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掌维古言赵阿福〕〔农家小娘子的逆袭〕〔农家小福女赵阿福〕〔十大美人图〕〔超神学院之异能者〕〔我的异能是完美复〕〔炮灰女妖在西游〕〔我的功法全靠捡〕〔绝美夫君凉凉哒〕〔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漫威里的德鲁伊〕〔灵天幻梦〕〔农家小娘子上月林〕〔重生空间农家宝〕〔重生之苍莽人生〕〔战神临花都〕〔最强女婿〕〔极限警戒〕〔女神的上门豪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十八章 家人
    “亚当哥哥!”亚当还没有到家,就看到莉娜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快步的跑过来,脸上满是傻傻的笑容,一把抱住了亚当的腿,将脸上的污渍全部蹭在了亚当的裤子上。

    本来有些洁癖的亚当对此也不生气,反倒是笑了起来,将莉娜抱了起来,举得高高的,让莉娜笑的连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亚当笑着,却看到二楼处有着一个人的正盯着他。

    亚当脸上的笑容收敛,换成了平日里那种温和的微笑,将莉娜放下来,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再一次看向二楼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消失了。

    亚当的记忆很好,哪怕是很久之前见过一两面,亚当也能记得很清楚,尤其是在那个人是由他掩埋的时候。

    “你这个偷了我身份的贼!”怨毒的声音响起,亚当却并没有选择回头,而是继续和亚利斯还有玛姬说着话,闲聊着最近街坊邻居的各种八卦。

    亚利斯说话不多,这个男人总是沉默着坐在自己的木工小房里,拿着小刀和木头,在做着一些小木工。

    只是这一次他却破天荒的坐在了旁边,有些尴尬的附和着玛姬的一些话语,然后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这些关心都应该是我的!!!”

    耳边似乎还有着恶鬼在咆哮,亚当充耳不闻,完全不在意。

    这个世界或许有恶灵这种东西,但是恶灵必须要是由强大的生物转化而来,一个普通的少年,死了也就死了。

    “所以又是血脉觉醒搞出的问题么?”亚当看着阴影处出现的‘亚当’身影,完全任何的恐惧和对方对视,眼中不见半点愧疚。

    别说真亚当不是他杀的,他只是借用了对方的身份,哪怕是他真的为了身份杀死了对方,而现在的亡灵真的来复仇,亚当也能坦然的面对对方。

    “只是每一个狼人的血脉觉醒,都要弄出这些东西么?”亚当心理素质过硬,完全不在意这种事情,但是其他狼人却不一定能够无视这种幻象。

    “还是说只是我是这样。”亚当列举出自身身上一些特殊的点。

    “接触过乌头草,这个很有可能,毕竟是和狼人血脉相关的东西。”

    “然后是我是半纯种狼人,狼人和人类混血的案例并不算多。”

    “又或许是我接受过神之泪仪式等和教会相关的仪式,因此引发了些什么。”

    “也有可能是我提前开启了感知状态导致的。”亚当仔细观察着那身影然后和周围环境相比较。

    “确实是由我自身感知衍生而来,其身影扎根于我的记忆之中,而不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

    “过盛的感知,加上血脉觉醒时期,不由自主对过往的回溯,便造成了这种现象么?”亚当感到一丝烦躁。

    随后亚当快速的平息了自己的烦躁,因为烦躁也不会改变这些麻烦已经存在的事实,这个道理大多数人都明白,但是真遇到事情的时候,却很难做到让自己平静下来。

    “那么能不能说感知也是我个人的才能呢?挖掘才能应该是全方面的挖掘。”亚当换了一个想法,顿时心里好受了许多。

    “亲和力、感知力,我的才能在这方面么?”亚当对此倒还算满意,虽然他现在确实需要直接增强战斗力的能力,但是他现在的处境,亲和力和感知力反而能够起到更大的作用。

    “毕竟我收服那些人靠的是演技,而我的演技完全是亲和力和感知撑起来的。”亚当自嘲一笑,慢慢调理自身的心理状态。

    那身影也渐渐消失不见了,亚当吃过一顿相对丰盛的晚餐之后,便准备上楼了。

    虽然这份亲情并不属于他,但是在感受到他人的关心之后,还是感觉心情愉悦了许多。

    但很快,亚当便将那些不必要的情绪收敛起来,他很清楚一件事,自己是迟早要暴露的,区别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不必要的情感还是少一些好,那样自己脱身时,对谁都好。

