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最强弃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末日乐园〕〔诸天万界监狱长〕〔都市逍遥医神〕〔苏厨〕〔穿成短命女配之后〕〔爆笑穿越:皇后娘〕〔末世胖妹逆袭记〕〔我要做一条咸鱼〕〔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陆太太复婚吧〕〔从斗罗开始当太子〕〔女皇我本就是大佬〕〔盖世群英〕〔锦绣良缘之田园俏〕〔斗罗之魔君〕〔弑神赤龙〕〔反派就很无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十三章 怜悯
    阿德尔挣扎的想要站起来,然后就听到那个人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你可以称呼我为奈瑟,奈瑟·里格斯。”

    这才是亚当在这个世界的真名,随着这个名字说出来,亚当的气势仿佛更上了一层楼,让人本能的就觉得这个名字背后有着什么了不得的背景。

    随着亚当的主动开口,也算是给了阿德尔一个台阶,无形之中就已经缓和了气氛,让阿德尔步入亚当的节奏。

    “阿德尔·黎恩,里格斯先生找我是有什么吩咐么?”阿德尔站起身,对上亚当那双平静的双眼,不由自主的便佝偻起身子来,让自己的存在变得卑微。

    明明这里是自己屋子,但是此刻却仿佛变成了亚当的主场一般。

    “倒是有些事,只是看来黎恩先生不怎么欢迎我。”亚当连目光都没有放在阿德尔的身上,而是随意的打量着这间木屋内的一些布置。

    最终亚当的目光停留在一本《神言》上面。

    “里格斯先生,我那只是,只是误以为你是……”阿德尔目光却放在修士服上面,微微低下了头。

    “教会修士么?我曾经倒也确实是个教会修士。”亚当笑了笑说道,手指摩挲着身上的修士服,话语之中,情感显得十分复杂,仿佛他真的曾是一个修士一般。

    这让阿德尔的头变得更低了,整个人弯着腰站在亚当的面前,身体不由得有些颤抖。

    几乎所有的教会都没有退会这一手续,一入教会,生是教会的人,死是教会的魂。

    但是教会内部不可能永远和谐,总会有人不满教会,然后选择退出,这种行为便是叛逃。

    每一个叛逃的修士,都被认为是对神的亵渎,连异种都有教会接纳,但是渎神的修士,没有任何一个教会会放过。

    教会会不惜一切将其斩杀,因此每一个叛逃教会并且还活着的人,几乎都是极为强大的存在,要不然也无法在教会一次次的追杀下存活。

    亚当之所以穿上修士服便是为了给自己披上这样一层背景,阿德尔出去闯荡过,明白叛逃修士代表着什么。

    目前看来结合之前的种种攻心之举,自己披上的身份,已经将阿德尔彻底唬住了。

    亚当站起身,吓得阿德尔脚步不由得向后一退。

    “瞧你吓得,放心吧,我既然没有选择杀你,就是还有事情交给你。”亚当将那本《神言》拿到手里,准确的翻到了自己需要的那一页。

    “麦子枯萎,果实长满蛀虫,牛羊成群死亡,次子见识到了苦难,便恐惧起父亲的牧鞭。”

    “恐慌的人藏不住罪恶,原本藏住的丑陋模样跃了出来,再也遮掩不住。”

    “次子啊,我有办法。原本缩在黑暗中的魔灵从影子中冒出,伏在次子耳边说道。”

    “在那最繁华之处,有着一湾湖水,那荡漾的湖水将照见你真实的模样,丑陋便会遮掩。”——《神言·神启时代》

    阿德尔不明白亚当为什么要将这一段念出来,亚当重新坐回椅子如同传教一般的说道:“哪怕是反抗神的群兽,在它们死亡之后,神也为之留下了泪水。”

    “那是神的怜悯,传说之中也是群兽的救赎。”

    “在无尽光辉下,将要化作灰烬的群兽,只要接住了泪水,便能获得重生。”

    亚当不知道是以讽刺还是赞赏的口吻说道:“只可惜那个时候,群兽几乎已经死绝,少数残存的也丢失了身躯,只能躲在黑暗的地窟中不敢见光。”

    “那么你觉得,那魔灵是什么,而他蛊惑次子去寻找的湖水又是什么?”

