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三十五章 十年为战
    第三十五章 十年为战

    “自开天之后,始族横行,肆虐诸天万界,后天道震怒,行万道天罚,方息始族之祸……数纪后,各族兴起,有大能创法,为战天之道,衍生诸族各异之功,修灵逆天……”

    沉浸于一片混沌虚无之中,一双澄澈而清明的眸子正注视着那些古老而沧桑的画面,仿佛整个鸿蒙宇宙的古史都显现在了他的眼前。

    手持黑色战戟,少年迈着龙行虎步,步履间罡风阵阵,有一股出尘之气。

    恍惚间,这个少年体内所蕴含的精气神都得到了一种蜕变,与常人不同!

    这是深层次的蜕变,也是一个界限,一个将凡人与战者完全隔开的界限。

    从某一刻开始,他便不再是一个凡人。

    感受着体内不断运转的那个不大的能量旋,他最后打量了一番这片界域,随后,他一步踏出这片混沌,走向一个未知处……????轰隆!!!

    只听得林村上空雷鸣阵阵,一个闪烁着电光雷琼的黑洞有一丈见方,陡然出现在林村正上方。

    而林村之中,许多村民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带着期待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黑洞。

    他们知道,那个被扔进那片界域之中塑造道体,筑就战者之基的孩子,出来了……

    虽然这一等,就是十年!

    “喝!斩神戟,开!”

    随着一声响彻云霄的暴喝,一位身着亮银战甲,手持黑色战戟,眉宇间略带稚气的少年一戟劈开雷光,自黑洞之中一跃而出,轰然降临在林村之内的一片空地上。

    待尘埃散尽,那位少年起身,望着身旁的那些熟悉的长辈,微微一笑,“各位叔叔伯伯,小侄已经铸成战者之基,成为了一个元阶战者了!”

    “嗯嗯,不错啊!”

    “恭喜恭喜,小家伙不容易啊,在那里呆了十年……”

    许多村民都对这个少年点头示意,显然是十分熟络的。

    “嗯,好好好!好啊!好小子!!”

    一连说了四个好字,自少年身后走出一位丰神俊朗的男子,大笑道,“我家小宝有点本事啊,看来十年前林祖他们的决策确实没错。”

    确实,这少年就是小宝,在十年前……

    那时正临近冬日,远山已是一片白雪皑皑,唯有林村依旧如春。

    一日林祖与几位老祖召小宝前往后山祭坛,询问了小宝一个问题,而正是这个问题,让小宝选择了一个人孤独十年!

    那一日,是小宝第一次看到林祖露出那种绝望的眼神,而且满是血丝。

    他拉着小宝,苍老干涩的喉咙中吐出一句带着浓郁的血腥味的话,“小宝,如果让你选择,你是选择面对未来的无力,还是承受现在的孤苦?”

    小宝尚且年幼,自然不懂得什么未来啊现在什么的,但是他依稀也懂一点点,便问道,“林爷爷,什么是未来的无力啊?”

    “至亲至爱离殇,在你面前渐渐死去,你却救不了他们,天下苍生遭劫,你只能看着……”

    “那,那我选择现在的孤苦好了……”小宝被林祖的话吓到了,就那么应了一声。

    随后,林祖冲几位老祖点点头,以大法力将小宝传送到了那片奇特而诡异的界域之中。

    这件事,林沐阳都是在事后才知道的,这是一份大礼,一份无法偿还的大礼!

    而在小宝去到那片界域的那十年里,绝大多数时刻,小宝都是一个见证者,只是看着那些生灵那些事,他却什么也不能干,唯一能干的可能就是参悟自己的陨天诀和锤炼自己的身躯了。

    也正是在那十年中,小宝硬生生将自己炼成了一个战者,在混沌中筑成战基,在虚无中演化天诀!

    十年期至,成就战者,小宝出关!

    将战戟倒插在地上,小宝给了父亲一个结实的拥抱,望着林沐阳有些憔悴的脸颊,小宝眼眶泛红,道,“你个死老头,怎么不照顾好自己?你看我娘回来怎么收拾你!”

    “哈哈……”

    林沐阳的大笑中充满了悲苦与无奈,“如果她能回来,哪怕是打死我我也愿意啊……可是渊灵妖域被封印,绝天地通!”

    最后四个字,几乎是他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林沐阳恨呐,他对她的思念可跨越万水千山,却被隔绝在了那薄薄的一道屏障前。

    两个人的思念,两个人的世界,互相联系,又无法合二为一……

    “爹爹,你得想想啊,那道屏障又不是会一直存在的,大不了咱俩以后一块儿将它打破就是了。”小宝看着自己的老爹不开心,他心里也难过,遂安慰道。

    低下头,林沐阳望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儿子,苦涩的脸颊上流露出一丝挂念,旋即将小宝抱起,朗声大笑,“哈哈哈,也对也对,老子还有个好儿子啊!”

