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天域祖 第一百零九章 神秘剑胎
    第一百零九章 神秘剑胎

    一屁股墩坐在地上,林尘腮帮子鼓起,气呼呼的瞅着白骨生灵,又把头别向一边。

    良久,二者都在沉默,林尘在生气,白骨生灵则拿着本属于林尘的石质剑胎,左看右看,还是不是敲打一下。

    听着石质剑胎发出的那种非金非玉的声响,白骨生灵眼中的两簇鬼火略微闪烁了一下,露出奇异的光。

    “此剑胎从何而来?”一边聆听石质剑胎的声音,白骨生灵一边问道。

    “击败别人,那人所赠。”虽然看他很不爽,但是林尘还是告诉他了。因为他自己也想弄清楚,这个剑胎里面究竟是一把什么样的剑,为何还盗取了他那么多的神液,而且还未成剑。

    “唔!别人所赠,看来这把剑也认可了你。”白骨生灵坐下,空洞的眼眶中有些许神采。

    “你知道这把剑的来历?”林尘欣喜,这个骨头架子似乎挺懂,好像知道这是何物。????“略有所闻而已,也只是见过,”继续敲打着石质剑胎,他喃喃自语道,“异界杀机,血染太始,寂灭之初,剑气方铸……”

    话语间,白骨生灵身畔出现了一望无际的尸山血海,樯橹飘零,诸天神魔嘶吼,在血战,拼杀,被一群浑身散发黑雾的生灵屠戮,化为血与骨……

    “这……”

    林尘感觉仿佛置身于一片地狱般的血色战场,漫天都是鲜血,血泪挥洒,一路又一路大军源源不断的冲杀,又被源源不断的斩杀,整个战场都化为了一个巨大的绞肉机。

    就在这时,虚空崩裂,无数滔天大能被震碎,被击杀,有数位罗天界的顶尖生灵踏空而行,顶住了虚空大裂缝,而自身也被割得血肉横飞。

    最后,自虚空之中那遥远到横无际涯的深处,飞来一道剑气,瞬间令无数强者双眸滴血,无上战体龟裂,血液迸射。

    数十位大能同时出手,以一种奇特的胶状物将那道剑气包裹,又刻上了玄奥而繁复的法阵,动用无尽天材地宝,才将其封印。

    待胶状物彻底成型,便是一把看起来很模糊的剑胎,有点像白色的石块铸成,被一位白衣帝王收走。

    “那就是,这把剑胎?”林尘微微一愕,脸色变换,眼中闪烁着小星星。捡到宝了啊,有这剑胎,再修谪仙剑术,那岂不是所向披靡?

    白骨生灵仿佛看穿了林尘的小心思,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随即训斥道,“这是先贤之物,岂是常人可以染指?唯有人皇后裔才有资格使用!”

    闻言,林尘咧嘴,全力催动自己体内的人皇脉位,瞬间一道磅礴浩瀚的龙气自林尘眉心浮现,化作一枚无上帝冕,戴在林尘头上。

    “这是……”

    白骨生灵愣了一下,眼神中有点茫然,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是人皇脉主?”

    林尘点点头,趁他不注意,一把夺过石质剑胎,像个小财迷一样盯着剑胎看。

    “人皇脉主,人皇脉主……人皇脉怎么出了你这么个熊孩子!”目光中的神采时而消散,时而凝聚,这骨头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时强时弱。

    但是他那一句话差点没气得林尘背过气去,什么叫怎么出了我这么个熊孩子?我很熊吗?林尘满脸黑线,要不是打不过这丫,他绝对拎着石质剑胎上去跟他大战。

    “此剑胎不凡,你好好留着,不要轻易动用,没事多给它送点神液什么的,终有一天,它会出世。”留下这么一句话,白骨生灵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往远处走去。

    “喂……你干啥去?”林尘呼喊,他还没从这家伙身上敲诈点什么出来呢,这家伙就想跑啊?门儿都没有!

    对林尘的话,白骨生灵置若罔闻,径自往前走去。

    林尘咬牙切齿,但是又无可奈何。大眼眨巴了几下,林尘嘿嘿一笑,“喂,我可是这一代的人皇脉主,你不过来保护我,我被这群生灵给袭杀了怎么办?”

    闻言,白骨生灵身形一滞,随后一步迈回,瞬间跨越百丈。

    来到林尘面前,白骨生灵空洞的眼眶对着林尘,眼中的两簇鬼火宛如眼珠,直勾勾的盯着他。

    “小家伙,如果你现在就想寻求庇佑,那我不介意提前结果你,省的你日后成为一个孬种!”

    “我!!!”

    林尘眉峰皱起,什么跟什么啊?鬼才求你庇佑!收起石质剑胎,林尘大声说道,“骨架子,我可不求你庇佑!我就想知道,这个什么剑胎,我该怎么让它出世?”

    “取天精地气,加入真龙角,虚空仙石,赤阳仙金,九幽鬼土……再以雷轰火炼十年,可成剑。”

    留下一个炼剑方法之后,白骨生灵不再理会林尘的任何问题,仿佛化身于天地,与道相合,往禁忌战场深处走去。

    “我去……你怎么不去死!”林尘愤愤,这是消遣自己吧?先不说那真龙角什么的,就是所谓的天精地气,这也不是常人可以得到的。

    白骨生灵口中的天精乃是集九天之精华,在雷电交加的夜晚中淬炼,然后在大日神辉之下灼烤,形成的一滴至阳至刚,称之为天精。

    至于地气,这个不用那么麻烦,去罗天界的幽冥之地中的冥王宫中冥王的炼体池底下,那里有九幽地气,为阴寒之极。

    不过,怎么去,那就不是白骨生灵考虑的了……

    “唉,”取出石质剑胎,林尘差点没哭,这是个什么东西啊,简直就是个烫手的山芋,靠他自己凑足这些材料,那等得猴年马月去了。而且白骨生灵又不让他用,再说了,这貌似也没有斩神戟用着那么顺手,又沉又粗糙。

    “将就一下吧,回去问问林爷爷他们怎么看吧。”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

    握住石质剑胎,林尘思绪飘飞,不由得联想到白恒。这剑胎是从他手中所得,那么他和这石质剑胎有什么关系?和那个身着白衣,帝王模样的中年男子又有什么关系?这一连串的问题令林尘一阵头大。

    联考前和联考时两更四千,联考后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