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妻临门:夫君求〕〔花都至尊高手〕〔盛世女侯〕〔诸天神域〕〔总裁夫人很逍遥江〕〔超级赢家〕〔赵氏虎子〕〔配音天王〕〔云舒谢闵行〕〔怒剑山河记〕〔温柔的煞气〕〔从水浒到洪荒〕〔逍遥小农民〕〔尝余欢〕〔[清]再不努力就要〕〔我是嫦娥我现在很〕〔余生有你,甜且暖〕〔庞博〕〔开局召唤黑影兵团〕〔异能田园之农女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八章 罪人
    “次子走在富饶的地上,弯腰便是垂着麦穗麦子,伸手就能摘到甜美的水果,山谷里牛羊无数。”

    “牧羊的父亲告诫他,不要前往地窟,不然会将苦难带来地上。”

    “次子不知苦难为何,一日复一日,终究掩盖不了好奇,前往了地窟,苦难便来到了地上。”

    “那暗处见不得光的魔灵对人说道,放出了苦难,苦难带来的罪便会依附在你的身上,只有变成另一幅模样,才能逃脱得了罪。”

    “次子听信魔灵的话,变做了另一幅模样,让这副模样变得丑陋不堪吸引了罪,好让自己真正的模样远离那罪。”——《神言·神启时代》

    亚当吃着腌菜饼,靠在书架旁,看着另一本《神言》,远处的阿尔瓦大师正睡在椅子上,打着呼噜。

    今天又跟着摸索了一上午的教堂,亚当被准许中午在这里看一些书。

    不得不说圣音教会的普及教育做的还是不错,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着修士前往每家每户,为其讲解《神言》,顺便教导儿童认字。

    只是或许是因为神学院门槛提高的原因,愿意这样每家每户讲解的修士越来越少,对于那些修士来说,花费一笔不菲的价钱才进入神学院学得的知识,凭什么就这样免费的教给其他人,哪怕是皮毛,他们也觉得亏。

    更何况门槛提升之后,有能力进入神学院的,要么是富商,要么是贵族,而这两种人对于平民都不怎么待见,其本质决定了他们对待平民的态度。

    亚当放下手中的书,书中那一段可谓是说明了狼人这些异种的起源。

    变作另一模样来承担罪,因此异种被认为是天生便是有罪的,因此不论异种外在表现如何,修士只要发现异种,大多是选择将其杀死,令其归于尘土。

    存在,便是有着罪。

    下午阿尔瓦的测量工作仿佛到了最后,亚当跟着身后,注意到了另一件事。

    因为教堂的修缮工作,一些信徒的洗礼朝拜被放在了偏厅,亚当观察到有一个信众与众不同。

    和普通信众差不多,那位信徒朝拜的方式极为正规,从正门进入,净手、净脸、净耳然后静坐净心,然后跪坐在神像前,双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仔细聆听圣音。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捂住自己的耳朵,念诵着神言,向着神像走去,从神像手下的门出去。

    朝拜仪式没有任何的不同,但是亚当却发现,在做这一切的时候,那信徒传来一些汗味,并且汗味之中还夹杂着一些熟悉的味道。

    “忍受着痛苦来朝拜的异种么?”亚当很清楚,异种朝拜会有什么结果,那是全身都在抗拒,仿佛身体里出现了一支反抗军四处暴动一般,会给异种带来强烈的痛楚。

    不过这种痛楚是能够适应的,只要次数够多,那么之后估计也就是浑身痛一痛出一身汗而已,不会晕厥过去或是展露更多的异状。

    可惜那人的汗味还是暴露了他,其中有着那天那巫医和狼人同样的味道,估计同样服用了魔药来遮掩自身的异常。

    “因为恐惧么?”亚当分析着对方的心理,异种被认为是天生的罪人,光是存在便是有罪。

    在长久的斗争中,异种之中也不是没有人就此放弃抵抗,他们承认自身的罪,便愿意就此开始赎罪。

    遵循着神言,变成一个苦修士,日复一日渴求着神的原谅,这些异种获得了部分人类修士的认可,成立了神泪教会。

    只是这神泪教会和各大教会的关系都不是怎么好,甚至一些教会不认可其作为正统教会,嗤之为邪教。

    那个信徒异种显然不是那种真正愿意信奉神,将自己一切奉献给神的虔诚信徒,他如今之所以来到神像面前朝拜,只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

