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妻临门:夫君求〕〔花都至尊高手〕〔盛世女侯〕〔诸天神域〕〔总裁夫人很逍遥江〕〔超级赢家〕〔赵氏虎子〕〔配音天王〕〔云舒谢闵行〕〔怒剑山河记〕〔温柔的煞气〕〔从水浒到洪荒〕〔逍遥小农民〕〔尝余欢〕〔[清]再不努力就要〕〔我是嫦娥我现在很〕〔余生有你,甜且暖〕〔庞博〕〔开局召唤黑影兵团〕〔异能田园之农女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二十章 黑烟
    霎时间,其他异种都僵住了,有必要玩这么大么?

    这是何等的气魄,以两国边界作为目的,只是为了验证一件事情。

    只是这种大事,叫我们这些小角色来,真的好么?

    “当然在准备做好之前,我并不好出手,避免被夏亚那老家伙发现。”亚当熟练的提出修士长的名字,用来衬托自己。

    如果你说自己多强多强,别人不清楚概念,因此对方反而认知不到你的强大,这个时候,就需要其他为人熟知的人来衬托你。

    整个南区教会,亚当认为夏亚修士长是最强大的人。

    所以当亚当自然的说出修士长名字的时候,这些人的姿态摆的就更低了。

    “所以需要你们帮我做一些准备工作,放心,都是一些小事,而我也不会吝啬奖励。”

    “第一件事,先将南河道的十七号房子盘下来吧。”亚当微微转过头,看向人群中的一个人:“这位先生,你愿意为我服务么?”

    被亚当看上那人,是一个消瘦的男人,脸上戴着舞会面具,衣服也有些不合体,亚当可以轻易分析出,这人对于伪装并不算熟悉,并且对于贫民窟的环境不太熟悉。

    “这种舞会面具,一般平民根本用不到,特意戴上这种面具,只会暴露自己还算富裕的底子。”亚当也不急着听到回答。

    那人犹豫了一会儿后,才弯下腰,恭敬的说道:“在下威尔,愿意为里格斯先生服务!”

    “那就好,我会在后天去那里,为你进行仪式,需要的材料你去问阿德尔,在那里我会颁布下一个任务,谁完成了,便是下一个接受仪式的人。”亚当点了点头,表示赞赏,然后看向其他人说道。

    “当然你们还可以联系更多值得信任的人,人数越多,你们接受仪式的时间就越早。”亚当认真的说道,这个被他拉起来的组织,人越多,便越需要分化。

    等到接受仪式的人差不多了,亚当就能抛出第二阶段的仪式,或者是将第一阶段仪式的秘密交给某人,让他继续去剥削其他人。

    这样亚当就能稳稳的坐在最高位,不下场便能掌控整个组织。

    “虽然这种构造的组织走不长久,但是我个人力量太弱,也只能以如此方式来掌控组织。”

    将主要事情办完后,亚当却没急着离开,而是让其他人离去,留下了阿德尔。

    “那个金是怎么一回事。”亚当直接了当的进行询问。

    今天所见的异种虽然各有各的本事,单论战斗能力或许都在他之上,但是将他们和金放在一起,便感觉是两个不相同的物种一般。

    “额,金先生是我遇到过最强的异种,我是在森林遇到他,也是在他的指引下,找到霍达巫医。”阿德尔略微一愣后,便连忙说道。

    “金出现在森林?”亚当瞬间明白过来,虽然血脉觉醒的影响,脑子有点乱,但还是很快抓住了重点。

    阿德尔当初跑回罗亚,却不敢进城,只能躲在森林之中,之后在森林遇到金,这才进城居住。

    “而金和曼斯拉男爵有着牵连,或许也掺和进了走私生意,森林再过去便有着罗亚驻军巡逻,贫民窟白天车水马龙,看似是从各地乡镇收购的物资,实际上里面却混杂着走私物品。”

    “那么森林之中必定隐藏着一条走私路线,金的出现,或许便是为了保证这条路线的通畅。”