    神言中的神在这个世界真实存在过,虽然不太清楚是否是真的尤其创造了世界,但是其许多事迹其实是真实的。

    神言之中的事迹虽然有着艺术加工或者是因为某种顾忌,用了大量的代指,但依旧能够从里面看出许多东西来。

    在亚当看来,次子或许指的并不单单是一个人,而是一批人,那批人便是最早的异种,而牧羊的父亲,则是可以称之为牧羊人,而这一般被认知为神之化身。

    甚至因此出现了一个教会,牧羊人教会,他们信仰的便是化身为牧羊人的神。

    “以救赎异种为教义的神之泪教会,他们的教会徽章,其实是一片湖呢。”亚当缓缓的说出来自己遮掩异常的办法。

    这一点亚当并没有说谎,要不然就算是半纯种的身份,当修士长手搭在他头上的时候,亚当就该暴露了。

    “有人便以此制作出了神之泪仪式,虽然不如真的神之泪那般能够给予异种救赎,但是却能让你展现自我‘真实’的模样。”

    “施展这种仪式的遮掩力度,可比你吃魔药要强的多。”亚当的声音充满了诱惑:“那时候,只要你自己不主动暴露,便不会有人发现你是异种。”

    “那么,你知道该怎么做了么?”亚当恰到好处的停止了自己的诱惑,不能太用力,太用力反而会让阿德尔产生疑虑。

    阿德尔也不负亚当的期盼,很快就跪倒在了亚当的面前,用压抑不住情绪的声音说道:“里格斯先生有什么吩咐,阿德尔愿意以生命作为代价去做到。”

    亚当清楚阿德尔不可能真的为自己的命令付出生命,但是有这个表态便已经足够了。

    “我的身份在这个城市做一些事情不太方便,而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还需要不少人手,所以去联系你认识的一切异种。”

    “我需要他们知道我的存在,然后随时接受我的雇佣邀请。”亚当眯着眼说道:“当然代价都是神之泪仪式。”

    “仪式一共分为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都能提供一层遮掩力度,三次完成后,哪怕你站在修士长面前,他都分辨不出你是异种。”

    “明晚你将你能找到的异种全部聚集过来,我会视你找的异种数量,来考虑为你进行第一阶段的仪式。”

    “那么加油吧,阿德尔·黎恩!”亚当说完,便缓缓离开,只留下阿德尔跪在原地恭敬的喊着明晚再见里格斯先生。

    走远的亚当快速的收拾修士服和面具,然后变身狼人快速的离开贫民窟,并再一次去往河里清洗自己身上的气味。

    冰冷的河水浸没亚当的身躯,皎洁的月光洒在河面上,这一切却并没有令亚当冷静下来。

    血脉在躁动,成功收复血奴的喜悦,期间担心自己暴露的担忧,各种复杂的情绪和想法充斥着亚当的脑海,让他难以平静。

    “我的说法还是有很多的破绽,不过阿德尔已经进坑,便很难跳出去了。”

    在亚当的前世,一些堪称弱智的诈骗手段为什么能成功,那便是因为人对某种东西的贪欲,会令人丧失掉理智。

    哪怕是已经察觉到种种不对劲了,依旧会本能的选择性忽略,然后自己说服自己,自己给自己编织谎言,最终哪怕骗局被揭破,依旧不愿意相信真相,反而去相信那个浑身破绽去欺骗他的人。

    阿德尔现在也是如此,只不过亚当的谎言中大部分是真实,只有少部分虚假掺和进了这真实之中。

    自己神秘而又强大的印象已经在阿德尔心中种下,并且会借着他向其他异种传播。

    到时候手中掌握神之泪仪式的亚当,将会成为这些异种的王。

    亚当跑回了阁楼,结束了变身,打算为今天所做的事情做一个总结,然后早点休息,却发现自己难以做到。

    在今天,体内血脉的发育,似乎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哪怕解除了变身,依旧有着躁动在心中盘桓。

    过往的许多事情也开始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令他难以静下心来思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玩家凶猛〕〔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