    随着巫医被捕,没有了遮掩手段的异种越发的恐惧,却又不像袭击刑场那狼人一般信念完全破碎,一心赴死。

    因此此人一边惶恐的来教会朝拜,一边又不停止魔药的服用。

    “这种人本质上没有的信仰,他们信仰的一切都是归于自己,目的都是为了自己服务。”亚当记住那人的气味:“而只要拿住这个人的命脉,就能掌控这个人!”

    “而只要打开了这个缺口,以他作为招牌,凝聚属于我的势,我就能收服更多的异种。”人多势众并不说说而已。

    当你人多起来的时候,其他人哪怕个人实力比你强,依旧不敢动手,无形之中就会形成一股力量,限制住对方,然后成为这个势力中的一员。

    当然也不排除有着莽夫的可能,什么都不管,就是以个人实力来拼输赢。

    “所以前期需要神秘感来衬托,将自己的真面目隐藏起来,让其他人对于自己的忌惮放到最大。”

    “只是还需要小心。”虽然是大好的机会,但是亚当却并不打算贸然行事。

    圣音教会对异种的态度是赶尽杀绝,但总有一些人会是特例,所以不排除眼前这个异种是教会的又一次试探。

    并且就算不是试探,自己也要弄清楚,教会的人发现这个人的异常没有。

    自己能凭借狼人那与生俱来的敏锐嗅觉发现这个人是异种,那么教会说不定也从其他方面发现了这个朝拜者的异状。

    如果那样的话,自己反而会暴露了自己。

    “不能操之过急……”亚当如此对自己说道,但是他现在确实最为紧迫的就是时间。

    随着阿尔瓦将最后一面需要绘画的墙壁观察后之后,就宣布了放假,然后让亚当该哪里去就哪里去。

    虽然阿尔瓦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亚当其实明白,这位老师其实对他也是有意见的。

    “比如对自己看不上眼的人,从来记不住名字。”亚当就是没有被记住名字的人之一,哪怕相处两天,阿尔瓦吩咐他做了不少事情,却依旧没有真正叫出过亚当一次名字。

    “他所认可的人是弗拉。”亚当对此到没有觉得被侮辱之类的,他本就是用肮脏手段谋求了这个机会。

    亚当对此有着清醒的认知,但却绝对不会因此而后悔或是感觉良心不安。

    当天晚上,亚当再一次化身狼人,从阁楼窜了出去,追寻着白天收集到的信息,开始寻找自己的目标。

    “那人下午到达的教堂,身上的汗味除了那股魔药之外,还有着一股毒雾区的味道,从穿着来判断,那人家庭条件也不是太好。”

    “这点从另一个狼人经济状况也可以判断出,魔药并不便宜。”亚当想起那个冲击火刑场的狼人,那人工作还算勤奋,但是一直不富裕,也没钱娶妻,之前私底下还有街坊传过那人好赌一类的闲言闲语。

    实际上那人的钱多半是拿去买药了,从这一点类比,也可以从侧面佐证,今天那个异种朝拜者的经济状况不太好。

    虽然很不想去被自己称之为毒雾区的贫民区,但亚当还是再一次踏足了这里。

    一股浓郁到了极点的气味飘散在这一片街区,亚当站在街区入口,抬起头仿佛能够看到一股黄绿色的巨大怪物趴在半空上,狞笑着看着他。

    这个时代的公共卫生简直差到了极点,不少人认为水是不洁之物,因此一生几乎没有洗过澡。

    平民区那边还好一些,还有着圣天音国建造的一些公共厕所,贫民区的人可管不了那么多,大小便也直接往街道上倾倒,夹杂着各种马粪被车轮压实,成为新一层的道路。

    因此亚当称呼贫民区为毒雾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