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爹地拜拜啦时〕〔重生女首富:娇养〕〔早安,陆先生时初夏〕〔洪荒之鲲鹏绝不让〕〔漫漫仙路奇葩多〕〔贴身女王〕〔火影之我能无限吞〕〔寻唐〕〔地下城的一百万种〕〔北境天策林北〕〔极品上门女婿〕〔赵阿福贺荆山〕〔穿越后猎户相公家〕〔农家娘子种田记赵〕〔赴惊鸿〕〔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农家小娘子赵阿福〕〔农女阿福〕〔苏北伊雪〕〔时初夏陆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十七章 修士
    亚当接过种种材料,首先升起了火堆,将多种野兽的尸体围绕着火堆摆在成一个圈,象征着群兽因为光芒而死亡。

    然后先是取了一部分圣水,喊来阿德尔,将圣水和他的眼泪混合,让他自己拿在手里。

    亚当看了眼周围那些围观的异种,开始低着头念诵某些模糊的咒语。

    实际上只不过是将神言某一篇倒过来,然后用含糊不清的话语,加上过快的语速念叨而已。

    神之泪仪式因为更加偏向于神术,主要借用神的力量,因此门槛并不算太高,甚至可以说没有门槛,只要掌握相关的材料以及流程,大部分健全的人,有着相关的神学素养都能施展这个仪式。

    不过大部分异种躲避教会都来不及,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了解神学。

    就连阿德尔这个朝拜极为熟练的人,也缺乏许多相关的知识。

    “比如象征群兽的尸体,看似只是围着火堆,但是连哪一种野兽摆放的方位都有着讲究。”亚当将圣水再一次分成不均等的两份,分别引入最顶上的泥土和最低端的泥土。

    周围的异种看的极为认真,亚当可以肯定,这些异种在回去之后,肯定会自己先实验一番。

    等到他们失败,他们才会将自身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亚当的身上。

    最高处的泥土象征着神启时代最繁荣之地,那时教会不显,所以倒入的圣水不能没过泥土。

    最低处的泥土加上圣水象征着神之泪化作的湖泊,因此圣水必须没过泥土。

    将两瓶泥土处理好,亚当对着阿德尔说道:“将水喝一半,另一半浇在身上,然后跳入火堆!”

    阿德尔一愣,不过随后还是听从了亚当的指令,犹豫了一会,抱着圣水和自己眼泪混合的喝了下去,可以看到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

    这可比去进行朝拜更令异种痛苦,不过阿德尔还是完成了剩下的事情,将剩余的水浇在自己身上,跃入那堆燃起的火中。

    教会之所以酷爱火刑,这和蛮荒时代群兽遭受的灾难是不可分割的,在大部分教会之中,都认为光是恩赐,太过强烈,衍化为火,便是惩罚。

    火焰缠绕着阿德尔的身体,灼烧着他的肌肤,张开嘴更是吐出大量的黑烟。

    亚当点了点头,阿德尔虽然有着不少缺点,但是真的能忍,身为异种接触圣水,如果不是他之前喝过魔药,恐怕他会被直接烧穿喉咙和肚子。

    说来也奇妙的是,当体内和体外两种疼痛混合在一起的时候,阿德尔便感觉更疼了。

    对,两种疼痛之间起了奇妙的反应,不再是叠加而是相乘,疼痛成倍的增加,那种痛苦仿佛直达灵魂,阿德尔明明闭着眼睛,却仿佛看到了地狱和天国。

    亚当并没有着急,这种痛苦是必不可少的,要不然如何做到去应付修士长的圣力试探。

    他拿起那瓶装有最高处泥土的瓶子,将里面泥土倒出来,然后围绕着火堆开始画圈,这里面也隐藏着许多相关的知识。

    因为第一阶段对应的神之化身是太阳神,因此亚当需要计算远古繁华之地的位置以及现在这时太阳的位置,然后对这个圈进行调整。

    因此看上去都是圈,实际上大不相同,其他仪式步骤那些人或许还能蒙对,但是这个圈,打破这些人脑子,他们都不一定能够画出来。

    看着火堆里如同一条跳上岸的鱼一般,因为无法呼吸开始疯狂挣扎的阿德尔,亚当平静的说道:“可别跳出圈了,要不然你受到的一切痛苦都将白费。”

