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七个倾城姐姐〕〔女总裁的功夫神医〕〔内部游戏〕〔龙归2008〕〔斗破:开局成为美〕〔重生1998之混也是〕〔关于我成为灭魂师〕〔我在东京教剑道〕〔1635汉风再起〕〔斗罗世界的武者〕〔公子别秀〕〔Re,骨傲天屠戮的〕〔我家掌门天下第一〕〔连接斗罗世界的聊〕〔从清新的小女孩开〕〔直播鉴宝:宝友,〕〔叔他宠妻上瘾〕〔九龙归墟〕〔逆吞强噬〕〔朕要雄霸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起航1992 第605章 接不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什么这么说?

    按照此前潍柴方面给出的报价,一台wd615发动机就要七八万,以华腾工业集团每年使用3500台wd615发动机来算,华腾工业集团每年付给潍柴的采购费用就是差不多2个多亿,还是以20%这个发动机行业偏保守的利润率来算,潍柴一年就可以在华腾工业集团身上赚到差不多5000万的利润。

    而根据张启航曾经的记忆,潍柴从1996年到1998年,总计也不过欠税、欠息、欠款3个多亿,如果有了华腾工业集团这每年超过0.5个亿的利润兜底,潍柴虽然依旧还会亏损,但日子终究会好过许多,也算是给潍柴多留了一份底气。

    所以齐连军这次来还找自己的目的也终于明确了,他倒不是希望自己与某些人对上,而是希望华腾工业集团能够在潍柴困难的时候拉潍柴一把。

    终于想明白和理顺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张启航,忍不住叹了口气:“齐总,你这是在给我出难题啊。”

    齐连军苦笑着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的这个要求有些过分,让张总你为难了,可潍柴是我一生的心血,我实在是不忍心……不忍心……”

    这语气,有点卑微。

    张启航再次叹了口气:“齐总,先不说我们这边,既然你都已经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事了,你就没试着留下来?”

    “呵……张总,既然你想到了,那你觉得这种事情是我能说了算的?”

    “这倒也是……”

    张启航的心口也是沉重的厉害:那些人,为了这次可是准备了很久啊,别忘了,除了潍柴经历了一个低谷期,同样的低谷,重汽也经历了。

    首发

    “不过……”深吸了一口气,张启航说道:“齐总,虽然对于潍柴接下来可能面临的情况我深表同情,但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这对我们华腾集团有什么好处?最重要的是,如果潍柴真的如您所料的那般,在您走后会发生重大的经营波动,您又如何保证这段时间内潍柴生产的wd615发动机的产品质量?

    长途大客车可是一个几乎每天都要在路上跑、平均每天要跑七八百公里的玩意儿,换算下来,一年就要跑20万公里以上,整个使用寿命周期内要跑差不多200万公里,如果不能保证发动机的质量,那砸的可是我们华腾集团的招牌,如果是这样,我们反倒是不如直接使用五十铃的10pe1了。

    对了,东风不是已经以生产许可证的形式获得了米国康明斯的b系列和c系列发动机的生产许可了么,6cta和6ctaa这两个发动机的性能似乎也能够满足我们的需求,既然这样,那我为什么还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老实说,这会儿的张启航是真的有些后悔了:之前决定与潍柴合作的时候,我怎么就忘记了潍柴接下来这几年的混乱呢?

    潍柴的这段混乱期,说是从1996年到1998年,但实际上在谭旭光上任之后,也用来三年左右的时间对集团进行整顿和业务梳理,大致上一直到2002年的时候潍柴才真正实现扭亏为盈,作为奥地利avl公司常驻潍柴的技术指导,张启航很清楚潍柴在这段时间内生产的发动机在品质、性能方面有不小的下滑……

    大意了!

    真的是大意了啊!

    齐连军的脸色不太好看,可脸色不好看归不好看,他也知道张启航说的有道理:是啊,你让我帮你的忙,但你怎么保证在这段混乱时期的产品质量?