    说完,林沐阳一拍小宝的肩膀,将小宝狠狠地打了一个趔龊。

    “……”

    小宝脸一黑,差点拎着战戟就打过去了,不过看了看林沐阳那高高的个头,小宝怂了,悻悻的嘟囔道,“混老头,你拍我干啥,还使那么大劲!”

    “我想看看我的乖儿子练了十年,到底结不结实嘛,哈哈哈哈……”调侃了一番小宝,林沐阳终于正常了。

    拉着小宝,林沐阳一个箭步就踏入了林祖屋中。

    这小子回来了,该去复命了。

    没有人知道,在小宝不在的日子里,林沐阳在自家屋顶盘坐了十年,等候了十年,就为了等待自己的孩子,平安归来!

    而那一片古老的石屋哪里,林祖和其余几位老祖,早已在屋中等候了。

    环顾四周,小宝看着那些依旧如初的摆设和仍然散发着苦味儿的茶水,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早知道那里是那么个鬼地方,打死我都不去了!”

    “呵呵呵呵,这孩子。”

    闻言,林祖等人不禁莞尔,龙纹炎蟒化为人形,依旧是那一副糟老头子的模样,健硕而邋遢。

    看着小宝,龙纹炎蟒一乐,道,“混小子,你可知道,多少天骄为了进那片界域三个月铸就战基争破了头,你倒好,去了十年,回来还发牢骚。”

    “……”

    已是少年的小宝一脸黑线,初显英气的他眉峰中蕴含着一股凌厉的剑芒,直视龙纹炎蟒,十分不岔,“哼,你们都是骗子,骗我去那个鬼地方,等我回来了又哄我说那是个好地方……”

    林沐阳就听得有点无奈了,便是他也只是在那里呆了三年多一点就出来了,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该打!

    想着想着,林沐阳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小宝的后脑勺,打的他眼冒金星。

    很显然这一巴掌是林沐阳故意的,不震伤小宝,又特别疼,恰到好处。

    “爹,你干嘛打我!”小宝气急,气鼓鼓的看着林沐阳。

    可林沐阳不以为然,反而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有本事,你也来打我啊。”

    一听这话,小宝彻底偃旗息鼓,除了翻翻白眼就啥也不能干了,毕竟自己的老爹可是神王境第一人,自己这刚入门的实力,他塞牙缝还差一大截呢。区区元阶战者,他老爹一口气就能吹死一大片,还是算了吧,省省力气,也省的挨打!

    很是郁闷的小宝看了看林沐阳,又看了看林祖等人,满是不开心的嚷嚷道,“一个个的,倚老卖老,欺负小孩算啥本事!”

    “嘿嘿嘿,你瞧瞧你瞧瞧,这孩子十年不见,在那里也经历了一些事嘛,还知道倚老卖老啥意思了,不错不错!”

    几位老祖你看我我看你,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过了许久,林祖止住了众人的议论声,正色道,“小宝,你现在也不是孩子了,该叫你本名了,林尘!尘啊,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名真正的战者了,修行真正的战天之道,那十年的孤苦也是对你心性的磨砺,老头子也相信你肯定没有浪费那十年。继续下去吧,厚积薄发,我希望你能迎头赶上那些在外界修炼了十余年的同龄少年天骄!”

    “噗……我去!”

    林尘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惨叫道,“他们跟我隔了十年啊!十年修为啊!!那得差多远啊?!”

    “呵呵,小家伙别害怕,林村里的那些小家伙们也不过是战者境而已,只是比你多走了一点点,不远……”火爷奸笑。

    “嗯,不远,最低的好像已经是地阶战者了吧,不是很远。”林祖淡然一笑。

    “地阶……那也跟我差两个小阶位啊!”林尘抱头,蹲在地上。

    “嘿嘿,对对对!不远,不远,你的小公主目前也只是天阶战者,也就是战者境大圆满而已,还没有完全突破到战尊境,也不是很远。”龙纹炎蟒又补了一刀,还向他暗示,小公主不日便可晋升战尊境,成为一名真正的尊者!

    “天阶……大圆满……行,你们狠!”叹了口气,林尘站了起来,抚摸着身旁冰冷的战戟,目光逐渐平静,“没有弥补不了的差距,也没有我超越不了的人!”

    话毕,林尘拎着斩神戟,往屋外走去……

    孤苦十年,十年熬炼,熬炼的不仅仅是他如今坚不可摧同阶无敌的战躯,更是他波澜不惊的心性。

    虽然嘴上说多么不愿去那个鬼地方,但是他始终相信,他度过的这十年,没有白费!

    而且,这输给谁了都不丢人,但是数给她?那就丢人丢大发了。

    爷爷依旧病重,县医院说让我们回家准备后事,武汉的专家说爷爷手术风险极大,愁了很久,也哭过,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不过我才十八岁,他们让我当家?我觉得好难啊,根本不会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