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四十五章 暗流涌动
    第四十五章 暗流涌动

    林尘是听不见小公主的话了,他已经因伤势过重而陷入昏迷……

    将林尘抱入屋中,林沐阳替他卸下战甲,又帮他脱掉了衣物,这才露出了林尘的身躯。

    望着一身血迹的林尘,林沐阳探出一缕能量,查探着他体内的伤势。

    略微感应之下,林沐阳吃了一惊,自言自语道,“这小子,挺能忍啊!五脏六腑一团糟,骨头架子都差点散了,右手掌骨也断裂了!”

    叹了口气,林沐阳取出一柄利刃,割破手指,随后一滴如水晶般耀眼的血滴滴落在林尘身上。

    血滴在顷刻间融化,化为亿万缕神曦,散发着无尽的生机与柔和的能量。

    这些生机与能量对疗伤有奇效,且与林尘诡异的自愈能力形成合力,共同修复林尘的伤体。????到了最后,他的耳朵、眼睛都在发光,曦光化成精气散出,甚至连他的毛孔中都有精气冒出。

    林尘的伤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着,连断裂的都在迅速愈合。

    这可是神王精血,是神王体内的血液精华,每一滴都有莫大的伟力,用来给一位小小的灵阶战者疗伤,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林沐阳舍得了。

    浑身瑞气喷薄,一道道霞光四溢,像是一场流星雨洒落,绚烂而美丽,璀璨而又惊人。

    林尘逐渐盘坐在床上,通体发光,尽管他潜意识中闭住毛孔,屏住呼吸,但还是有大量神曦化成光辉涌出,屋内一片炫目。

    “这也,太奢侈了吧!”小公主忍不住瞪大黑水晶似的眼眸,小嘴微张,惊得说不出话。

    这可不是寻常生灵的血液,更不是那漫天飘洒的大雨,这是真正的神王精血,哪怕是出现一滴,就可以让外界沸腾。

    这等圣物现在却被用来替一个孩子疗伤,小公主觉得有点不真实。她还是头一次看见神王精血呢,以前也只是见过虚旋境大能的血,还只是普通的血,并非精血。

    今日看到了这个在恒古中洲曾经拥有赫赫威名的至强者,皇宫中曾经的第一神将,将自己无比宝贵的精血用来给林尘疗伤,令小公主无比震撼。

    “有个好爹就是好啊。”小公主小声说道,还不忘偷瞄一眼林尘。

    望着他结实的身躯,小公主不禁脸红心跳。

    “这个家伙,好像还挺强壮的嘛,身上也没有一丝肥肉,身材还不错的样子。”小公主自言自语,浑然不知林沐阳方才抿嘴一笑。

    不多时,林祖前来,望着基本上恢复的七七八八的林尘,林祖沉默片刻,道,“你个臭小子,又用了精血吧?”

    “嗯。”

    林沐阳点点头,又关切的看着林尘。

    “你这孩子,注意自己的身体。”说完此句后,林祖默然,又道,“我看这孩子似乎因伤而获得了些许机缘,可能要突破了,历练就暂缓一下吧。”

    “那外面的那些人怎么办啊?”小公主疑惑,难不成就让他们等着啊?那些人可是来自于一些极其强大的势力,其中少数甚至堪比澜沧帝国,就这样晾着他们?

    “让他们等。”

    丢下这句话后,林祖拂袖离去。

    这四个字也彻底颠覆了林祖在小公主心中的印象,望着林祖远去的背影,小公主喃喃道,“原来,这位和蔼的老人还有这么强势的一面啊!”

    不久后,因林尘受伤,林祖决定暂缓历练日期的消息传了出去。

    虽然只是将日期往后延迟两日,但是这区区两日的延迟,却激起了那些其他各族的怒火。

    尤其是那些带队长老,个个面露愠色,火气瞬间弥漫整个林村。

    “哼!这个荒村野落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一个隐世的神秘家族么?哼,依老夫看来,不过是有几个老头在倚老卖老!”一位阴翳老者拄着虬龙拐,面色阴冷,怒容满面。

    “哈哈哈,方老稍安勿躁。”

    不过说话的这人显然不是来劝这位方老的,相反,他似乎是在煽风点火!

    只见一位身着赤色长袍,腰间佩着一柄血色长剑,双眸血红的男子走了过来,冷笑道,“兴许这些人还以为,他们还是曾经的那个神灵村,觉得几位糟老头子便能掌控这片天地!”

    “呵呵,掌控这片天地?痴人说梦!”方老佝偻的老躯一震,一股如同洪荒猛兽般的威压碾压整片天地,抬手之间翻云覆雨,土木凋零。

    “啵!”