    而一个大家公认的常识就是,只要企业的生产经营出现了混乱,产品质量必然下滑。

    “我可以设定一个前置条件,在某种情况下将wd615的发动机生产线托管给你们华腾集团。”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为什么这么说?

    按照此前潍柴方面给出的报价,一台wd615发动机就要七八万,以华腾工业集团每年使用3500台wd615发动机来算,华腾工业集团每年付给潍柴的采购费用就是差不多2个多亿,还是以20%这个发动机行业偏保守的利润率来算,潍柴一年就可以在华腾工业集团身上赚到差不多5000万的利润。

    而根据张启航曾经的记忆,潍柴从1996年到1998年,总计也不过欠税、欠息、欠款3个多亿,如果有了华腾工业集团这每年超过0.5个亿的利润兜底,潍柴虽然依旧还会亏损,但日子终究会好过许多,也算是给潍柴多留了一份底气。

    所以齐连军这次来还找自己的目的也终于明确了,他倒不是希望自己与某些人对上,而是希望华腾工业集团能够在潍柴困难的时候拉潍柴一把。

    终于想明白和理顺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张启航,忍不住叹了口气:“齐总,你这是在给我出难题啊。”

    齐连军苦笑着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的这个要求有些过分,让张总你为难了,可潍柴是我一生的心血,我实在是不忍心……不忍心……”

    这语气,有点卑微。

    张启航再次叹了口气:“齐总,先不说我们这边,既然你都已经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事了,你就没试着留下来?”

    “呵……张总,既然你想到了,那你觉得这种事情是我能说了算的?”

    “这倒也是……”

    张启航的心口也是沉重的厉害:那些人,为了这次可是准备了很久啊,别忘了,除了潍柴经历了一个低谷期,同样的低谷,重汽也经历了。

    “不过……”深吸了一口气,张启航说道:“齐总,虽然对于潍柴接下来可能面临的情况我深表同情,但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这对我们华腾集团有什么好处?最重要的是,如果潍柴真的如您所料的那般,在您走后会发生重大的经营波动,您又如何保证这段时间内潍柴生产的wd615发动机的产品质量?

    长途大客车可是一个几乎每天都要在路上跑、平均每天要跑七八百公里的玩意儿,换算下来,一年就要跑20万公里以上,整个使用寿命周期内要跑差不多200万公里,如果不能保证发动机的质量,那砸的可是我们华腾集团的招牌,如果是这样,我们反倒是不如直接使用五十铃的10pe1了。

    对了,东风不是已经以生产许可证的形式获得了米国康明斯的b系列和c系列发动机的生产许可了么,6cta和6ctaa这两个发动机的性能似乎也能够满足我们的需求,既然这样,那我为什么还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老实说,这会儿的张启航是真的有些后悔了:之前决定与潍柴合作的时候,我怎么就忘记了潍柴接下来这几年的混乱呢?

    潍柴的这段混乱期,说是从1996年到1998年,但实际上在谭旭光上任之后,也用来三年左右的时间对集团进行整顿和业务梳理,大致上一直到2002年的时候潍柴才真正实现扭亏为盈,作为奥地利avl公司常驻潍柴的技术指导,张启航很清楚潍柴在这段时间内生产的发动机在品质、性能方面有不小的下滑……

    大意了!

    真的是大意了啊!

    齐连军的脸色不太好看,可脸色不好看归不好看,他也知道张启航说的有道理:是啊,你让我帮你的忙,但你怎么保证在这段混乱时期的产品质量?

    而一个大家公认的常识就是,只要企业的生产经营出现了混乱,产品质量必然下滑。

    “我可以设定一个前置条件,在某种情况下将wd615的发动机生产线托管给你们华腾集团。”

    为什么这么说?

