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掌维古言赵阿福〕〔农家小娘子的逆袭〕〔农家小福女赵阿福〕〔十大美人图〕〔超神学院之异能者〕〔我的异能是完美复〕〔炮灰女妖在西游〕〔我的功法全靠捡〕〔绝美夫君凉凉哒〕〔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漫威里的德鲁伊〕〔灵天幻梦〕〔农家小娘子上月林〕〔重生空间农家宝〕〔重生之苍莽人生〕〔战神临花都〕〔最强女婿〕〔极限警戒〕〔女神的上门豪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九章 非人
    亚当强忍着不适走进了街区,几乎是挑着地方下脚。

    虽然都是粪便堆积而成,但是干的和湿的也是有区别的。

    进入到贫民窟之后,后续的追踪就变得困难起来,毕竟味太大了,想要在这里拼命追寻一丝药剂的气味,亚当觉得自己的鼻子要坏掉。

    不过还好,亚当并不是毫无头绪,那人的一些特征已经被亚当记住,尤其是净手时。

    这个时代的人认为水是不洁的,几乎很少洗手,也很少喝水,如果要补充水分的话,有条件的就喝葡萄酒,没条件的就喝啤酒,要不然就是各种汤。

    之所以会这样,有着多重的原因,主要原因之一还是因为公共卫生问题。

    这里的水,除了少部分水井,水质其实并不算好,而这个时代的人也并没有形成烧开水喝开水的习惯,如果真的喝生水,一场大病是跑不了的。

    水是不洁之物的观念一形成后,大部分人连手都不愿意洗,所以一般情况下,你很少看到干净的手。

    亚当那经常清洁身体的行为,博库家的人虽然没有多说,但是多少也认为是种怪毛病。

    “只能说我还是不够狠……”亚当有点自嘲,真正的狠,不单单对别人,对自己也要狠。

    他可以为了不引起怀疑若无其事吃着圣饼,忍受着痛苦,以至于在修士长面前不会因为吃圣饼露出破绽,但还是接受不了自己如同坠入粪坑,浑身臭不可闻。

    反倒是教堂修士大多浑身清洁,他们用的是圣水。

    圣水也分为几种,最为简单的一种便是教堂钟塔下水井提取的清洁之水,圣音教会的钟或许是教堂中为数不多和超凡相关的物品,因此这些水也稍微有那么点圣力。

    信众来朝拜,净手等仪式所用的水都是这一类圣水。

    那个异种朝拜者洗手时,从指甲之中抠出了一根木刺以及一些木屑,那木刺很新,并不像是碰到什么木制品弄出来。

    一般来说手指甲里有这么多木刺木屑的人,要么是木匠,要么伐木工。

    亚当偏向于后者,因为对方鞋子边缘有着沾着青苔的泥土,当然这一切都只是猜测。

    一路上亚当不敢全力放开自己的嗅觉,一边向着贫民窟靠近森林的方向靠近,在悄然游荡了几圈后,终于寻找到了新的线索。

    并不是气味,而是声音。

    在着寂静的夜里,亚当听到了靠近森林附近一栋偏僻小木屋里,传来的声音,像是一只发狂的野兽一般,想要放声狂吠,却又在恐惧的作用下,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敢真的发出声音,只能低吼。

    在亚当放开的感知中,对方就像是一个一点就炸的火药桶一般,随着逐渐靠近,亚当也听到了对方低吟的到底是什么。

    “血~血~”这个答案令亚当皱起了眉头,据他所知狼人并没有什么异食癖,在大部分异种中,对于‘血’格外偏爱的只有吸血鬼这一类。

    纯正的吸血鬼,是由术师研究狼人,借用某种仪式将自己转化而来的存在。

    但是想想也知道,里面这位肯定不是纯正的吸血鬼。

    部分狼人可以通过噬咬传播狼毒,来令普通人转化为非纯种狼人,借由狼人转化而成的吸血鬼似乎也有着类似的能力,能够通过某种方式,将普通人转化为非纯正吸血鬼,也可以称之为血奴。

