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妻临门:夫君求〕〔花都至尊高手〕〔盛世女侯〕〔诸天神域〕〔总裁夫人很逍遥江〕〔超级赢家〕〔赵氏虎子〕〔配音天王〕〔云舒谢闵行〕〔怒剑山河记〕〔温柔的煞气〕〔从水浒到洪荒〕〔逍遥小农民〕〔尝余欢〕〔[清]再不努力就要〕〔我是嫦娥我现在很〕〔余生有你,甜且暖〕〔庞博〕〔开局召唤黑影兵团〕〔异能田园之农女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二十一章 月圆
    “血脉变得更加躁动了。”亚当坐在床上,却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

    床边有着电脑在播放着音乐,细细听去,实际上是前世认识的人在说话,远处电视正在播报着新闻,说是有车子在大马路上凭空消失。

    掀开被子,坐在床边穿戴衣服鞋子,“亚当”从床底爬了出来,大喊着这是我的床。

    天窗处爬满了人影,都在透过窗户看着他,随着亚当推开门,一具具强盗的尸体全部横在楼梯上,鲜血如同瀑布一般向着楼下流去。

    踩着尸山血海下了楼,无视了旁边少儿不宜的画面,拿起桌上的汤,就这腌菜饼吃进肚子,身后白毛狼人和修士正在疯狂拼杀。

    亚当神色自然的和亚利斯还有玛姬打招呼,同时极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去回想一些不该回想的东西。

    “我昨天发现了一个风景不错的地方,打算去那里写生,也就是对着那风景绘画。”亚当拿出了自己早已经想好的借口。

    “我再多练习一下,明天应该就能再去和阿尔瓦大师学习了。”亚当尽量的让自己比较的轻松的说道。

    在略微等待了一会儿后,亚当又再次说道:“那里比较偏僻,我晚上不一定能回来,说不定会在附近找户人家借宿,你们不用担心。”

    “这样么?要不要带一些食物过去,我给你弄份腌肉。”玛姬点了点头,神情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带一些腌菜饼去就行了。”亚当笑着摇了摇头:“这段时间都没给家里帮得上什么忙。”

    “一家人别说这些。”

    “这个亚当你拿去。”不善言语的亚利斯从腰间掏出一个小布袋,从里面掏出钱来,然后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松起来说道:“你画画也要工具,借宿人家也需要一些表示。”

    “那谢谢伯父了。”亚当沉默了下,接过了钱。

    “亚当哥哥要出去么?”睡眼惺惺的莉娜从二楼走下来,连忙跑过来,将自己压在亚当的腿上滚来滚去:“亚当都好久没陪我玩了。”

    “下次吧。”亚当揉了揉莉娜的脑袋,把她扶起来:“哥哥还有正事要干。”

    “恩,那亚当加油!”莉娜用脑袋趁着亚当的手,相当不舍的说道。

    亚当起身拿了几个腌菜饼,在亚利斯的木工房找了块大木片,将其削平,便出了门,回头看了眼库博家,便没再理会。

    压抑着血脉的躁动和各种幻象,亚当买了画笔以及颜料,再买了一些细布,便一路前往河边。

    这里虽然有人回来打水,但是人流量其实并不算多,并且离贫民窟不远,沿着河也能很快前往森林。

    虽然猜测森林有着贵族的走私渠道,但是森林这么大,就算弄出动静,被那些走私的人知道,他们也不一定会来管,甚至有可能帮忙掩盖动静。

    亚当抬了块石头到河边,坐在石头上,将木片放在自己的腿上,把画布放在上面,亚当倒还真的兴起了绘画的性质。

    周围净是一些幻象,各种回忆都不停的回涌,亚当没有再去对抗这些回忆和幻象,而是将我要绘画的念头融合进去。

    随着画笔落在画布上,完全没有遵循什么绘画技巧,连亚当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画出来的会是什么。

    世界在亚当眼中变得诡异,直到一个人的形象呈现了出来。

    “奈瑟,你要背弃神的荣光么?”那人面容模糊不清,他手持一把剑,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亚当。

    亚当画笔停下,抬起头看着这个人,确定的答复道:“是!”

