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十七章 母子离别
    第十七章 母子离别

    当极西之地的那位妖魁陨落时,林村中有一人忽然晕厥,倒地不起。

    “萱儿!萱儿!!”

    听着耳畔的阵阵呼唤,她逐渐闭上了眸子,神魂像是被打散了一般。

    一股莫名的悲伤笼罩在她忧愁的面颊上,像是不散的阴霾。

    小宝还在和那些人玩闹,时不时去祸害一下别人的庄稼,摘几个果子吃,又时不时去掏个鸟窝,光顾一番那些野兽的山洞。

    “哇,吃饱了。”小宝吞下一颗散发着光雨的禽蛋,满足的拍拍肚子,躺在地上。

    而在雨萱晕厥的那一刻,小宝心头猛然一痛,一股莫大的失落感传来,仿佛自己的某位血亲遭遇了大悲,连带着他都感觉到了。????“喂,小跟班?小跟班?!”小公主撇撇嘴,又踹了一脚小宝,可小宝依旧在那里发呆,目视林村的方向。

    “哼,不理本公主?看我怎么收拾你!”见小宝始终不说话,小公主生气了。

    可刚伸出手去揪小宝的耳朵,还没揪着呢,这小子突然从地上窜起来,猛的往林村飞奔而去。

    那速度,像是有头洪荒猛兽在他屁股后面追赶一般。

    一路往林村飞奔,小宝总觉得心头不安,似乎是出了什么事。

    而林村内,见雨萱突然晕了过去,林沐阳急了,怎么回事!赶紧将雨萱抱到床上,并且以其雄浑的能量注入雨萱的体内,查探她是否受伤或者中毒。

    随着两道肉眼可见的神曦从林沐阳体内逐渐流出,雨萱整个人都被那两道神曦所笼罩。

    那两道神曦是林沐阳的造化之精,战血之髓,战时有崩天破地之威,而用来疗伤则是无上大药,寻常战者战尊,这两道神曦甚至能让他们在垂死时救己性命。

    但是这两道神曦在进入雨萱体内后,却并没有多大的效用,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替雨萱洗精伐髓,不曾有疗伤之功。

    “怎么会这样?”林沐阳分明能感觉到雨萱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灵魂也安然无恙,那为何无论他如何查探,都不曾发现自己的妻子有任何问题?

    就在林沐阳思索之际,雨萱幽幽醒来,妖媚众生的眸子中淌出两行清泪。

    就在方才,她突然之间神游太虚,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在一片焚天火海中奋力挣扎,而那些烈焰完全无惧他的通天妖功,将他生生炼化!

    这是妖族的特性,每一位血亲去世时,无论多么遥远,血脉中的共鸣能让它们瞬间看到那位血亲是如何去世的。

    当然,这也是许多族群不愿意招惹妖族的原因。

    呆呆的坐着,雨萱泪流满面,眸子始终盯着西方,一动不动。

    林沐阳还在走神呢,待雨萱突然坐起来,他这才回过神,搂着雨萱,关切的说道,“萱儿,刚刚你突然晕过去了,你还好么?”

    良久良久,雨萱都不曾说一句话,也没有理会林沐阳,只是呆呆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泪水顺着林沐阳的肩膀流下,染湿了他大片的衣衫。

    又过了好久,雨萱才自言自语的喃喃道,“父亲,死了……”

    话毕,雨萱俯在林沐阳身上,痛哭失声。

    闻言,林沐阳一惊,怎么会这样?赶紧问道,“萱儿,咱们是不是弄错了?岳父号称雷山妖魁,一身妖功夺天地造化,攻伐无双,战力更是超凡脱俗,颇有进阶帝妖魁的模样,怎么会突然就去世呢?”

    “呜呜呜,我知道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抬起头,雨萱任由泪水打湿她的脸颊,脸上带着凄伤,双目失神的说道,“可是,妖族血脉中的感应不会错的……他死了!我没有父亲了……”

    “这……”

    林沐阳虽然相信自己的妻子,但是他依旧很不理解,妖族素来团结,即便有矛盾也会以单挑等方式解决,岳父之死定非妖族所为。

    周围的哪方强者?恒古中洲与妖族素来都是小摩擦不断但是基本没有爆发大战,而北冥雪疆的那些魔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不如妖族,根本不会招惹妖族,至于海族就更不用说了,根本不可能。

    既然诸方势力都没必要与妖族为敌,那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胆敢击杀堪称人道至尊的妖魁?这是在引发族战啊!

    想来想去,林沐阳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要是自己那岳父只是个妖主,他倒也大概能猜到是哪方势力干的,可他是绝世妖魁,到了这种等级的存在基本上就不会被杀,除非爆发大战或者自己作死!

