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赘婿出山〕〔夫人每天都打脸〕〔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当医生开了外挂〕〔太子妃她命中带煞〕〔陆爷的小祖宗又撩〕〔神级主夫〕〔傅爷怀里的假千金〕〔唐爷你脸不要了〕〔农女医妃富甲天下〕〔我只想被各位打死〕〔没有人比我更懂剧〕〔洪荒关系户〕〔错过高考,系统教〕〔穿成五个反派大佬〕〔第一兵王〕〔我和校草有个婚约〕〔纨绔天医〕〔农家丑妻〕〔龙门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十二章 收服
    第二天晚上,亚当依旧没有去找寻阿德尔。

    他还需要更加的焦虑,因此还需要拖他一段时间,让他煎熬一会儿。

    当然也不能拖太久,要不然阿德尔彻底崩溃,闹出什么问题的话,收服他反而是一个麻烦。

    因此亚当决定等明天晚上再去见阿德尔。

    亚当在地窖之中留言提及信息并不多,提了一下自己有遮掩异常的办法,然后说自己有时间会去找他。

    营造神秘感,然后拿捏住阿德尔的恐惧,便能将这个家伙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摆弄了一下桌上已经有点开裂的画作,亚当和玛姬亚利斯打过招呼,看了眼还在睡梦中的莉娜,便出门了。

    从侧门进入,脸上洋溢着微笑和路过的修士打招呼。

    每一个修士的名字,亚当都记得,包括他们的职位,无意间表现出的一些喜好。

    这让亚当在打完招呼之后,还能搭上话闲聊上一两句。

    虽然依旧有部分修士不喜欢亚当,比如防卫处的罗布修士,或者是一些对出身特别看重的贵族修士。

    但也有不少修士开始认可亚当,亚当的勤奋好学是他们看在眼里的,加上亚当的亲和力,说话技巧以及英俊的外表,都让不少修士对亚当有着不错的印象。

    就连一直和亚当讨价还价的吉姆修士也能和亚当多说上两句话了。

    毕竟亚当身为阿尔瓦的学生,虽然只是平民,但是只要好好学下去,也能获得不差的社会地位,能打好关系还是要打好关系。

    修士也是人,虽然有着信仰,但是他们也有着自己的需求。

    好比弗拉,虽然拒绝掉了贵族的拉拢,有些事情也不通人情,但是却从未有人找他麻烦。

    因为大家其实或多或少知道修士长很看好弗拉。

    说道弗拉,亚当发觉自己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过弗拉了,从弗拉带他来教堂之后,就几乎没见过这位修士了。

    记下这一点,亚当开始了自己的学习和工作。

    依旧是一天的打杂,不过从今天开始,阿尔瓦吩咐亚当配比材料之时,已经会说一说各种材料的作用,在动手之时,也会略微提上一两句技巧了。

    亚当转过头,看向远处修士长所在的那间房间,略有所思。

    阿尔瓦依旧记不住自己的名字,也就说明他依旧瞧不起自己,以他这种性格的人,很少会勉强自己。

    “除非有人和他说了些什么,弗拉最近没来过教堂,那就是修士长了么?”亚当不太清楚为什么。

    “是我这些天的行为获得了他的认可?”亚当还是有一定自我了解的,他有着强大的亲和力,动物仿佛天生对他好感度便是友善,人类哪怕一开始对他存在偏见,但也会在接触下认为他是不错的人。

    但是目前来说,这种亲和力是有着极限的,对于修士长这种年老成精,或者是阿尔瓦这种能够看透一个人行事本质的人来说。

    哪怕亚当将自己的亲和力光环开到最大,他们依旧能够嗅到亚当身上人渣的味道。

    总有那么一些人,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

    修士长是这样的人,亚当能够确定,对方虽然没有发现自己狼人的身份,但是也清楚自己接近弗拉的目的。

    “所以是想救赎我么?”亚当笑了笑,没有对此多做评价。

    时间过去的飞快,看着阿尔瓦提着酒瓶晃晃悠悠的走远,亚当低着头开始清扫垃圾收集工具。

    “从我拿走阿德尔东西开始已经三天了,这段时间阿德尔陷入焦虑中,绝对会暴露一些问题,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他依旧没有被抓,说明教会真的没有盯上他,可以进一步接触了。”