    随着亚当的回答,那人连面容都清晰了许多,他将那把剑举起来,对着亚当的头颅,声音也在一瞬间变得真切:“我会去找你的。”

    随后那幻象彻底消失,亚当手动了动却并没有放下手中的画笔,继续在画布上画了起来。

    亚当的内心却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平静:“连我感知形成的幻象,都能被他影响到么?”

    “我的方位估计暴露了。”亚当落下了最后一笔,整幅画也只差晾干,就成型了。

    画中初一看颜色不算复杂,但是细细看去却发现颜色是渐变的,整体保持着荒诞诡异的色彩,天空、河、树以及野草的外形都显得十分古怪,但却能让人认出画的是什么。

    而没让亚当失望的是,画的主体正是他自己,他早有自知之明,他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如果真要不涉及利益画些什么,那么多半是自己。

    画中的亚当站在树的阴影之下,手扶着树干,颜色以白色为主,但是身后的影子却布满了整幅画最多的色彩。

    整幅画越看越不正常,看久了还会令人心生恐惧。

    亚当笑了笑,画是在他血脉躁动,出现不少幻觉的情况下画出,自然会让正常人越看越不正常。

    起身将这幅画放在石头上,亚当便能看到太阳正在缓缓的落下,在夕阳映照的晚霞下,另一边天空月亮已经显现。

    亚当拿着腌菜饼来到河边,脱下鞋子将脚浸泡在河中划动。

    一边吃着饼,身躯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体内的血脉正在暴走般的咆哮。

    周围也几乎没有了人烟,这个时候没有人回来取水了,但却有着因为其他目的而来的人。

    依旧是那副宽松打扮的金,弯腰捡起放在石头上的画,撇了撇嘴说道:“画的什么玩意?”

    “哇,这不是奈瑟·里格斯先生么?”金一副很欠扁的模样,仿佛才发现亚当一般夸张的说道。

    亚当阴沉着一张脸,最差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他极力压制着自身暴躁的情绪,想要找出解决办法时,身躯在躁动的血脉下颤抖。

    “好吧,语调是有点夸张。”金挠了挠脸颊说道。

    然后彻底放弃了嘲讽,一双猩红的瞳孔看着亚当,语气也变得前所未有的认真:“向我展现你的才能,要不然杀了你!”

    惊人的杀气配合着身后升腾而起的庞大黑烟,金此刻气势仿佛到达了顶点。

    还在想着解决办法的亚当停下了颤抖的身躯,身体先于思考,一拳直接向着金的脸上呼去。

    “嗷~~~”硕大的拳头打在金的脸上,亚当举起了另一只拳头,身体在快速的拔高,上衣直接被撑破,大量的白色毛发涌出,嘴吻变长,发出愤怒的咆哮。

    另一只举起的拳头也化作了巨大的爪子,对着金被打蒙的身体挥下,却只在指缝间带出了大量的黑烟。

    金已经出现在河的另一边,一只手将自己衣服的衣带解松,另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脸,口齿有些不清的说道:“变身不利索,发力方式不正确,你这一拳起码弱了八成。”

    亚当向前一跃,越过河,狂嚎一声,落在地上速度不减,甚至变得更快的扑向金,双手向着对方拢去。

    “太过于用力了。”金低腰从亚当腋下钻过去,口中以批评的语气说道,然后眨眼之间,身体便已经化作了狼人形态。

    “来追我吧!”转身向着森林所在,金快速的奔跑起来,仿佛一团跳跃的黑烟,在那皎洁的月光下,身影快到模糊,只能看到一团梭型的黑影,然后一跃进入了森林。

    追在其身后,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立在原地的树木上就多出了数道深入树心的爪印。

    亚当的本我前所未有的活跃,然后渐渐的和自我联合在了一起,他们此刻都只有着一个目的,那就是击败金。

    在这种同一个念头的作用下,亚当只感觉自我和本我之间的间隔近乎于消失,对于身体的掌握也再也没有隔阂。

    于是感知状态开启,大量的信息被亚当读取,有些斑驳月光的森林,在这一刻成为了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