    将阁楼门锁住,亚当静静的开始等待,随着月光开始出现,亚当甚至看到了一些幻象,那是一些陌生的人和事。

    “白色的毛发,是开始追溯先祖了么?”亚当眯着眼,并没有因为出现幻象而慌张,反而认真的开始观察这些幻象。

    内容分外的繁杂,有普通生活的画面,有战斗的画面,还有着少儿不宜的画面。

    “不是,怎么什么内容都往血脉之中塞么?”亚当皱着眉头,发现各种少儿不宜的画面居然是最多的。

    “繁衍是族群最为重要的事我能理解,但是这也太……”亚当尽量撇去这些没营养的画面,向着其他画面汲取养分。

    “近身战斗、器具制作、野外追踪,甚至还有身为术师的狼人。”亚当摇了摇头,大部分狼人都精通近身战斗,身为术师的狼人几乎没有,亚当看到那个的画面,也没有传递出多么有用的内容。

    毕竟战斗更容易通过画面展现,而术师的修行用画面来展现,却并没有什么表现力,就一个狼人坐在那里,然后那个狼人的气势和形态发生些许改变。

    “这样获取不了什么东西。”亚当闭着眼开始养神,等到夜晚渐渐深了,亚当再一次变身。

    “嘭!”脑袋轻轻的撞在房顶上,亚当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狼人状态又便的更高了。

    月光照射在自己白色的毛发上,仿佛有着光之精灵在自己的身上跳动,然后进入自己的身体。

    强压下咆哮的欲望,亚当从阁楼窗户爬了出去,快速的奔跑在街区的大街小巷之中。

    身子前倾,四肢并用,亚当的速度越来越快,大量的风迎面而来,将白色的毛发吹得蓬松。

    亚当的理智仿佛在这一刻和身体完成了剥离,他能清楚知道自身在做什么,但是想要去干涉身体,却比平时更加困难。

    “超我隐没,血脉中的野性和思维驳接,本我占据主动,自我则是居于一边,变得更难掌控身体。”亚当隐没的理智分析道。

    用心理学来分析,人的精神由本我、自我和超我组成,那么平日里的亚当是自我,受到本我和影响和超我的约束。

    而现在变身后,主宰身体的变成了本我,而此刻的理智,却是不受任何影响和约束的自我,是纯粹的理智。

    原本自我虽然受本我影响,却也有着调节本我的作用,但是此刻或许是因为血脉的影响,这种调节能力变弱了许多。

    “血脉的作用会放大本我,抑制自我,而缺少了自我这个中间层,超我也难以抑制本我的冲动。”

    “不过还好,我精神状态一直不错,本我、自我、超我比较和谐。”亚当想到,自身精神的不和谐之处,大概主要在于自身为了完成目的,一直在忍受各种痛苦。

    不过自己最终的目的也是为了远离痛苦,因此,本我只需要发泄一下,便会再一次归于掌控。

    “所以现在让自己放松一下也是不错。”亚当的自我并不太担心自身的安危问题,本我状态下,自身的直觉会变得更加敏锐,他能轻易的察觉到各种危险,然后快速的避开。

    本质上本我是最怕痛,最怂的那一个,欺软怕硬,是纯粹的享乐主义,所以带配上敏锐的直觉,现在这个状态,反而是最不可能作死的。

    自我完全理智的分析出这一点后,就不再干扰本我的撒欢。

    果然很快的亚当便慢慢恢复了对身躯的控制,结束了变身,快速找到自己的修士服和面具。

    接下来是该做正事的时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萌宝天降总裁爹地〕〔最豪赘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