    按照此前潍柴方面给出的报价,一台wd615发动机就要七八万,以华腾工业集团每年使用3500台wd615发动机来算,华腾工业集团每年付给潍柴的采购费用就是差不多2个多亿,还是以20%这个发动机行业偏保守的利润率来算,潍柴一年就可以在华腾工业集团身上赚到差不多5000万的利润。

    而根据张启航曾经的记忆,潍柴从1996年到1998年,总计也不过欠税、欠息、欠款3个多亿,如果有了华腾工业集团这每年超过0.5个亿的利润兜底,潍柴虽然依旧还会亏损,但日子终究会好过许多,也算是给潍柴多留了一份底气。

    所以齐连军这次来还找自己的目的也终于明确了,他倒不是希望自己与某些人对上,而是希望华腾工业集团能够在潍柴困难的时候拉潍柴一把。

    终于想明白和理顺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张启航,忍不住叹了口气:“齐总,你这是在给我出难题啊。”

    齐连军苦笑着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的这个要求有些过分,让张总你为难了,可潍柴是我一生的心血,我实在是不忍心……不忍心……”

    这语气,有点卑微。

    张启航再次叹了口气:“齐总,先不说我们这边,既然你都已经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事了,你就没试着留下来?”

    “呵……张总,既然你想到了,那你觉得这种事情是我能说了算的?”

    “这倒也是……”

    张启航的心口也是沉重的厉害:那些人,为了这次可是准备了很久啊,别忘了,除了潍柴经历了一个低谷期,同样的低谷,重汽也经历了。

    “不过……”深吸了一口气,张启航说道:“齐总,虽然对于潍柴接下来可能面临的情况我深表同情,但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这对我们华腾集团有什么好处?最重要的是,如果潍柴真的如您所料的那般,在您走后会发生重大的经营波动,您又如何保证这段时间内潍柴生产的wd615发动机的产品质量?

    长途大客车可是一个几乎每天都要在路上跑、平均每天要跑七八百公里的玩意儿,换算下来,一年就要跑20万公里以上,整个使用寿命周期内要跑差不多200万公里,如果不能保证发动机的质量,那砸的可是我们华腾集团的招牌,如果是这样,我们反倒是不如直接使用五十铃的10pe1了。

    对了,东风不是已经以生产许可证的形式获得了米国康明斯的b系列和c系列发动机的生产许可了么,6cta和6ctaa这两个发动机的性能似乎也能够满足我们的需求,既然这样,那我为什么还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老实说,这会儿的张启航是真的有些后悔了:之前决定与潍柴合作的时候,我怎么就忘记了潍柴接下来这几年的混乱呢?

    潍柴的这段混乱期,说是从1996年到1998年,但实际上在谭旭光上任之后,也用来三年左右的时间对集团进行整顿和业务梳理,大致上一直到2002年的时候潍柴才真正实现扭亏为盈,作为奥地利avl公司常驻潍柴的技术指导,张启航很清楚潍柴在这段时间内生产的发动机在品质、性能方面有不小的下滑……

    大意了!

    真的是大意了啊!

    齐连军的脸色不太好看,可脸色不好看归不好看,他也知道张启航说的有道理:是啊,你让我帮你的忙,但你怎么保证在这段混乱时期的产品质量?

    而一个大家公认的常识就是,只要企业的生产经营出现了混乱,产品质量必然下滑。

    “我可以设定一个前置条件,在某种情况下将wd615的发动机生产线托管给你们华腾集团。”

    老实说,这会儿的张启航是真的有些后悔了:之前决定与潍柴合作的时候,我怎么就忘记了潍柴接下来这几年的混乱呢?

    潍柴的这段混乱期,说是从1996年到1998年,但实际上在谭旭光上任之后,也用来三年左右的时间对集团进行整顿和业务梳理,大致上一直到2002年的时候潍柴才真正实现扭亏为盈,作为奥地利avl公司常驻潍柴的技术指导,张启航很清楚潍柴在这段时间内生产的发动机在品质、性能方面有不小的下滑……

    大意了!

    真的是大意了啊!

    齐连军的脸色不太好看,可脸色不好看归不好看,他也知道张启航说的有道理:是啊,你让我帮你的忙,但你怎么保证在这段混乱时期的产品质量?

    而一个大家公认的常识就是,只要企业的生产经营出现了混乱,产品质量必然下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重生1989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