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八十六章 熄灭的战血
    第八十六章 熄灭的战血

    “他真的很强,同阶,我不是他的对手!”某一神宗的一位怪才长叹,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没有任何战尊境的强者在不借助任何外力的情况下,在弑神锥之下逃生。至于战者境,那是一碾一大片,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虽然这只是一个残破的古代旧器,只有一击之力,只能发挥凡尊巅峰的实力,依旧不可敌!

    更何况,林尘前几次在火海之中熬炼战体,消耗了太多的精血,实力根本大不如前,此时再战,已然失去了全身而退的机会。

    林尘一动不动的站在火海边缘,身躯都不曾动一下,每一次细微的晃动,他体内的骨骼便在碎裂,在崩解!

    “呵呵,”林尘苦笑,似乎上一世自己就是这样吧?战到退无可退,力竭血尽,身死道消!

    “又要重演了吗?”林尘轻语,眼眸之中没有任何神采,方才强行催动的雷炎贯日,耗尽了他最后的精气神,他此刻的气息在下降,难以维持最初的状态。????而在他面前不远处,弑神锥仅剩下指甲盖大小的一点,却散发着比方才恐怖数倍气息。

    以烈焰和道蒲组成的火海,缭绕着炽盛的烈焰,火海之中气氛紧张,一场异常巨大的对轰即将爆发。

    林尘身受重创,步履踉跄,可能随时都会身躯破碎,化为血水,但是他依旧不曾放弃,以残余的能量调息己身,以应付弑神锥的最后一击。

    “啧啧,战者与弑神锥的对决?真精彩啊,恐怕咱们这辈子都只能看到这一次了。”有人打破了寂静,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语。

    林尘的名字注定要载入史册,即便他即将身死道消,但是这都无法掩盖他的冲霄光芒,足以惊艳当世!

    以一己之力,不借助外物,几乎摧毁了一枚残破的弑神锥,这是常人不可想象的。

    这是一个活着的神话,最起码在这些人中,他可以做到同阶无敌,横推同代!

    “呵呵,一个即将夭折的天才而已!恒古中洲却天才吗?古时出现了多少怪才,最后呢,活下来的又有几人,成为霸主的又有几人?就恐怕,他走不到那一天。”有不和谐的声音响起,让此地的气氛多了一分冷意。

    “弑神锥是上古禁器,视神灵如草芥,被它锁定的人,无人可以善终!”又有人接口,让现场多了一股肃杀之气。

    林尘默立,抓紧时间调息,不曾与那些人说任何话。在他体内,枯败的能量旋竭力转动,可以看到一股又一股的天地能量汇聚,在林尘残破的体内流淌,神曦滚滚。

    这一刻,他整个身体都在发光,好似一座天地神炉,疯狂运转,爆发出最耀眼的光芒。这是他体内神力在最大限度的运转,即便半残,但依旧强势,他的骨呈淡金色,这是前八次涅槃的结果,坚硬如神金!

    “轰!!”

    突然,弑神锥也爆发了。

    只见弑神锥仅剩的末端化为一个乌黑色的光点,少顷便瞬间扩大,化为一个乌黑发亮的光团,吞吐天光,蕴含无尽凶煞!

    “杀!”

    林尘仰天长啸,拳出如龙,贯穿火海,整个人化作一个盛烈的光团,冲弑神锥而去。

    神芒腾腾,照耀九重天,横贯天穹,灼烧的苍宇一片璀璨与明亮,让日月星辰都暗淡了。

    林尘在搏命,即便身陨,他也要把这个该死的锥子给击碎!

    “这是什么?”所有人一呆,林尘爆发的光团无比炽盛,令人窒息,浑身汗毛炸立。这种力量,已经超越了天阶战者的极限,达到了凡尊境的威力!

    “燃烧身躯,以换取最强大的战力么?”八皇子十分平和的说道。在心里,他很敬佩林尘。

    “过往云烟了,嘿嘿嘿……”柳青忍不住发笑,他知道,无论如何,林尘今天都会死!要么被弑神锥击杀,要么被自身耗死,难逃一劫。

    小公主持剑的手无力垂下,闭紧了眸子,却止不住不断流下的泪珠。

    “啊!!!”宇天涯怒啸,其声震天,整个人化为一道残影,手持龙血银枪四处冲杀,若非储王典器灵阻拦,他定然把这片地域给掀翻了。

    而这些都是无用之功,根本阻止不了林尘的凋零。

    最后,二者轰击在一起,整个火海都变得沸腾一片,火光冲天,黑芒耀世。

    无尽神纹炸裂,其*出亿万道神光,虚空崩塌,火海翻滚,古火山上空升起一片黑云,生机尽毁,让人看不到任何希望。

    弑神锥末端溶解,指甲盖大小的一个光点向林尘冲去,如一个黑色的小太阳一般耀眼。林尘被一击洞穿,所有的防御都失效了,那光点瞬间撕裂了他的身躯,在他腹部留下了一个硕大的窟窿。

    “噗……”

    一口夹杂着内脏碎块的血水喷出,那血水之中没有任何血色,暗淡无光,他的血已经枯败,不再鲜红,没有生机。

    他再也没有能量去维持自己的身躯了,碎裂的血肉掉落,他的双手无力的垂下,向后栽倒。

    “又是这样,真不甘啊!”林尘叹息着,身躯支离破碎,只剩下残骨相连。

    如同折翼的风筝,林尘径直掉落下去,掉向喷薄烈焰的古火山。

    在掉落途中,他又想到了一颗韭菜,张开带着血痕的口,他喃喃道,“春荣秋枯,生死轮回……割了一茬,又是一茬,在毁灭中,得见……永生……”

    话语随风而逝,林尘掉入古火山之中,火山口滚烫炽热的岩浆瞬间将他吞没,连浪花都没有一个。

    而火山之内,烈火焚烧,呼啸如悲歌……

    小公主咬牙切齿,冲储王典器灵传音道,“你这该死的器灵,见死不救!你最好别让本公主活着出去,否则他父亲知道了他的儿子落得这般惨死,而你却袖手旁观,你看他不掀了你这塔,撕了你这典!”

    赵一川也十分愤怒,冲他大吼,“他死了,神王来了也没用!什么神侯之子,什么帝国皇子,什么撼天帝器,你们都要死!”

    这句话引起众怒,可是他们却都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因为被林尘所震撼,为他感到惋惜。

    储王典器灵闭目,不曾说话,也不曾回应小公主。这一切都是天命,轮回不可逆转,他也无能为力。

    轮回的 只有昔年旧事 没有轮回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