    搂着萱儿,林沐阳开始回忆起往昔自己在妖域时的情形,以往的一点一滴都在他眼中快速回放着。

    突然,他想到了那个地方!

    那里在渊灵妖域西方,号称极西之地,焚天之地!在那里,方圆百万里都是一望无际的火海,据说那里住着一个无敌的存在,连妖域都不敢去轻易招惹。

    “萱儿,你冷静一下,你想想,岳父大人是怎么陨落的?”一边安抚萱儿的情绪,林沐阳一边问道。

    低声抽噎,雨萱眨着泪水泛滥的眼睛,努力思索着,道,“那里是一片火海,和那个传说的地方很像,万里内生灵都没焚灭,那烈焰能化解我们妖族的妖功,诡异无比!父亲,父亲他就是因为妖功化尽,这才掉入了那火海中,破灭了无敌躯的……”

    紧紧的抱着眼前这哭成了泪人儿的女子,林沐阳眼眶微红,雷山妖魁对他有知遇之恩,昔日他成就神王位,雷山妖魁是他最强助力之一。

    如今自己的恩人岳父陨落,林沐阳也十分悲痛。

    搂着林沐阳坚实的手臂,雨萱突然说道,“我要回妖域!”

    “嗯?”林沐阳心头猛然一震,随即又面色凝重,最后点了点头。

    “好吧,要我陪着你去么?”

    “不了,让我一个人回去看看吧,太久没回妖域了,我也有点想家了。”雨萱摇摇头,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歉意。

    她不能带着林沐阳离开,小宝要在林村接受冼身之礼,而没有林沐阳照顾,她不放心。

    “什么时候走?”

    “就今天吧……”起身,雨萱望着身边的一切,仔细的打量着自己居住了十余年的石屋,泪水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她此次回妖域也不仅仅是为了查明父亲陨落之谜,也是为了她腹中隐约能感受到的一缕生命气息。

    十分眷恋的看了林沐阳一眼,雨萱递给他一枚戒指,道,“夫君,这戒指里是小宝出生时的伴生战兽,只是这枚兽卵始终不曾孵化,你帮我交给小宝。”

    “嗯,好!”接过戒指,林沐阳对雨萱笑了笑,拍拍胸口,微笑着说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小宝的,等你回来!”

    “嗯!”

    不再多言,雨萱背生一对青鸾真羽,其上淡青色能量缭绕,瞬间撕裂空间,将雨萱带入其中。

    这是横跨一域的空间裂缝,唯有妖魁级高手才能构建,人族则需要虚旋境大能才能够建出能与之媲美的空间裂缝。

    不过即便是绝世妖魁,想跨越一域到达另一域也需要数日之久。

    “唉。”望着逐渐平静的空间,林沐阳喃喃道,“萱儿,愿你安好!”

    这时候,小宝慌慌忙忙的跑回来了。一把推开门,小宝气喘吁吁,一屁股墩儿坐在地上。

    “嗯?小宝回来了?”见小宝归来,林沐阳表情有些不自然。

    小宝如今才两岁多,倘若让他知道自己的娘亲离开了,而且许久都不一定能回来,这肯定会伤害到他年幼的心灵。

    “呼,”就坐在地上,小宝奶声奶气的对林沐阳问道,“爹爹,小宝刚刚突然觉得心好疼,你知道娘哪里去了么?”

    闻言,林沐阳暗呼不妙,小宝是他与雨萱所生,因此小宝不仅继承了自己的无敌血脉,而且也继承了雨萱的妖族血脉,自然是获得了妖族的部分血脉能力,也能大致感知到血亲的一些状况。

    拍了拍额头,林沐阳眼睛不自觉的闪烁了一下,瞬间又恢复平静,打着哈哈的说道,“你娘啊?她出去有点事,可能过几天回来。”

    白了一眼自己的便宜老爹,小宝一个跟头从地上翻了起来,清澈的眸子中流露出聪慧的光芒,问道,“老爹,你没骗我?”

    “呃……这是什么话,爹爹怎么会骗咱们的小宝呢?来,爹爹抱!”话毕,林沐阳一把搂住小宝,将他扛在肩头坐着,笑道,“走,小宝,爹爹带你出去玩。”

    “不要,小宝要爹爹教我练功!”

    “练功?好吧,练功也行!”

    林沐阳在心里呐喊:我的乖儿子好小宝,只要你不问你娘去哪儿了,你让你爹把太阳摘下来我都不说二话!

    而远方丛林中,一棵大树背后,一道曼妙的身影一闪而过,留下了点点晶莹。

    “小宝,求你别怪娘,娘也不想离开你,可是今日娘不得不离开……”

    小宝若有所感,疑惑的往那片树林看了一眼,可惜雨萱早已离去……

    哇 今日第二更 加油加油加油 努力努力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