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掌维古言赵阿福〕〔农家小娘子的逆袭〕〔农家小福女赵阿福〕〔十大美人图〕〔超神学院之异能者〕〔我的异能是完美复〕〔炮灰女妖在西游〕〔我的功法全靠捡〕〔绝美夫君凉凉哒〕〔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漫威里的德鲁伊〕〔灵天幻梦〕〔农家小娘子上月林〕〔重生空间农家宝〕〔重生之苍莽人生〕〔战神临花都〕〔最强女婿〕〔极限警戒〕〔女神的上门豪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十一章 成功
    阿德尔很清楚血奴和真正吸血鬼的差别,因此在逃出来之后,便开始了自己的实验。

    他想要将自己转变为纯正的吸血鬼,可惜一直没能成功。

    他并不是真正的术师,记载的资料也不全,材料和条件也差了许多,就连当初的吸血鬼都没有成功,更别说他了。

    因此整本书的后面,全部都是阿德尔如同臆想般的猜测,几乎没有什么价值了。

    “术师……”亚当皱起眉头,有的教会将术师巫医这种职业也当成是异端清除,而有的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的术师被人敬仰,创造了许多有价值的事物,而有的术师则是掀起了灾难,导致了不少人的死亡。

    阿德尔也曾想要成为一个术师,可惜天赋不允许,在第一关就被打回原形。

    “统合感知,从感知开始冥想,引导出精神力。”亚当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看情况自己在术师这方面也有着天赋,只可惜阿德尔没有后续的记载。

    就连这第一步,都是他从那吸血鬼口中意外听到的。

    总而言之,阿德尔这个血奴出去闯荡了一次,除了血奴这个身份,其他实质性的东西什么都没有获得。

    “现在的他大概是焦虑吧。”亚当将天窗关好,解除了变身躺在床上,猜测着阿德尔的状态。

    自身的异状被人发现,并被拿走了自己视之为珍宝的东西,这会极大的打击阿德尔的心态,而亚当留下的文字,又会让阿德尔升起一定的希望。

    在焦虑之中不断的煎熬,自身又要压抑对血的渴望,阿德尔的状态会越来越差,这样持续下去,他对于自己的留言会不停的去分析,然后思维发散,开始脑补,来增添亚当的神秘性。

    “在这种煎熬中他会本能的选择去相信我,相信我有着遮掩自身异常的方法,因为只有这样,他有着活路。”

    “我做的还不够绝,我应该将他剩下的魔药全部砸了,断绝掉他一切的希望,只有这样他会将自己的全部压在我的身上。”亚当也开始分析自己的问题。

    “那尸体的惨状,一定程度上干扰了我的思维,让我本能的只想要快点离开,没有进一步思考。”

    “并且在之后提到了尸体,虽然指出他去朝拜的事,可以让他加大对于我的顾忌,但是也增添了我暴露的可能。”

    阿德尔这个人虽然有着种种缺点,但是他也有着优点。

    首先就是他够狠,能够忍受着极致的痛苦去教堂朝拜,也能在忍受对血液的渴求,在这种情况依旧不外出狩猎。

    其次从那本书可以分析出,他有着极强的求生欲,并且善于抓住机会,那吸血鬼抓了不少人转化为血奴来做实验,却只有他成为了半助手,并在之后抓住机会逃跑成功。

    最后够谨慎,在回到罗亚之后,能够先在森林躲上几个月,和城内异种接头,有了遮掩自身的方法后才入城。

    “恐惧,拿捏好他的恐惧,就能控制这个家伙。”