    亚当画完一个圈之后,一只手拿起了另一瓶泥土,另一只手却拿起了乌头草。

    低声念叨着不相关的话语,亚当将乌头草捏成一团握在手心之中,感受到血脉的躁动,整个人略微有些恍惚。

    不过幸好阿德尔的惨叫及时惊醒了亚当,亚当将手中的乌头草丢进了火堆之中,顿时火焰变得不同起来,冒出了大量的黑烟。

    亚当没有犹豫,将另一瓶最低处泥土的水倒了出去。

    水并不算多,但是却诡异的将那堆冒着黑烟的火给浇灭了。

    亚当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又一次陷入了恍惚,不过这一次他自己便清醒了过来。

    “将里面的泥土涂抹在阿德尔的身上,然后让他穿上那件外套。”亚当将手中的瓶子丢给旁边一个异种,便缓缓向着另一边走去。

    “我今晚会在过来一次,我希望你们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如果引起夏亚的注意,事情不会太好收场。”亚当渐行渐远。

    那几个异种看着亚当离去的身影,吞咽了口口水,看向在火堆之中,一动不动仿佛死去的阿德尔。

    “夏亚是谁?”有一个异种问道。

    “南城区的修士长便是名为夏亚。”另一个异种转头看向亚当离去的方向,内心之中满是震动。

    修士长一出,几个异种都闭上嘴不再多说,连忙遵循着亚当的指令,将泥土涂抹在阿德尔的身上,一个个手不断抽搐的异种,却发现阿德尔被涂上泥土却露出了舒坦的表情。

    随着最后裹上人类常穿的外衣,阿德尔身上异种的气息彻底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个时候几个异种将阿德尔扶进木屋休息,又聚集起来商讨。

    “材料我多收集了几份,我们要不要就着火焰自己试一下。”

    几名异种都有些意动,但是想到阿德尔接受仪式时的痛苦,又都不再提着一件事了。

    另一边,当看到那火焰被浇灭的时候,亚当就知道仪式成功了,今晚再一次来的时候,这五人就将成为他最忠实的部下。

    现在领亚当在意的是,施展神之泪仪式时,自己那两次恍惚。

    第一次是接触到乌头草的时候,亚当便感觉到自己的血脉变得更加活跃了。

    “乌头草和狼人血脉有关,如果我之后要研究血脉,或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亚当默默记下了这一条信息。

    然后将注意力集中在另一件事情上,他在施展完神之泪仪式之后,第二次恍惚了。

    而这一次恍惚却并不是因为血脉的原因,而是他感知到了神术。

    在完成仪式那一瞬间,亚当便进入了感知状态,在冥冥之中注意到了某种存在,接下来只要他诚心祈祷,接引那位存在的力量,亚当便能获得神术,成为一名修士。

    “然后烧死自己么?”亚当无声的笑了笑,如果是刚逃出来那会的亚当,感知到神术的存在,或许真的会选择接引神术,然后试图以一名修士的身份通过罗亚前往其他国家。

    但是估计当初那个给自己神之泪仪式的人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再一次潜入了教会,并从教会之中补完了一部分自己缺失的知识。

    因此亚当并没有踏入这个陷阱。

    “神之泪仪式虽然能够庇护异种,但是这种庇护只是表面上的,如果真的自己作死去获取神术,那么神术的力量只会从内部爆发,将异种彻底烧死。”

    亚当彻底放弃掉了接引神术力量的想法,不得不说,如果不是因为清楚这一点,亚当或许还真的无法拒绝神术的诱惑。

    毕竟自己对于神学太过于熟悉了,走修士这一条道路估计一片坦途,也没有人会去怀疑一个修士会是异种。

    可惜这一条路从一开始就断绝了。

    “那么当初学到的一些知识也需要小心点使用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坑了。”亚当脱去面具,手轻揉着脸上的伤疤。

    “又被勾起过往的记忆了。”亚当连忙压下自己又开始跑偏的思想,连忙将自己的行头埋藏好,确定没被跟踪之后,回到了博库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万族之劫〕〔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最豪赘婿叶辰〕〔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