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元立道 第二十一章 惊惧的沐云帆
    不知多少万里以外,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年修士突然脸色一白,嘴角不受控制的渗出一丝血红的血迹。

    老者双目一睁,眼中精光一闪:“分身居然完全消失了!?”这个老者正是万水宗太上长老枫月白,本来正在闭关的他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悸,一口逆血夺口而出,枫月白没有想到自己不仅仅是分身被灭,就连那一丝分魂也消失无踪了!

    分身投影这东西可不是每个真君修士都可以炼制的,就是幽离山这样的万年传承也很少有真君修士会炼制分身投影,原因有二,第一是炼制分身投影这玩意特别消耗本命精元,本命精元这东西对于玄修来说可是命根子,一旦消耗就得花费很大的精力才能恢复,这可是会影响真君修士的修行进度,对于那些依然有机会更进一步的真君修士来说,这样耗费时间炼制一道分身投影是不划算的!

    第二个原因就是分身投影本身不具备灵识,所以炼制的分身投影只有本能,一般情况下这些分身虽然具备真君级的境界,但是不管是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只有正常真君修士的一成,分身唯一的优势就是不怕受伤,而且恢复迅速。

    所以优缺点很明显的分身投影一向不得真君修士的喜好,除了特殊情况,很是见到分身投影出现。

    可是枫月白不一样,第一他不是没有再进一步的机会,虽然他看上去年纪很大,但是他依然有晋级天枢境的可能,所以他能耗费自身精元来炼制分身,可见他对沐云帆的喜爱。而且枫月白还用了斩破分魂的秘术将自己的灵魂斩出一丝,并将这丝分魂融入分身之中,这样这道分身就有了很大的不同,最主要的就是分魂有了自己的灵识,虽然很弱小,但是正因为这丝灵识的存在,这道分身足足拥有了枫月白三成的修为,这可是难能可贵了!

    一旦这道分身真的被人击破,枫月白融入其中的那丝残魂便会回归到枫月白自身,这样从残魂带回的信息中枫月白便可以知道之前分身所有的经过。

    可谁知道,苏子瞻的五色神光居然将这道分身磨灭了,而且因为五色神光本身便是构建了一个虚空世界,在这世界中只有混沌一片,没有任何灵气,分身被刷落到虚空中没有灵气就无法恢复,这个很正常。

    没想到的是枫月白的那丝分魂在虚空中根本无法存在,直接被化作混沌,一丝一毫的印记都没有留下,这对于枫月白来说才是最大的打击。

    这丝分魂本来就是他魂魄的一部分,分魂破灭,也就意味着这辈子他都无法接引地魂了,不过这一点对于枫月白来说虽然是个很大的打击,但是却并非不可饶恕,因为此时的他不过天冲境的修为,这辈子能够晋级天枢境就已经是不错了,要接引地魂对枫月白来说本就是机会渺茫。

    但是因为分魂破灭,枫月白即使点醒天枢魄,但是却永远无法混元如一,他的修行之路也就是天枢境就结束了,而且战斗力还有很大的损耗,不仅如此,分魂破灭的枫月白还需要耗费不知道多少时间才能将自己的元魂温养到完好无缺。

    这还是只是针对他自己,还有另外一个事情就是现在枫月白更加担心的是沐云帆的安危,沐云帆不仅仅是他的嫡系子孙,而且还是他万水宗未来的希望。

    枫月白的野心不小,幽离山、玄天道宫还有太平道这三大万年大派的地位不可撼动,但是在大离国中还有诸多一流宗门,就行是万水宗和六阳门这样的存在,枫月白年轻时也是一代天之骄子,他也梦想过将万水宗变成如同幽离山一样的超级大宗,但是现实却很残酷,远的不说,他枫月白到现在也只是天冲境的修为,不说让万水宗和幽离山平起平坐,就是和六阳门相比也只不过是轩轾之间。

    现实让枫月白将希望寄托在了沐云帆的身上,沐云帆也没有让枫月白失望,一直以来修行速度极快,现在更是已经点醒气魄,更因为一次机缘让自己的本命神通得到了异变,让本来单一的水系神通变成了水火相间的四品神通水火莲花,而且只要得到相应的宝物,这道水火莲花居然可以打破神通品级的限制,能够以四品神通晋升到二品甚至更高,这让枫月白对沐云帆又更加看重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枫月白才会不顾自身修为,专门炼制了一道分身交给沐云帆,以备不时之需,而且还特别斩掉一丝分魂,就是想多一层保障,可现在枫月白的分魂破灭,这不仅是枫月白自身有损伤,这更是意味着沐云帆有可能会遭遇不测,这才是枫月白最担心的一点,这么多年了,万水宗也就只出了一个有机会接引地魂的弟子,这由不得枫月白不郑重。

    可是现在枫月白却什么信息都没有,这让枫月白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着手,且不说枫月白焦急之下发动宗门势力来查询沐云帆的去向,此时的沐云帆正面色苍白的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苏子瞻,心中充满了忌惮!

    …

    …

    “沐云帆是吧!我知道你来的目的,那烈火晶石现在确实在我的手上,这东西是我耗费相对的代价从他人手中换来,不过…”苏子瞻看着眼前已经无计可施的沐云帆,想到了什么,特意将烈火晶石在自己手中的消息告诉了沐云帆。

    沐云帆只听得苏子瞻说烈火晶石在他的手中,并没有注意苏子瞻的话没有说完,此时的他虽然还是想要这烈火晶石,但是经过刚才和苏子瞻的争斗,沐云帆自问不是对手,所以没敢再说什么东西是他的之类的话语。

    看到有些愣住的沐云帆,苏子瞻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刚才的话可不仅仅是想告诉沐云帆烈火晶石在他手中,而是想借烈火晶石从沐云帆手中得到一些等价的宝物,因为苏子瞻要的并不是那块烈火晶石,而是另外一块太阳神石,烈火晶石对于苏子瞻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所以特地说出来看沐云帆会不会主动提出交易,可谁知沐云帆被自己吓住了,什么话都没说。

    无奈之下,苏子瞻只得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