    确认了这一点后,亚当安然入睡。

    第二天,亚当拿着自己在木片上的作画放在不远处,便跟着阿尔瓦继续工作。

    亚当干的也更多的是体力活,调材料,换工具,清理垃圾。

    阿尔瓦有时候还要去观察之前那一幅壁画,观察颜色的变化,内部材料层的凝固以及与墙壁的黏合是否紧密。

    “这种感知能力,阿尔瓦真的不是术师么?”亚当跟在身后,看着阿尔瓦的一些调整。

    他对于画的鉴赏能力还是有的,尤其是在感知能力被开发出来之后,对于颜色的变化更是敏感。

    壁画的主体颜色是由不同材料层来进行分割的,比如背景是海,那么最底层的材料必定是蓝色,随着剥刻的或深或浅,颜色也在不断的变化。

    但是颜色毕竟是调制出来的,随着时间的变化颜色也会发生改变,考虑到教堂这个位置的采光湿度等问题,颜色也会有着细微的改变。

    这种改变不一定能看出来,但是敏锐的感知却会让亚当察觉到一丝不协调。

    阿尔瓦便能发现者这些不协调之处,用刻刀和颜料,将其调整过来。

    甚至一颗宝石镶嵌的位置略微变化,他都能发现,然后进行改正。

    调整的都是一些细微之处,但也正是这些细微之处,让整个画作变得完全不同。

    这让亚当可以确定,阿尔瓦肯定在感知这一块比他走的更远。

    “圣音教会对于术师巫医这种灰色职业,保持着的是中立偏排斥的态度,但是也不能排除阿尔瓦是术师的可能性。”

    从一些小事上亚当可以判断出,阿尔瓦在教堂有着不低的地位,并且和修士长有着很深的关系。

    这一点从亚当每一次去找吉姆修士申报材料,让吉姆去找阿尔瓦确认,他一次没来过就可以看出来。

    吉姆这个人很市侩,亚当可以肯定他绝对利用采购员的身份,吃拿卡要了不知道多少的好处,并且和贵族也走的很近。

    那个鲁伯爵士也一直在找吉姆,明面上是在商谈一些物资的问题,但是亚当觉得这里面有着问题。

    并不是亚当有着第六感,而是他之前窃听曼斯拉男爵宅邸时,曾经听到过一些相关的信息。

    鲁伯似乎也想要插手一些关于“货物”的生意,显然鲁伯似乎和曼斯拉的走私生意有关。

    走私这件事不能摆在台面上来说,其中最为重要的问题便是打通边墙驻军的关系。

    因为圣天音国的特殊性,驻军也受到当地教会的管理,许多军官本身便是修士。

    吉姆身为南区教会的采购员,据说在驻军也有着不错的关系,当然只是据说。

    想到这里,亚当停止了自己发散的想法,继续观察阿尔瓦的作画,继续学习。

    不单单是感知,阿尔瓦拿着刻刀的手也很稳,剥刻着一层层材料,并不会因为太用力或者说太轻,而导致图层出错。

    并且随着阿尔瓦开始刻画人像,亚当也开始怀疑阿尔瓦研究过人体,有些地方的纹理过于真实,导致壁画上的人像不像是雕刻而成,反而是将人裹上颜料嵌进去了一般。

    中午休息的时候,阿尔瓦见到了亚当的‘画作’,将那木片拿在手上掂量了两下后,放在了一边,然后第一次教导亚当起来。

    “减少了每一层材料的用量,根据比例划分了涂层,还算有点想法。”阿尔瓦瘫在椅子上,掏出酒壶咕噜咕噜喝了口说道:“其他就完全不能看了。”

    “你用的是木片,不是墙壁,材料配比没改,用不了一个星期材料就会脱落,作画速度太慢,怕材料凝固了,于是自作聪明的加了水,内部有着太多的气泡,摆放久一点说不定就会开裂。”

    “还有,用的工具太差了,石片的灰尘还有树枝的木屑都进了材料,这东西早点丢了吧。”说完阿尔瓦就不再出声了,呼呼呼的睡了起来。

    不改材料是因为没有材料,加水是因为他用的是剩下将要废弃的材料本来就要凝固了,工具差是因为他没有工具。

    亚当没有反驳,因为这些问题并不会因为他反驳就消失。

    “所以,我这种人想要成功,总需要那么些不被人接受的手段。”亚当将那副拙劣的木片画放在另一个地方,并没有因为阿尔瓦的话语将其丢弃。

    做完后续清理工作后,亚当来到书架前,抽出了一本书,开始细细起来。

    “也需要更多的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最强龙婿叶辰〕〔战神王婿陈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