升成仙的人,因为那里的天劫太遥远,无法将得道仙人接引到罗天仙域。

    而那里,也应该有着许许多多的密藏与至宝!

    许多人眼睛里都冒着绿光,无数年不被开启的地方,那么那里该是有多少宝藏?个个摩擦着双掌,跃跃欲试。

    可就在他们踏入通道的那一刻,一位黑袍老者冲他们诡异一笑,说道,“此番降临罗天界,你等的修为通通削落至战尊大境,而非虚旋境。”

    “卧槽!!!你不早说!你个老东西!”一帮天骄咆哮,大吼出声,本来想着下去虐杀那帮土著呢,可现在好了,还得从战尊境开始?这也意味着,这些人有可能很多都回不来了。

    今日三更 第一更奉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