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香祖〕〔唐清歌薄祁琛〕〔妈咪我是你家宝贝〕〔我创造的万事屋〕〔山河盛宴〕〔岳风〕〔老婆是花瓶,得宠〕〔一世龙皇〕〔绝品神医小仙农〕〔顾恒生程熏染〕〔千云溪宗政百罹〕〔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巅峰杀神笑饮血〕〔我的超神时代〕〔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叶灵〕〔剑尊叶玄叶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三章 火刑
    这个世界的娱乐手段很少,或者说平民的娱乐手段很少,入夜之后,都乖乖在家睡觉。

    平时罗亚城还进行宵禁,除了教会修士以及防卫军等特殊人员,其他人都不允许在入夜之后外出。

    当然也有少数时候例外,比如一些特殊节日,或是执行火刑的时候,夜晚才会对普通民众开放,大部分人就闻着各种意义上的烤肉香气,在附近街区狂欢。

    亚当打完水回去,就听见玛姬在叫他。

    “今天不去买腌菜饼了,帮助我多做一些肉饼,今晚上应该能赚不少。”博库家不算富裕,主要财源一般来自于腌菜饼以及亚利斯制造的一些木器,偶尔两人还要去做一些短工才能补贴家用。

    在这种平民活着都已经用尽全力,夜晚有些空闲时间就是狂欢的时代,没有人会去在意,那个被架在火刑架上将要被烧死的人是谁。

    而对于更加勤奋的玛姬来说,今晚好不容易取消宵禁,向大家兜售肉饼等小吃会更加容易,其他的东西,并不关心。

    亚当倒是对火刑架上的人有些兴趣,毕竟他们都是被教会称之为‘群兽’的人。

    他相信,想要从罗亚边墙前往洛肯王国的异种,并不单单只有自己,所以罗亚城应该隐藏着不少的异种,如果能够接触他们,自己或许能够多一些选择,虽然对于如何接触亚当还没有想好。

    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前往参观火刑。

    将肉饼放入编织篮里,外面的天光便已经暗了下去,亚利斯和玛姬已经准备好,每个人提着一个篮子,让莉娜跟着一起向路口那边走去。

    街上已经有着不少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笑着邻里的各种八卦趣闻,气氛十分的和谐。

    亚当提着篮子一路走来,发现在人群之中也有着一些士兵在维持着秩序,有些人的目光更是在人群之中搜寻着什么。

    看到这种情况,亚当觉得自己这一次能够遇到其他异种的可能可能会很低。

    毕竟不是每一个异种,都能如同亚当一般,平时和常人一般无二。

    在教会的检查手段下,大部分异种都很难掩盖自己的异常。

    比如狼人的克星是银,亚当变身状态自愈能力十分变态,被割上一刀血才喷溅出来,伤口就已经开始愈合了。

    但如果这个伤口是银质武器造成的,那么不仅自愈能力会被压到最低,还会令他中毒。

    如果是后天狼人,哪怕人类状态下触碰到银,也会被灼烧出伤口,因此不少治安官都会带一些银质物品在身上,这也就让很多狼人无处藏身。

    “估计不会有异种出现了。”亚当并没有多失望,他和其他的异种几乎没有接触过,所有的情报都来自于书籍。

    在实力不够的情况下,冒然接触其他异种并不一定是件好事。

    很快天空就暗了下去,人们也向着街口聚合起来。

    大量火把的相互交叉之下,亚当的脸上明暗交换,或许有一天他也会被架在那火刑架上,被人如此围观。

    现场各种气味交杂,但是当那个被裹在麻袋里的人被带上来的时候,亚当闻到了一股草药味。

    “巫医么?”亚当皱着眉头,巫医算是一种灰色职业,就职者多半是人类,能够利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材料,炼制各种神奇的药剂。

    因为产出的药剂效果不错,因此教会修士对于巫医的存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般来讲,只有罪大恶极的生命会被执行火刑,而巫医还不至于被抬上火刑架的,除非这巫医被剥夺了身为人的资格。

    看着士兵将那个疑似巫医的人捆在木架上,一个穿着修士服的白胡子老头站在了木堆前面,开始宣读被执行火刑者的罪责。

    “罪人布提斯,以邪恶的手段炼制魔药,罪大恶极,南城区教堂判以火刑!”

