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七个倾城姐姐〕〔女总裁的功夫神医〕〔美漫之奥斯本巨型〕〔斗罗里的云中君〕〔霍格沃茨之自然哲〕〔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篮坛神话:超级后〕〔仙穹彼岸〕〔末世之我有丧尸制〕〔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我要做秦二世〕〔代管女兵,全成世〕〔总裁也碰瓷〕〔炼狱艺术家〕〔我在末世吹彩虹屁〕〔漫威之多元宇宙战〕〔天命的我是神级反〕〔斗罗之我就是太阳〕〔天命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起航1992 第2章 单位的危机&.
    !

    就在张起航单方面跟老天爷讨价还价之际,正在主持会议的地区工业局马局长终于说累了,他咳了一嗓子,说道:“好了,这个会暂时就先开到这里,大家都休息一下,20分钟之后继续,同志们也都趁着这个机会交流一下、想想办法。”

    这就是“课间休息时间”,大家该抽烟的抽烟,该释放内存的释放内存。

    刚刚进了会议室的那位张起航觉得很熟悉的、土里土气的姐姐正好来到李建军的跟前,一边往李科长的茶杯里续水,一边笑着道:“李科,你这个科长对下属可不够关心啊。”

    嗯?

    听到王芳这话,正在聊天的几位领导顿时将目光投向王芳和李建军:什么情况?

    没怎么说话,一直在抽烟的马局长闻言,闻言也是眉头微微一皱。

    对于张起航,马局长还是很有印象的,因为张起航是今年分配到工业局的唯一一所重点大学的本科生。

    重点本科!

    在1992年的今天,含金量那是相当的高,以至于自打张起航分配到市工业局的那一天开始,马局长就将张起航当成了自家单位的一面招牌,现在听王芳说张起航竟然病的差点儿摔倒在走廊里,眉头顿时皱了一下:李建军在搞什么?

    这可是当着领导的面呢,“不关心下属”这顶帽子可不能随便戴,李建军心头一慌,表面上却是笑道:“王主任,你这话我可不敢接,我怎么就对下属不关心了?”

    王芳道:“你不是让你们科新来的那个小张来给你送资料吗?”

    我当时什么事呢,李建军松了一口气,笑着应道:“是啊。”

    说到这里,李建军看了一眼其他的同志,笑道:“小张自分配到我们科室以来,工作积极,也善于团结科里的同志,表现的很不错,我还打算借着这个机会让他在领导们的面前露露脸呢……说起来,王主任,我还有些奇怪呢,怎么我要的资料是你给我送进来的?”

    他这也是变相的向领导解释:领导您可别误会啊,我绝对没有不关心下属,正好相反,我对下属关心着呢,小张的表现很出色,我都打算让他在领导们的面前露个脸了。

    “这就是我说的你对下属不关心了,”王芳笑眯眯的说道:“刚刚我在楼道里碰到小张了,小张不太舒服,有点低血糖,差点儿摔地上。”

    低血糖啊。

    听到王芳这话,李建军心头顿时就是一松:不是什么大毛病就好。他一脸歉疚的点头:“王主任你说的是,我确实没有注意到小张有低血糖的情况,是我疏忽了,这说明我对科里的同志的关心远远不够。”

    既然情况已经发生了,而且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情,那么在领导面前就绝对不能否认,那种忙不迭的想要在领导面前撇清责任的做法才是最愚蠢的,说到底,低血糖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毛病,身为一科之长不了解新来的同志有点低血糖,难不成还犯法了?

    反倒是直接痛快的承认自己对同志的关系不够,借此检讨一下自己,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果然,听李建军这么说,其他的领导同志尽皆释然,连马局长也不例外,一点低血糖而已,他们也不认为李建军做的有什么不妥。

    ……………………

    十多分钟后,马局长看了一眼时间,轻咳了一声:“同志们,继续开会。”

    局长的权威,让老马同志根本就不用提高嗓门。

    局长大人的话音一落,偌大的会议室立刻安静下来,大家都低着头,一脸严肃的盯着自己面前摊开的笔记本,随时准备在上面写写画画——其实都是希望这个糟烂事不要落到自己的头上。

    “同志们,大家都知道就在昨天,咱们地委的赵书记把我叫了过去,叫我过去干什么?我不瞒着大家,赵书记叫我过去是因为地位对咱们工业局的企改工作很不满意,说咱们工业局拖了全地区企业改革的后腿,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顿,对咱们工业局提出了严肃的批评!

