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九十三章宝剑赠英雄
    第九十三章 宝剑赠英雄

    正与肖湘闹成一团,一声呼唤突然传来。

    “林尘,过来一战!”

    “嗯?”林尘疑惑,自己好像没得罪什么人啊,怎么有人过来挑战自己?怎么,看上了我的第三千名啊?

    一转身,林尘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面孔,那个背负石质剑胎的少年。

    “白恒?”林尘开口,眼眸微眯,他战败过此人,但是他总觉得,这并不是这小子的真实实力,还隐藏了很多。

    对于他的约战,林尘也很有兴趣。

    “与我一战,胜了,这把剑胎就是你的了!”白恒抽出剑胎,那柄剑胎似乎被一种莫名的物质包裹,宛若石块,但是似乎又很坚硬,难以打开。????否则,谁会整天背着个破石头到处乱跑?

    而且林尘曾与他一战过,斩神戟轰在这把剑胎之上,连一点石头缝都没打开。

    目光闪动,林尘心生一计,道,“不如这样,你若胜了,我给你一壶神液,并且传你神功,而我若胜了,剑,是我的,你,我也要带走!”

    “嗯!我的命本来就你的,你随时可以拿去,我不会反抗。”拄着剑胎,白恒整个人都仿佛化为了一柄利剑,散发着凌厉的剑气。

    “我不要你死,我要你追随我!”林尘咧嘴,这么强大的一个剑客,那可是一个强大的助力。

    白恒思索了一下,权衡利弊之后,他答应了,但是也提了一个要求。

    不比战技,只比剑法!

    闻言,林尘在心里偷笑。这一世他确实是手持战戟不错,但是谁知道,上一世他可是被称为谪仙剑主,手中的谪仙剑所向披靡,剑术更是横扫一域天骄。

    虽然谪仙剑已断,但是他的那些用剑技巧却不曾遗忘,深深地镌刻在他脑海之中!

    这是不灭的印记!故而林尘在觉醒记忆之后,他很想拥有一把剑,一把好剑!这样的他才能发挥更加强大的实力,也能开始重修谪仙剑术。

    四周的那些未参战的人都给他们腾出了一块场域,而且都在围观,期待着这二人的战斗。

    这时,林尘突然苦笑,“我没有剑啊!”

    思来想去,他忽然化作一道闪电,从远处的宫殿之中取出一根略有腐朽的神铁,道,“不如,就以这根神铁代剑吧。”

    “你什么意思!”白恒脸色一沉,虽然林尘是他的恩人,让他有机会将师兄弟们的尸骨带回故乡,但是这却不同!他身为一个剑客,宁折不弯,觉得林尘这是在侮辱他,令他愤怒。

    林尘赶紧赔笑,“我不会用剑,就以这个代替,挺好的。来吧,约定依旧,我对你的那把剑胎也很感兴趣。”

    “哼!”

    冷哼一声,白恒身若游龙,手中的剑胎灵活无比,刺向林尘。

    这一剑出奇的快,令那这样原本认为林尘必胜的人有些意外,难不成这是一个隐藏的高手?

    随后,白恒的表现便证实了他们的猜想!

    他出剑时而凌厉,时而刁钻,时而大气磅礴,时而阴狠毒辣,是一个剑道高手。

    林尘则在他的攻势之下左避右闪,看起来十分狼狈。

    “嗯?”一击隔开横空而来的一剑,林尘脚底向下一滑,自白恒的身下溜过,那一剑不曾伤他分毫。

    他并不想与白恒以命相搏,而且前世的经验用到这里,他觉得有些生涩,一时间难以进入状态,故而不曾发动反击。

    二者一攻一防,可谁也奈何不得谁,一时间陷入了一个僵局。

    四周的那些人看着有点懵,有些不懂。这与林尘之前的状态大不一样啊,在轰杀宇文敖时,林尘气势如虹,杀气腾腾,可现在却左避右闪,很是狼狈。

    “百招之内,白恒必败!”一位面颊白净,身着印刻有青莲图案的长袍,背负一柄长剑的男子开口。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就觉得这个叫白恒的小子能赢!”有人不信,出言驳斥。

    “对啊对啊,你凭啥这么说……”

    “有些人啊,不要被一个人片刻的胜利所迷惑。”

    “对,用剑和战力的强弱可不同,人各有所长,他的战器可是那把大戟!”

    “呵呵,”面对这些人的疑惑,青衣男子莞尔,道,“从最开始的狼狈躲避,到如今的游刃有余,而且偶尔还会反击一下,你们觉得,林尘真的不会用剑吗?”

    这个问题还真把他们给问住了,细看之下,林尘确实比刚才要顺畅很多,完全留有余地。

    久战不下,白恒眼眸中神光一闪,喃喃自语,“便是败了,我也想看看,你的真实实力!冥王剑法,杀!”

    并未动用神力,但是白恒手中的剑胎却弥漫着锋利无比的剑光,剑影层层叠叠,瞬间爆发。

    “嘿嘿嘿……”经过一段时间热身之后的林尘已经熟悉了之前的一些技巧,在剑影之中来去自如,如行云流水一般畅快。

    “叮!”

    腐朽神铁点在剑胎之上,当即将其震开,剑芒瞬间消散大半。

    扔了神铁,林尘空手接白刃,甚至还收敛了战体的护体神光。

    “你!”白恒恨得牙痒痒,可偏偏就是不能伤他!

    手上的剑胎又快了几分,林尘再次被剑光笼罩。

    但其实白恒已经输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被带入了林尘的节奏之中。

    在重重剑影之中闪转腾挪,林尘瞅准一个机会,单指一弹!

    剑胎之上立即传来一声脆响,被震飞,飞向高空。

    在剑离手的那一刻,白恒心中空落落的,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在他最擅长的剑道上击败,而且是完虐,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收回剑胎,他将剑胎双手呈上,对林尘说道,“请收下!自今日起,我白恒便是主人的战仆!”

    “诶诶诶,打住打住!什么战仆!”林尘佯怒,收起剑胎,随后赶紧将他扶起,笑道,“如果你一开始就爆发最强的招式,我必败无疑,说实在的,我还是占了你的便宜!别跟我说什么主仆之分,你我就以兄弟相称即可!”

    “这……”白恒有些纠结,他也是个死脑筋,认死理,总觉得这样不合适。

    “咚!”

    在他头上敲了一记,林尘喝道,“你这人。怎么跟那个野人一个模样?认死理!我说怎么叫就怎么叫。”

    “那,我以后叫你林公子好了!”白恒坚持要有主仆之分,咬定不松口。

    林尘无奈了,只能应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