    “烧死他!烧死他!”在宣判完成之后,围观人群已经狂呼起来了。

    被绑在火刑架上的人还在不断的挣扎,但是已经有修士手持着火把来到高台边上了。

    亚当混在人群之中,看着火把上跳动的火焰,压抑住心头的异样,跟随着其他人一起呼喊。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抛出去的火把吸引时,亚当看到一个人从人群之中挤出来。

    那人双眼泛着绿光,在扑出去的过程中,长出了黑灰色的毛发,嘴吻变长,化作了一只人形巨狼,将自己的上衣全部撑破。

    巨大的手掌挥开挡在身前的人,狼人嚎叫的冲向了高台。

    隐约之间亚当感觉自己受到某种冲击,让他的血脉略微异动,仿佛随时能够变身,对着嚎一嗓子。

    “临近血脉成熟,对于变身能力的掌控变弱了么?”

    狼人的暴起,令周围围观民众都惊恐了起来,亚当正想着配合周围的人尖叫起来,就听到之前宣读判决的那个白胡子修士喝道。

    “镇静!”

    声音仿佛在寂静的夜里,听到水滴滴落的声音一般,那声音成为了你的全部,不由自主便遵循着那声音,原本因为狼人跳出而惊慌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而那只扑向高台看似不可阻挡的狼人,还未触及被绑在火刑架上的人,就有一年轻的修士从一边冲了出来,手中的仪仗剑带着金色的光辉出鞘,恍然之中亚当甚至听到了规则的轻响。

    出剑的角度十分的刁钻,长驱直入下自己刺穿了狼人的喉咙。

    狼人喉咙处冒出大量的青烟,他巨大的手掌挥了两下,随着年轻的修士将仪仗剑抽出,便已经倒在了高台上。

    “弗拉修士。”

    那个年轻的修士正是之前十分看好亚当,并借《神言》给他的那个修士。

    亚当还真没有想到弗拉修士居然有着这般实力,目光闪烁了两下,从那位年轻的修士身上移开,对上了狼人尸体那双瞪大的眼睛,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绝望。

    尸体的喉咙伤口处,大量的黑烟飞散出来,狼人的尸体快速的缩水,变回了一个穿着裤衩赤裸着上身的人类。

    看到那个人的模样,亚当低下了头,似乎不敢直视尸体,然而却是在掩盖那忍不住翘起的嘴角。

    他之前确实物伤其类,但是对方的绝望让他抓住了更多的希望。

    正如亚当之前知道的那样,大部分异种都无法掩盖自身的异常,但是面对教会的搜查异种没有绝种,自然也有着逃过搜查的办法。

    “那位巫医炼制的所谓魔药,应该就是压制异常的药剂。”亚当认识那个狼人,对方甚至还向他买过几张腌菜饼,当时的亚当完全没有发现对方是狼人。

    亚当收集过大部分能接触到的人的情报,这位狼人已经在南城区生活了不少年,也正因为如此,在售卖掩盖异常药剂的巫医被抓后,他才没有选择逃跑。

    他已经适应了在南城区的生活,完全无法接受日后的逃亡,所以才会如此绝望的来冲击刑场。

    或许还有着其他办法掩盖狼人异常,但那对于生活现状被打破的狼人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这一次的冲击,不过是求死罢了。

    亚当之所以欣喜,因为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机会,他对于挖掘血脉力量并不了解,但是对于如何掩盖血脉倒是十分熟悉。

    “那些失去遮掩异常方式,又不愿意就此逃亡的异种,必定需要一个新的保护伞。”

    “而我能成为这个保护伞!”

    火刑已久如期举行,被捂住嘴的巫医并没有打扰这一场篝火晚会,狼人袭击的余波也被修士的神术清楚。

    售卖着肉饼的亚当逐渐远离了身后的火刑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