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归来:宝贝,〕〔变身之女侠时代〕〔婚婚欲睡:顾少,〕〔农家美食日常〕〔大千界域〕〔重生之都市仙帝〕〔喜当妈〕〔盛世荣宠之商女为〕〔萧萧梦里天使来〕〔秋声依旧著梧桐〕〔锦绣田园之我有锦〕〔玉懒仙〕〔刁蛮甜妻不好宠〕〔征战乐园〕〔特种兵之种子融合〕〔偃者道途〕〔我的佛系田园〕〔我在英伦当贵族〕〔前任遍仙界〕〔校花的暧昧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元立道 第五百一十章 太上忘情之威
    “你要怎么做?”此时的宇文策其实已经有些相信苏子瞻了,因为刚才苏子瞻已经明确表示他可以让宇文策见识一下,不过宇文策相信归相信,既然苏子瞻自己说可以让宇文策见识一下,那心中好奇的宇文策还真的就是要见识一下。

    苏子瞻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很简单,苏子瞻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像之前一样放开所有的防御就好!”

    宇文策眉头一挑,他本已经在猜测苏子瞻会用什么方法,而现在听苏子瞻的意思是他用的方法就是和之前用来显示那些因果的方式差不多。

    “此话当真?”由不得宇文策有些疑惑,因为苏子瞻的态度实在是太过轻松了,而且现在他已经不在幽离山了,而之前那种放开防御的状态其实宇文策是不想再经历一次的。

    当初他之所以会立刻离开了幽离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当初苏子瞻让他感受到因果之时所显露的手段。

    从苏子瞻一直以来表现的态度来看,只要他不做任何的防御手段,苏子瞻就可以让他陷入一种无法抵抗的境地,对于这种不受自己控制的状态,宇文策是非常不喜欢的,或者说是没有任何人喜欢这种状态。

    虽然宇文策之前没有给幽离山带来真正的损失,但无论如何他也是拜火教的人,苏子瞻所处的位置和拜火教应该是相对敌对的,如果他又一次陷入到那种不受控制的状态,到时候苏子瞻忽然对他出手,宇文策还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所以听到苏子瞻的要求之后,一时间宇文策陷入了沉寂之中,他确实是想见识一下苏子瞻消除因果的手段,但是宇文策却又不想把自己陷入到危险的境地之中。

    如果说非要让宇文策做出决策的话,他最后的选择恐怕会是放弃见识苏子瞻的手段,虽然因果让他非常不爽,但现在他又一次感受不到因果对他的影响了,而现在的宇文策也可以肯定,遮掩天机的未知存在其实就是幽冥血河,要不然苏子瞻也不会想要让他告诉苏子瞻幽冥血河的来历。

    而幽冥血河虽然是遮掩了他的天机,但是这对于宇文策来说也不是太大的事情,在他没有发现因果的时候,宇文策从来没有发现过自己的修炼会出现什么问题,所以现在的宇文策其实非常纠结。

    苏子瞻也清楚宇文策在担心什么,不过苏子瞻也没有再说一个字,此时此刻苏子瞻知道,他无论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到了宇文策这个境界,能够做出决定的只有他自己,外部的因数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实不相瞒!”所了大约半刻钟的时间,宇文策这才又开始说话了,“我对你的手段非常好奇,同时我也非常想要消除你口中那些所谓的因果,但是我也可以实话告诉你,幽冥血河的来历我也不清楚!”

    “我知道!”宇文策这么说的意思其实已经在委婉的向苏子瞻表示拒绝了,不过苏子瞻却神情不变的低声继续说道,“幽冥血河的来历如果星君知道的话,这一次星君也不会来幽离山让苏某为星君展现那些因果!”

    “不过苏某相信星君肯定是有办法能够知道那幽冥血河来历的!”说到这里的时候,苏子瞻的嘴角也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容。

    顿了顿,苏子瞻又接着说道:“星君的担心苏某也很清楚,一个不受自己控制的状态没有人愿意感受,不过这一次不同,苏某不会用那白玉金桥!”

    听到苏子瞻再一次抛出的条件之后,宇文策心中一动,他知道,那种不受控制的状态就是来源于那白玉金桥,虽然不知道白玉金桥是什么,但如果苏子瞻不用白玉金桥,那其实宇文策根本就不会出现什么危险。

    当然,宇文策也知道,苏子瞻可以随时随地的使出白玉金桥,但这和宇文策自己主动放开防御被白玉金桥所震慑是两回事,他完全可以在苏子瞻使出白玉金桥之前就逃离现场,可以说如果苏子瞻不在第一时间使用白玉金桥,宇文策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既然如此,那我就见识一下阁下的神通手段!”宇文策是一个非常具有冒险精神的人,他也是一个非常敢于做决定的人,既然现在他不会有危险,那么他又何尝不试试呢?

    嗡!

    没有拖延,在宇文策放开气息之后,苏子瞻再一次用出了河图洛书,这一次苏子瞻没有用白玉金桥来镇压时空,虽然这样对苏子瞻来说有些危险,如果宇文策突然暴起,苏子瞻的性命都会受到威胁。

    不过宇文策谨慎,苏子瞻也不是傻子,他的本命灵宝随时处于待命状态,而且天地玄黄玲珑塔也是蠢蠢欲动,只要宇文策有什么异动,苏子瞻可以立刻御使天地玄黄玲珑塔来做绝对的防御,然后便可以躲入山河社稷图的小世界中,到时候宇文策也拿苏子瞻没办法!

    不仅如此,苏子瞻还有绝对的能力让他要做的事情不会出现一丝一毫的偏差,因为接下来苏子瞻要运转太上忘情,不仅仅是为了让自己不会受到任何情绪的影响,因为要消除宇文策其中的一丝因果,只有太上忘情可以做到。

    就在此时,宇文策忽然发现他眼前的苏子瞻变了,变成了一个他有些忌惮的存在,如果说之前的苏子瞻只是一个手段神奇的天尊修士,那现在站在宇文策面前的就是一个他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修士。

    在宇文策看来,苏子瞻好像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未知存在,就好似那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天地一般,无所不在又高高在上,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看向宇文策的眼神和看向其他任何的东西都是一模一样!

    咕噜!

    感受着完全不同状态的苏子瞻,宇文策突然觉得有些畏惧,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只是突然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

    明明苏子瞻的修为和他相去甚远,可是宇文策却在这个时候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如眼前的苏子瞻,就好似苏子瞻才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就好像“天”!

    就在此时,苏子瞻忽然动了,只见苏子瞻忽然并指一划,宇文策只觉得苏子瞻的手指好像变成了一柄气息神秘而高贵的宝剑,在那宝剑之上,宇文策感受到了无物不斩的伟岸气息,铛!

    忽然间,原本就不存在的宝剑消失了,宇文策清楚的感受到他身上有一条莫名的丝线被那宝剑斩断了,苏子瞻真的消除了他其中一条因果之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