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一百零八章 强横白骨
    第一百零八章 强横白骨

    就在那具白骨重组之时,林尘睁开神眼,眼中涌动神光,隐约间,他看到了一些极为可怕的场景。

    在其头上,一颗又一颗大星闪烁,炼成一片,有星河涟漪扩散,如同开界。在其周围,有苍龙腾天,横亘苍宇,有凤长鸣,赤红一片,有鹏展翅,金光万重……

    林尘心头剧震,强大如他,在感受那种气势时也躯体摇动,仿佛要崩解,神魂有种被天刀斩下的感觉,幸亏他神海无比稳固,这才不曾出现意外。

    不过那种气势与异象转瞬即逝,只是一刹那而已。

    “这家伙生前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何这般强大?”林尘暗自嘀咕,估摸着这家伙要是活着,吐口气就能喷死自己。太强大了,连星河缭绕,龙凤呈祥的异象都出现了。

    没过一小会儿,那具白骨恢复正常,眼眶中跳动着两簇鬼火,幽幽燃烧,看着林尘。

    “喂,你到底是什么?我怎么觉得,你这骨头好像还挺有用的?”话还没说完,林尘就伸出手去,掰他的骨头。????“啊!”

    白骨一蹦三丈高,差点没踹一脚林尘,赶紧捂住自己的骨头,对林尘大骂,“你这小娃娃,怎么如此粗鲁,居然跑过来偷我的骨头?”

    “嘿嘿,这可不是偷,是生抢!”林尘断定,这白骨生前修为强大,但是现在却并不怎么高,顶天了也就凡尊境巅峰而已,他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若是籍此抢来几块天骨,用来炼制战器或者熬出神髓,那都是很不错的。

    取出石质剑胎,林尘嗷嗷的叫着,很是兴奋,御劫神环瞬间凝聚,在他头顶出现一道璀璨神环,直接就镇压了过去,这么近的距离内,他相信对方难以避过。

    然而事实恰恰相反,那具白骨盯着林尘手中的石质剑胎看了又看,却完全不理会即将飞至自己身上的御劫神环。

    御劫神环虽然是林尘为了适应罗天界,而使用的低配版御劫仙环,可是威能依旧恐怖,绝对是整个罗天界最强的防御与控制类战技之一,他居然不怕?

    林尘不得其解,但是依旧掐出法诀,大喝一声,“御劫神环,锁!”

    可无论御劫神环如何催动,都无法近白骨半分,根本无法近其身,那白骨之上流淌着些许光泽,将御劫神环完全抵挡。

    神秘白骨瞥了一眼御劫神环,随后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一弹指,便将御劫神环给震飞。

    “呃……”林尘愕然,万法不侵啊?这还怎么打!太扯了……

    收回御劫神环,神环瞬间垂下万道丝绦,庇佑其身,林尘仍旧感到不可思议,这家伙,有点不合常理啊!

    难不成他还没有失去修为?想到这里,林尘先是心头一凉,然后又摇摇头,要是修为还在,刚刚那个生灵他早就一巴掌给拍死了。

    眼中鬼火窜动,白骨怪笑,“嘿嘿嘿嘿,小家伙,打不着吧。你这环防御有余而攻击不足,虽然在控制上确有其独到之处,但是想要锁住我啊?我估计你得与我同阶才有可能。”

    “……”

    林尘脸一黑,手中石质剑胎剑罡四起,猛然劈下。

    “轰!”

    剑光如神虹陡降,龙气升腾,火光闪耀,雷声轰鸣,林尘手中看似无锋的石质剑胎锋芒乍现,轰然落下,震碎地上成片的白骨。

    “叮!!!”

    白骨生灵伸出两根手指,将剑胎夹住,而后一股奇异的秘力爆发,将林尘震得倒退,手中的石质剑胎也落入他手。

    “怎会如此?”林尘大吃一惊,浑身被神曦笼罩,左眼雷霆,右眼神焰,他不服,还要再战。

    自眸子中堕出两口神剑,一柄散发着淡蓝色的雷光,一柄火光冲天,林尘开始动用自己的雷源与火源之力,轰击白骨生灵。

    “嗯?好奇怪的眼睛,居然可以这样使出战技?看起来还是自创的,不错不错。”白骨生灵大口称赞,然后随手一拍,两柄可随意绞杀强大王兽的神剑化为虚无。

    “我……”林尘咬咬牙,依旧不放弃,眼中再次出现神光,这一次雷海与火海交织在一起,散发出恐怖的华光。

    他在尝试将雷源与火源融合,爆发出一式至阳至刚的战技,雷炎贯日!

    这一招还不完整,但是他却籍此创造过辉煌战绩,令许多天骄都感到阵阵无力,他就不信了,这样还打不动这个破骨头?

    随着一声长啸,千丈雷炎海涛涛浪花怒吼,其中闪电升腾,一片炽盛,有滔天大火在燃烧,将闪电吞没,又融于其中。

    金色霞光澎湃,仿佛有一头太古金乌自雷炎海中出现,虽然只是暗淡虚影,但是依旧爆发出惊人的威压。

    面对这等令王兽颤栗的可怕战技,白骨生灵只说了一个字,“灭!”

    “笑话,你说灭就灭啊?”话刚说出口,林尘瞪大眼睛,眼前之景令他不敢相信。

    雷光散尽,烈焰化虚,连那只金乌虚影也只坚持了半息不到,随风而逝。

    “言出法随……”林尘默然,彻底服气了。

    走到白骨生灵面前,林尘气呼呼的锤了一下他的胸骨,顿时感到自己仿佛被陨星冲撞,浑身一阵气血翻涌,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甩了甩剧痛的手臂,林尘很不满嘟囔道,“你还是不是人啊?这么变态!”

    “呃……我不是人啊。”眼中鬼火跳动,白骨生灵冲他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

    森白的牙齿咔擦直响,令林尘心里发毛,这家伙,不会就这儿把自己给生啃了吧?

    一想到这儿,林尘就欲开溜,但是想到自己的石质剑胎还在他那儿,那个破剑还吸收了自己不少的神液,当时就心疼了。

    “把剑还我!”林尘阴沉着脸,对白骨生灵说道。

    “不给!”白骨生灵一口回绝,白莹莹的手骨抚摸着石质剑胎,仿佛陷入了一片回忆之中。

    “我……”

    林尘拎起拳头,但是又万般无奈。他眨巴着大眼,认真衡量双方的差距,最后无比沮丧,这是一个上古的存在,恐怖到无法揣度多么强大,哪怕如今只是白骨,他也不是这骨头的对手。

    明天后天联考……啊!我的天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