    赵书记说了,地委布置的改革任务,任何单位、任何个人都必须无条件的、在规定的时间内坚决完成!

    完不成任务的单位,不管是什么单位,不但要取消该单位的‘先进单位’评选资格、取消一切奖励和晋升,还要在全地区的企业改革大会上当着全地区所有同志的面点名批评!”

    说到这里,马局长激动的挥舞着胳膊,大声的道:“是全地区大会上点名批评!”

    与会的同志们一个个恨不得将脑袋塞进桌子底下,头都不敢抬:全地区的大会上被点名批评啊,可谓是丢人丢到了家,这距离“被写入档案”就差一步了。

    说到这里,马局长似乎想到了昨天被书记批评的耻辱,脸也红了起来,重重的敲着桌子:“我不管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我老马干了一辈子的革命工作,丢不起这个人,也绝对接受不了在全地区的大会上被领导点名批评!

    我丢不起整个人!

    赵书记给了我们三天的时间,如果这两天内完不成任务,取消咱们工业局今年的优秀评选资格,而我的态度很明确,身为局长,我起到带头作用,咱们工业局下属的酒厂由我亲自来负责,至于空压机厂,现在我给同志们两个选择:

    第一,哪位同志主动站出来承担这份重任,如果是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我向他保证,就算改革不成功,他也可以会局里继续工作,回来之后行政级别不变……”

    说到这里,马局长微微一顿,扫视了一圈。

    众人的反应并没有出乎马局长的意料,一个个都低着头,一脸严肃的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开玩笑啊,大家又不傻,谁会主动去空压机厂?

    “没有人主动站出来吗?”

    马局长点点头,眼前的情况并没有出乎马局长的意料,不过马局长也发了狠:既然你们都给老子装傻,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既然没有哪位同志肯主动站出来,那我就说说第二个办法:抓阄!在座的同志,除了我之外,有一个算一个,谁抓到了算谁的。”

    抓阄?

    马局长的话音一落,不少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账人人会算:虽然会议室里有20多个人,可平均下来也有4%的几率落在自己的头上,万一自己手气差,抓中了……

    想到这那可怕的后果,已经有些同志的额头上开始冒汗!

    虽然局长说了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还可以保持行政级别调回局里,但这是一回事么?现在的自己,是市工业局的实职正科级科长,手中大权在握,小日子过的舒坦,为什么要去冒这个风险?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认为自己有这个本事能够带着空压机厂重新火起来,这么一来问题就来了:自己去了压缩机厂之后,局里必然要安排其他同志来接替自己的工作,到时候自己没能带着空压机厂重新振兴起来、不得不灰溜溜的回来,到时候自己怎么办?

    一个萝卜一个坑,自己原来的坑早被别人给占了,没有坑,就算局里同意将自己调回来,可到时候自己不过就是个顶着科长虚衔的正科级主任科员而已,和现在比,那是天差地别,但是……

    反对?

    没有谁有这个胆子,局长自己都身先士卒的将工业局下属的两大难之一的白酒厂给扛起来了,在没有人主动站出来的情况下,抓阄已经是最公平最合理的办法了,谁敢反对?谁又能反对?

    说起来也有意思,在1992年老大人刚刚结束南巡、华夏的改革开放伟业迈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的大前提下,为了改革开放、解放思想,各级政府还真的是各种“摸着石头过河”,既然

    是“摸着石头过河”,就少不了一些狂飙突进的做法,如工业局这样逼着各科室负责人承包本单位下属的严重亏损企业就是其中的一种。

    而且类似的做法还不是个例,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只是这种方式刚一实行就遭到各单位科室负责人的严重抵制,结果就是只陆续实行了两三个月就纷纷叫停了。

    没办法不叫停啊,按照某位大佬的说法,华夏是“处长治国”,但别忘记了,在处长的下面还有一堆的科室呢,处长虽然牛x,但真正干活的却是下面的各个科室,科室负责人因为处长要砸自己的饭碗而非常不满意,铁了心的跟上面搞对抗,处长能有办法?总不能真的直接砸了人家的饭碗吧?

    所以这个方案最终不了了之也就可以理解了。

    在诸位科室负责人当中,最紧张的、冒汗毛的最厉害的,莫过于李建军。

    自己的手气向来不好,打牌的时候总是输多赢少,平日里运气就不好,这会儿抓阄难不成运气就能好起来?李建军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不相信自己的运气,又没有其他同志主动站出来……

    莫名的,张起航的身影忽然就从李建军的脑中浮现了出来。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重生1989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