    想到这里,亚当心情通畅了许多:“狼人异种和贵族之间,哪怕真的有合作,但也只是合作,不可能真的亲密无间。”

    “金和曼斯拉男爵之间,肯定会有着一些不协调,如果能够以此作为介入,说不定能够直接插手走私,然后顺利逃跑。”

    “很好。”亚当将思绪整理了一遍后,拍了拍手,对着阿德尔说道:“他比我想象中更重要,好好干,你能得到更多。”

    然后亚当便不再多说,迈着不急不缓的步伐换了一条路离开。

    也幸好这一次,亚当没有撞见金了,他实在想不通之前金为什么能够堵住他。

    确定了没有人跟踪,亚当埋好衣服,清理身上气味,然后才选择离开。

    “总感觉哪里不太多。”亚当走在半路,脑海之中想的依旧是狼人金。

    对方莫名其妙的堵住了自己,却又莫名其妙的放自己离开,想要做的到底是什么?

    抬头看天,明月已经高悬于天,大如圆盘,只是还略有所缺。

    “明晚,明晚便是月圆之夜。”亚当甚至冥冥之中生出一种预感,明晚自身的血脉必定会觉醒。

    到时候血脉之力会追溯先祖,追溯过往,挖掘才能,然后形成属于自身独一无二的能力。

    “明天必须早一点躲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要不然血脉躁动无法掩盖,我自己一变身,任何遮掩都毫无效果。”

    亚当此刻没有变身,站在月光之下都感觉自身有着一股强烈的变身欲望,身体的本我在不停的试图获得身体的掌控权。

    “本我便是自身身体本能的集合,是人最为原始的、属满足本能冲动的欲望,他一出现只会顺从血脉的躁动。”

    “本我变身后并不会做危险的事,但是现在变身这件事本身便是危险。”

    亚当也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抑制着变身的欲望。

    “也不知道明天觉醒会闹出多大的动静。”亚当快速爬回了阁楼,也不再进行事后总结,立马闭上眼休息。

    他需要更好的精神,去面对明天的血脉觉醒。

    另一边,金,将自己棕色的卷发扎起来,仿佛循着什么轨迹,一路来到了小河边。

    他站在树下看着那被掩埋好的东西,身体快速的开始蠕动,然后胀大,化作了一只巨大的狼人。

    棕黑色的毛发在夜风的吹拂下飘舞,黑夜化作的阴影飘散如烟向着他凝聚。

    大量的黑烟漂浮在金的身周,金闭上双眼,进入到了感知状态,仿佛穿越时空一般,凝聚出一副感知幻境。

    阁楼中已经睡着的亚当,却突然皱起了眉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幻境之中,亚当在树下谨慎的探寻着周围的动静,然后才褪去了修士服和面具。

    “果然是这个小家伙。”金摇了摇头,目光突然一凝,来到了亚当的身边,盯着亚当左脸的伤疤,神情也变得越来越凝重。

    “这个伤疤,不会错了,绝对是那把剑才能造成的伤疤。”金目光闪烁,退出了感知状态,站在原地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月亮,不知道在思虑着什么。

    良久低沉的笑声才响了起来,并且笑声越来越大。

    再一次进入感知状态,金细细探寻着亚当留下的一切信息。

    “明天便是觉醒之日了么?”金看着幻象之中亚当眼睛偶尔略微的变化,慢慢分析出了亚当的许多信息。

    “纯种狼人,天赋异禀,之前和我感知碰撞,提前开启了感知状态,加上他没有进行过月夜仪式,觉醒效果虽然不变,但是觉醒过程却会十分狂暴。”

    “性子也太过于谨慎,过于压抑自身的本能,这些都是优点,但是却对血脉觉醒不利。”

    金拍了拍手,退出了变身状态,转身离开。

    阁楼之中的亚当也舒展了眉头,整个人缩在床靠墙的角落,蜷缩起身子,难得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各种各样的东西充斥其中,先祖的知识,自身的过往,一些难以言喻的奇妙变化,甚至是更为久远的上一世记忆。

    在他身上,一缕阴影化作了黑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