    这个异种是吸血鬼并没有什么,问题在于他是怎么转化为血奴。

    “难道是曾经有纯正吸血鬼出现在罗亚?还是说这个人在其他地方被转化,自己逃到了罗亚?”亚当不由得开始思考。

    亚当并不会像一般传言那样,看到吸血鬼就想弄死对面,对于亚当来说,这没有好处,没好处的事情,他基本不会做。

    但亚当却不得不考虑,如果那个纯正吸血鬼还在罗亚,会对他造成什么样的威胁。

    一个纯正的吸血鬼必定是术师,并且还是对狼人有着深入研究的术师,亚当不会无故仇视吸血鬼,但是他不能保证吸血鬼会不会一时兴起把他抓过去做实验。

    “罗亚的形势越来越复杂了呢。”亚当皱着眉头,但还是决定按照计划进行。

    悄无声息来到了房门前,亚当却没有打算进去,而是进入了感知状态,全方位开始感知周围的一切。

    里面的血奴陷入了对鲜血的无尽渴望之中,那是他的进食本能,此刻能够压抑这种本能的,只有另一种本能,求生本能。

    正如同亚当所分析的那般,阿德尔就被吓破了胆,从巫医被抓架在火刑架上之后,他便陷入到了深深的恐惧之中。

    甚至因为恐惧,他做了一些堪称愚蠢的事情。

    亚当并没有打扰那种状态的血奴,而是悄然来到了屋子的一边,用利爪直接撬开了地窖的锁。

    捂住口鼻,亚当渐渐来到了地窖之中,虽然他在变身狼人状态下拥有昏暗视觉,但是地窖太黑还是看不清,顺着油灯的味道,将油灯点燃,整个地窖的便映入了他的眼中。

    虽然早有了预料,亚当还是对地下室的惨状感觉到轻微的不适。

    几个木柱子撑着地窖,还有着一些木柜子,里面可以看到一些瓶子,有的已经空了,而有的还剩一些。

    不出意料,那些就是魔药。

    但魔药现在却不是最为吸引眼球的东西,而是一具已经发臭扭曲变形的尸体。

    从镣铐绳索,柱子上的勒痕,以及堆积在角落的粪便,不难分析出这里发生的事情。

    吸血鬼和血奴虽然没有狼人那般对月发狂的问题,但是也有着自己的问题——对于血液的病态渴求。

    在罗亚,哪怕是贫民窟,如果经常出现有人被袭击吸血,也是会引来教会修士的探查,相反,一个人失踪,反而难以引起教会的注意,因为对于贫民窟来说,失踪太常见了。

    将一个人囚禁在地窖之中,成为稳定的供血来源,对于一个谨慎的血奴来说,这并不值得惊讶。

    “因为恐惧而产生了难以抑制的愤怒么?”亚当对这个人的逝去表示默哀,从其扭曲的尸体便能看出,他在哪怕是在死后,也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折磨。

    “在死之前就不怎么清醒了么?”亚当看着木柱子上一开始还有着一些刻痕记录着什么,到之后只剩下凌乱的咬痕,判断出那被关押在这里的人在死前就已经疯了。

    不要将吸血鬼想象的多么优雅,其本质都是异种,某些时候比狼人更像是一只野兽,而被其感染的血奴更是如此。

    亚当毫不掩饰对那血奴的厌恶,亚当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一个人渣,但是这只血奴却是个连人渣都不如的垃圾而已。

    “我果然是一个人渣!”亚当再一次认清了自己。

    并没有转身去将死亡送给那人形垃圾的想法,而是在一边的木柜上敲击了几下,从一个夹层之中掏出一本书。

    略微翻看了一下,亚当收了起来,弹出爪子,在柜子上开始书写。

    在将自己先前准备好的说辞写完后,亚当略微犹豫了一下,在后面接了一句话:将尸体快点埋了吧,你应该并不想身上沾染着尸臭去教堂朝拜从而被修士发现吧!

    做完这一切,亚当用手掐灭了油灯,带着书快速离开了贫民窟,来到一条干净的小河边,将书放在岸边,直接跳入河中将身子洗净,那血奴的一切都令他作呕。

    看着天空高悬的上弦月,亚当忍住了咆哮的冲动,捡起书,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最强龙婿叶辰〕〔战神王婿陈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