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元立道 第四百七十三章 被算计
    夏侯泽口中的他当然指的就是宇文策,如果夏侯泽没有欺瞒的话,他的说法倒是非常准确,苏子瞻和宇文策合作是想要通过宇文策来获取关于幽冥血河的信息,在苏子瞻的预估中,这幽冥血河与洪荒世界中的幽冥血海脱不了关系。

    当然,苏子瞻并不清楚,当初他的一句冥河已经在冥冥中与冥河结下了因果,如果不是纯阳真人动手,当初冥河就已经来到了这玄元世界之中,不过现在随着苏子瞻修为的提升,苏子瞻也知道有些人的名字是不能乱说的,尤其是这种超越了大罗道果的修士更是如此。

    所以苏子瞻虽然不知道当初的事情,但苏子瞻基本上也猜到当初他提到冥河的名字之后绝对是发生了大事情,只不过应该是他背后的人帮他处理了而已。

    现在苏子瞻不敢确认幽冥血河与冥河之间的关系,也不敢确定这拜火教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苏子瞻可以肯定一点,他要在玄元世界中做的事情肯定是要和冥河做过一场的,也许还不仅仅是冥河。

    而现在冥河或者说拜火教的目标最大也最明确,苏子瞻也就会要来了解信息了,宇文策是当初苏子瞻修为不够时留下的一条线,这条线还可以用,而欧阳戦更是苏子瞻重新布置的一条线,这条线苏子瞻才是更加关注,当然,这都要取决于没有今天发生的事情。

    夏侯泽居然是表明态度要和自己合作,这可是让苏子瞻即惊讶又欣喜,说实话,如果是和夏侯泽合作,不管怎么样,苏子瞻要算计或者是对付拜火教的难度会小很多,或者是能够获取到更多关于拜火教的信息。

    但同时,这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夏侯泽是谁?堂堂拜火教总坛的核心长老,苏子瞻知道拜火教中一共就有七位核心长老,而夏侯泽虽然是七长老,但并不代表他的身份地位最低,现在这在拜火教中身居高位的夏侯泽居然是主动提出来要和苏子瞻合作,送上门的好事可不一定是好事,苏子瞻必须要小心谨慎一些。

    而另一边,听到夏侯泽的话之后,原本就非常担心的宇文策就更加担心了,夏侯泽的意思是要让苏子瞻不要和他合作了,改成和夏侯泽合作,那一旦苏子瞻同意了,那宇文策看就没用了,以苏子瞻现在的实力以及夏侯泽的实力地位,他宇文策可是什么都做不了,说不定就这么被弄死也不一定,所以宇文策非常担心,可是担心又怎么样呢?他依然是只能在旁边等着,甚至于这个时候的宇文策连想跑的打算都没有,因为在苏子瞻和夏侯泽面前,宇文策知道,自己就算是跑都肯定跑不掉!

    “本座知道苏先生肯定有所疑惑,不过本座可以提前告诉苏先生一个秘密,那就是你手中的乾坤袋中其实什么都没有!”就在这个时候,夏侯泽却是将这个信息直接告诉了苏子瞻,看起来是要让苏子瞻看到他的诚意。

    “什么都没有?”苏子瞻闻言却是皱起了眉头,他不相信这句话,因为在当初碰到拜火教与妖族交易的时候,的识海中的河图洛书明明就是在提醒他,而且苏子瞻的心血来潮也是在提醒他,所以苏子瞻不相信夏侯泽的话。

    不对!

    就在这个时候,苏子瞻却是眉头一挑,他忽然想到了一个被他忽视的问题,而这个时候夏侯泽直接点明此时,苏子瞻却是立刻回过神来,他手中的乾坤袋恐怕真的是什么没有。

    没错,当初在遇到拜火教与妖族交易的时候,苏子瞻的河图洛是和心血来潮确实都是在提醒苏子瞻,他们交易的东西非同凡响,也许会影响到整个玄元世界,当然也会影响到苏子瞻,可苏子瞻却是没忽略了一个问题,当初交易的时候,拜火教这边只是一个侯霆,而妖族那边明面上是两头星君境界的妖族,但暗地里却是有一位天君修士隐匿旁边,苏子瞻知道那位应该就是雪若晴。

    雪若晴是谁?现在可是北洲妖族的二把手,在那妖皇不出的情况下,雪若晴就是北洲妖族说一不二的人物,他的出现本来就已经说明了问题,只不过当初苏子瞻是非常忌惮的情况下忽略了这个问题,妖族有隐匿在暗处的雪若晴,那拜火教会不会也有人隐匿在暗处呢?

    而在当时,苏子瞻非常明确的一点就是除开雪若晴外,并没有其他修士隐匿在暗处,雪若晴可是一位巅峰境界的天君修士,苏子瞻能够发现他的踪迹,肯定也可以发现其他的修士踪迹,但苏子瞻可以非常肯定的说,除开雪若晴之外,那里没有其他修士隐匿在暗中。

    这就是一个非常不合理的地方,拜火教和妖族之间的交易绝对是不简单,这是没错的,但如此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会是让侯霆他们出马呢?如果是因为天君修士牵扯太多,出面容易被人发现也可以理解,但既然妖族那边有雪若晴在暗中护持,为什么拜火教没有呢?

    除非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其实拜火教和妖族的交易还有另外一个,苏子瞻砰的交易只是拜火教拿出了妖族需要的东西,而妖族给出来的东西其实什么都没有,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苏子瞻只是碰到了妖族的天君而没有拜火教的天君,因为这个时候,妖族和拜火教另外一个地方的交易中肯定就是反过来的,拜火教需要的东西在另外一个交易中,而那里也有拜火教的天君修士在暗中保护,说不定就是那拜火教的三长老,要不然这一次为什么侯霆身后的三长老不出马,反而是夏侯泽这个家伙出现呢?

    这样的话也就说得通了,而在这个时候,苏子瞻也是立刻想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甚至于当初夏侯泽和他打赌的缘由苏子瞻也是猜到了。

    “看来这一次夏侯长老是在借苏某这把刀杀人呀!”苏子瞻脸上的笑容可是没有了,这一次是他苏子瞻被人算计了,苏子瞻怎么可能还有笑容!

    “苏先生说笑了,你我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夏侯泽则是面带笑容的低声回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