    地中,一块又一块白骨出现,而后出现裂纹,像是花朵凋零般,一瓣又一瓣的落下,最后化成齑粉。

    “这是……月星宫的白骨天尊,方暮?!”一位头戴平天冠的巍峨强者见之,大惊失色。

    “方暮?那个号称千万人屠化枯骨,天尊功成血难书的白骨天尊方暮?”一中年女子惊呼,吓得赶紧倒退数步。

    这方暮乃是月星宫九大天尊之一,一身白骨化冥功出神入化,为极尽功成,他竟然活祭千万人族,练就邪功。

    其实力更是高至虚旋六境,比许多大宗的最强者都要高一截。

    “嗯,想不到这次月星宫竟然让他这个屠夫出来带队。”巍峨强者叹道,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腰间的那把长锏。

    “嘿嘿,两个小娃娃,你们在讨论什么?要不要跟老祖我说说啊?”一身实力通玄,方暮自然听到了这二人在谈论他,阴翳的目光扫向二人,方暮眼中飘过一缕狠色。

    “白骨天尊,本侯无意冒犯,只是说了说你往日的丰功伟绩而已。”那位巍峨的强者倒也不卑不亢,他是澜沧帝国的第十二神侯,实力也并不低,在虚旋三境。

    不过这点实力在方暮眼中并不够看,向前踏出一步,方暮瞬间来到了这位帝国神侯面前,干涩的喉咙中发出仿佛源自于地狱的声响,“婺婺……拓拔庚,你是觉得你是澜沧帝国的第十二神侯,我就不敢杀你吗?还是你觉得,以你虚旋三境的实力,能接下我的虬龙拐?”

    “那难不成,你还要与我作对吗?”

    就在方暮想要对拓拔庚出手之际,一位身着青鸾战甲,面容略显阴柔的中年战将走出。

    随着他一步步走进,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极其恐怖的威压。青色罡风浩荡,由一缕青光化成的浪涛冲天,一只略显苍白的巴掌出现,向前拍来,宛若神魔的手掌,巨大而充满威势,让人生畏,难以抗衡。

    见此,方暮老脸一沉,喝道,“怎么,柳擎天,你要想与本天尊一战?”

    “哈哈哈哈,本侯只是想替我儿讨个公道,见天尊为难拓拔将军,故而想试试你的深浅,不过天尊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收回手掌,柳擎天淡然一笑,对方暮似乎没有太大的敌意。

    “婺婺婺!看来柳神侯与本尊有同样的目的啊,不如你我一道,向这个村子讨个说法?”方暮满是褶子的老脸露出一个十分难看的微笑,似乎有与柳擎天联手的意思。

    “柳侯,这魔头乃是本朝的大敌,与他联手,这样恐怕有些……”拓拔庚眉峰一皱,对柳擎天说道。

    “有些什么?你别忘了,方才若非他手下留情,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柳擎天震怒,他修为在虚旋六境巅峰,比方暮还高上一线,发起怒来仿佛火山爆发,令拓拔庚心头猛然一惊。

    “嘿嘿嘿嘿,你不要吓着小孩啊!”

    方暮假惺惺的说道,又冲身后不远处盘踞于山头的那些大凶道,“诸位道友,今日这个荒村竟然敢推迟历练?耽误诸位道友的时间,不如我等一同,与这蛮人村落评评理?”

    “吼!!!”

    一头上古天狼发出震天咆哮,万丈高的身躯遮天蔽日,血盆大口之中獠牙森白锋利,宛如巨刃,血灯笼一样的眸子看着方暮,那头天狼口吐人言,道,“哼!看你实力也不弱,可偏偏为何这么虚伪?不过是两日罢了,是丢了你的面子还是如何?我凶族不掺和你们的这些破事儿!”

    “呵呵,”方暮浑浊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光,表面上却和和气气的说道,“来自凶土的道友,我等皆为绝顶强者,再外界谁敢一句话便让我等等候两日?既然要我们等,我们自然得收点利息了!”

    “滚!!”

    这一次,那头上古天狼没有像上次那么客气,怒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方暮。

    “哼!一头狼而已,放肆!”

    柳擎天刚要出手,却被方暮给拦了下来,并传音道,“道友,这帮畜生不简单,不要招惹他们为好,先解决眼前之事。”

    “嗯!”

    从鼻孔中重重的喷出一口粗气,柳擎天不再理会那头上古天狼,与方暮一同走向林村。

    在他们身后,拓拔庚瞳孔微缩,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这位柳神侯,难不成与澜沧帝国的死敌,恒古中洲第一邪教月星宫有什么交集?

    想到这里,拓拔庚感到脊背一凉,不寒而栗。

    倘若帝国第九神侯突然叛变,那么对澜沧帝国绝对是一大打击。

    “我得赶紧把这些告诉吾皇和公主殿下!”想了想,拓拔庚决定把这一发现告诉小公主与人皇,倘若柳擎天叛变了,那么无论是对那些不知情的帝国人员,还是对在这里的小公主,都是一大威胁。

    察觉到拓拔庚的异样,柳擎天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转瞬即逝,谁也不曾察觉……

    哇哇哇下雪了,各位书友记得加衣服啊!天冷,注意身体,出门小心路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