    亚当很想收服阿德尔,扩充自身的力量,但是却不会忽视这背后的风险,只是为了收服一个人,而把自己暴露了,那才是得不偿失。

    “月圆之夜还有四天。”回到阁楼的亚当抬头看着天空,再一次变身的他,能够感觉到自身血脉的力量在躁动跳跃,仿佛下一刻就会有着什么东西迸发出来一般。

    跃出阁楼,亚当快速消失在这一片街区,只是这一次他却并没有立马进入贫民区,而是解除掉变身,掏出一身修士服。

    吉姆修士身为教堂采购人员,亚当需要经常和其交洽商谈壁画的材料采购问题,在这过程中顺一套新的修士服并不困难,并且也不会引起什么怀疑。

    反正吉姆本身就不知道卡要了多少物质,少一件修士服不会引起人的注意。

    然后亚当戴上了一副灰扑扑的面具,以壁画材料打造,却并没有添加颜料,整体风格看上去诡异并且神秘。

    怕遇到懂行的人,亚当还对面具做了一定伪装,只要不将这东西拿到阿尔瓦的面前,估计没人能看出面具是由壁画材料打造的。

    “收服阿德尔的关键不在于武力,而在于他的恐惧,恐惧是一把利刃,能帮我刺穿阿德尔的一切防御。”

    “当然我现在也不是除了变身,就没有任何的反击能力了。”进入全面感知状态,亚当对于周围的一切都会变得十分敏感,和人战斗或许会快暴露自身力量不足的问题。

    “但是单单面对试探,以此装神秘的话,还是没有问题。”

    “咳咳咳……”亚当咳嗽了几声,然后以变音的方式伪装声音,脚下穿的是厚底鞋伪装身高,一切准备好了之后,循着早就规划好的路线,前往阿德尔家。

    此时的阿德尔眼白里布满了血丝,整个人憔悴惶恐,坐立不安。

    为了不引起怀疑,他前些天还是去伐木,却在恍惚中一斧子砍在了自己的脚上,切掉了自己两根脚趾。

    虽然得以在家休息,但是空闲时间越多,他越是忍不住乱想。

    将手指放在嘴上疯狂的撕咬,连血都溅在了脸上依旧没有停止,阿德尔不停的思考着那个人是谁。

    他为什么会找我?为什么要拿走我的笔记?为什么知道我去教堂朝拜?他要对我做什么?他说的掩盖异常的方法是真的么?那个人为什么还没来找我?

    太多的问题环绕在阿德尔的脑海,令他陷入了无尽的焦虑之中。

    直到敲门声响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冲击刺穿了阿德尔的思维,令他大脑一片空白,放弃了思考。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门,甚至自己眼前的景色都是一片虚无,他只隐约记得自己扑了过去,然后脚一痛整个人便失去了平衡。

    思维再一次回到他脑海的时候,他已经躺倒在门外,而那个穿着教会修士服戴着面具的神秘人已经坐在了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亚当面具下的嘴翘着,往日里的亲和力改换了一种方式散发出来,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力。

    一切真的是太顺利了,阿德尔受伤了,在门口的亚当便已经分析出了这个重要信息。

    从他屋里传来了血腥味,并且那种味道很特殊,不像是活人鲜血,反倒像是死人腐朽的血,带着一股恶臭。

    最为重要的是在一边还有着一些废弃的纱布。

    所以在敲门之后,亚当退后了几步,并没有站在门口,在阿德尔出来的第一时间,就锁定了对方受伤的脚。

    在全面感知的状态下,加上早有准备,亚当闪身躲开了阿德尔的扑击,顺便一脚踩在了对方的伤口处。

    阿德尔那一下扑击,已经不能说是试探了,简直就是送。

    “看来攻心战术已经成功了。”亚当翘着嘴角想到,无论多么强大的力量,都需要一个有效的思维去发挥利用这股力量。

    只要将这股思维击垮,那么对方不过是行尸走肉般的靶子罢了。

    居高临下的看着阿德尔,亚当心里清楚,自己已经收服了这个血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