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八十四章 值得!
    第八十四章 值得!

    储王典器灵没有阻拦这些人,因为这是同辈之争,群王猎龙,很常见。

    熬过去,是他的运气与实力,熬不过去,也是他的运气与实力!

    林尘此时已经感到阵阵头晕了,短时间内大量的精血被剧烈消耗,便是他也难以承受,几欲枯竭。

    取出斩神戟,林尘感到一阵欣喜,似乎这里的火焰对斩神戟的恢复有些效果。在道则之焰的灼烧之下,斩神戟上的神纹居然在恢复,只不过这个过程太过缓慢,若非林尘与之心意相通,否则也感受不到。

    “第八次了……”林尘再次登临一个巅峰,但是精神状态却比之前差太多,林尘也明白,自己这已经力竭,再若选择涅槃,他很可能会死去。

    这时,他突然感到一阵心悸,自己的背后陡然传来阵阵刺痛,一个可怕的黑色锥子出现在了他他的背后,散发的黑色幽光竟然能驱散周围的火焰!

    “什么东西?!”林尘猛地一回头,看着面前锋芒毕露的锥子,大吃一惊,“这是……弑神锥?”????一把拎起斩神戟,林尘严阵以待。对于这种上古传说中的禁器,林尘可不敢大意,一旦被它击中,那么生存的可能就变得渺茫了。

    弑神锥,何为弑神?是可以斩杀神灵的锥子!而罗天界中的神,是战空境的大能才可称之为神的。这弑神锥的威能,尤为恐怖。

    在地面上,柳青狞笑,“嘿嘿嘿嘿,即便这只是个残破的弑神锥,只有弑神锥一击万分之一的攻击力,也不是他区区一个连尊者都不是的战者能够承受的!”

    弑神锥既然号称可屠神,那么其威力自然恐怖,即便是万分之一,那也绝对有凡尊境巅峰一击之力,单凭林尘当前的状态,难以承接。

    “这可怎么办?”林尘背后冒出阵阵冷汗,现在都感觉背后传来的刺痛,单单是弑神锥弥漫出的光芒,就已经割开了林尘坚韧的皮肤了,倘若被刺中……那后果,不敢想象!

    地面上,多位与林尘有些仇恨,或者不愿意看到林尘成长的少年走出,个个取出家族之中的禁器,面露杀机。

    见状,小公主收起道蒲站起,绝美的脸上带着一股冷漠,她取出冰凌剑,对那群人喝道,“有本公主在,谁敢动他一下,本公主便灭他满门!”

    此话一出,许多人都有些退意,这其中一些人与林尘无仇无怨,只是不愿意任由一个强者追上他们,抢占名额而已。但是倘若因此导致自己的师门或者家族遭劫,那就得不偿失了。

    但是也有些顽固分子,比如柳青,比如宇文敖,又比如那位浑身漆黑,散发着魔气的月星宫弟子。

    “你们退是不退,真想被灭门吗!”小公主厉声质问,与往日莹莹玉立,皎洁若明月的小公主有些不同,她此时更像一个女战神,风华绝代!

    那些与林尘无仇无怨的人都退下了,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来了。

    “嘿嘿,我说公主殿下,你想灭谁的门?他们怕你澜沧帝国,但是我月星宫可不怕!”一位黑袍少年走出,魔气滚滚,汹涌澎湃。

    月星宫素来与澜沧帝国敌对,互相征战从未停止,简直是势同水火!在这种节骨眼上,打压一个亲近于澜沧帝国的少年天才,无异于消灭一个潜在的强敌!

    “公主,难不成你真的会因为这个小畜生,来杀我们吗?”柳青怪笑,肆无忌惮。

    “我本不想杀人的,他说想让我,乖一点……”小公主轻语,而她手中的剑,动了。

    一瞬间,她的肌体上神光暴涨,化成璀璨星河,环绕在周围,强大气息澎湃,无量神纹密布,包裹剑身。

    小公主动了,张口清啸,满头秀发舞动,浑身每一寸肌体都发光,绽放瑞霞,神纹冲出,包裹着她手中的冰凌剑,化为绝世神兵。

    这些事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的一刹那,许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那位月星宫的弟子也只是堪堪抬手祭出一面光盾,柳青也就抬起了青玉扇而已。

    一息之后,小公主回到原地,饱满的胸脯起伏,一息之间她竟然香汗淋漓,可见其消耗之大。

    “还有谁?”

    话音未落,一颗散发着魔气的英俊头颅和一只握紧扇子的手臂掉落,滚烫的血液喷涌而出,染红了一片天空。

    柳青惨叫,面色难看,慌忙将手臂接上,却发现自己根本无力接上,因为小公主的剑芒还在,始终破坏着伤口。

    最终,八皇子下来,替他接上断臂。望着小公主,八皇子自言自语道,“皇妹,你伤了我的人,不给哥哥一个解释吗?”

    “哼!他本就该死,谁允许你的狗乱叫了?况且,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否则,他断的,可就不是手了!”小公主毫不退让,与之针锋相对。

    其余众人都吓到了,一息之间击杀一位击伤一位天骄,这谁敢动?有哪个不怕死!

    见众人退缩,八皇子笑道,“皇妹,不错啊,挺有进步,你的澜沧雪似乎更进一步了啊!”

    “是澜沧雪?”所有人一愕,随即明白了,顿时提起来的心也沉下去了。澜沧雪又名澜沧血月夜,是澜沧帝国一位女性虚旋境至尊创下的一部禁忌神通,也算秘法一列。

    但是这部神通对身体伤害巨大,使出一击,便会消耗己身一成精血,而这一击基本上可以达到使出者当前境界能承受的最强一击,十分可怕。

    又有些人不死心了,知道小公主不会随意动用这种杀人只在瞬间的秘法之后,他们都想去击杀林尘,至少给他制造一些阻挠也好。

    “呵呵,”面色有些苍白,但是小公主却依旧静伫在那儿,毫不在意的轻语道,“你们觉得,以我的实力,施展澜沧雪,可以施展几次?而你们,又会死多少人……”

    “难道,他就那么值得你为他这么做吗?甚至是为了他送命?”八皇子皱眉,自己的这个妹妹是怎么了?那小子好像也没那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吧?顶多算个熊孩子!

    “值得!”

    在你说咱俩凑合一辈子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你当成我的一辈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