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初夏陆琰〕〔北宋之无双国士〕〔陈歌马晓楠〕〔地表最狂男人楚烈〕〔不败神婿〕〔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宿主她又在崩剧情〕〔末世女小七的农家〕〔修罗剑神〕〔BOSS来袭:甜妻一〕〔大宋清欢〕〔我成了霸总亲闺女〕〔有空间种药忙〕〔木叶老魔头想当个〕〔退役战神杨辰秦惜〕〔九重华锦〕〔拼搏年代〕〔她有一间时空小屋〕〔超神春野樱〕〔成了明日末世的NP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二十七章 仪式
    “维持、溢出、炼制、返还以及升华。”

    “三元不仅仅是超凡力量的根基,也是人类存在的根基。”

    “三种力量维持着人类的存在。”

    “前面说过,人们在赞誉某种传说时,会无意识散溢精神力,而实际上不单单是赞誉,也不单单是精神力,人的一切行为都会耗费三元。”

    “精神力平时就存在,只是维持着灵魂的运转,隐没于灵魂之中。”

    “术师以冥想挖掘出精神力,之后便是以进阶冥想法,以精神力反过来维持自身的灵魂,从被动运转变成自身主动管理,让自身无意义散溢的精神力变少,以此积存更多的精神力。”

    “骑士也是同理,自身主动去维持自身的肉体,更加精细的掌控生命之力的消耗,让你能消化更多的食物,从食物之中吸取的养分也更多,每一次锻炼的成效也更好。”

    “这便是超凡修行的第一阶段,维持,更好的维持自身的生命和灵魂,以此积攒更多的生命之力和精神力。”

    “灵魂和生命是自身有的,但是自然之力虽然通过进食呼吸等方式一直在摄取,却很难真正掌控,因此主要利用自然之力的职业很少。”

    “巫医这种职业虽是以自然之力为主,但是也有着不少缺陷,他们的修行更多的是对于资源的获取问题。”

    “当然也有优点,那就是门槛低,对于个人的素质要求不高。”

    “第二阶段,溢出,能到这一阶段的,都是在相应职业有着天赋的人,他们能很好的维持自身,令自身职业相应的力量满而溢出。”

    “第三阶段和第二阶段极为接近,炼制,将那些溢出的力量通过各种方法炼制。”

    “依旧拿骑士举例,他们生命之力溢出,再以传说相配合,便是他们炼制的方式,所以创立功绩便是骑士的修行,形成功绩之后,便能演变为贵族。”

    “炼制的方法便被称之为固化仪式,也被称之为仪轨,仪式的本质是人和三元的沟通,而仪轨的本质便是常驻的沟通通道。”

    “在这种常驻的沟通通道构筑之后,便进入第四阶段,返还,以仪轨稳定的构架,来进一步提升自身的本质,这一步便是考验仪轨稳定性的时候了。”

    “不知道有多少修行者卡在这一关,返还阶段根据仪轨不同,持续时间不定。”

    “返还阶段彻底完成便进入到了第五阶段,升华,个人本质会得到极大的提高。”

    “以上便是职业修行的大体框架,部分职业或许有跳出这个框架的地方,比如某些特殊的术师,便会将炼制这一阶段提前,和维持一同进行。”

    “但是大体还是不会超出这个框架,各职业细分下去还有不少的知识我在今后都会慢慢教导你。”

    “那么金你是处于那个阶段呢?”亚当将这些知识牢记,然后状似好奇的问道。

    “我是第三阶段炼制。”金身体之中散溢出大量黑烟:“血脉术士自然是以血脉能力为主,黑烟便是我觉醒的血脉能力,血脉本质上便是一个仪轨的雏形。”

    “只是因为它是随着你成长而成长,就如同未修行过的人一般,也需要经历维、溢、炼三个阶段,才能真正变成一个稳定的仪轨。”

    “维、溢、炼、返以及升是修行的阶段,至于具体的修行方法,我会将其传授给你,只是你的能力似乎是转换生命力和精神力这种偏辅助的能力,骑士的修炼法我也能教你,但是术师的就只能你自己想办法了。”

    金教导的很详细,并且只要亚当有着疑问,他都能快速的进行解答,随着对基础理论的了解,亚当也对于自身的超凡道路有了模糊的谋划。

    他的权重能力让他在生命和灵魂这两种道路上,都有着极高的天赋,他可以以血脉术士的修炼方法来修行,但是因为能力性质问题,实战能力得不到太大的提高。

    因此金给他的建议是,兼修骑士和术师,最终以血脉能力形成仪轨,形成属于自身的特殊职业。

    教学进行的十分顺利,无论是亚当还是金都对着这第一堂课十分满意,只可惜时间有限,还未到半夜,这一次教学就要结束了。

    虽然关于金,亚当还有很多的疑问,但是无论是从理性分析还是感性判断,都能得知金是他目前可以信任的人。

    因此亚当也交代了自身一部分计划。

    “你为什么这么急着逃离罗亚,奈瑟?”金能够看出亚当的急迫,他棕色的瞳孔直视亚当的双眼。

    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金很清楚亚当是一个多么谨慎的人,但是在一些事情上,他却显得很急迫,因此出现了不少的漏洞。

    “异种急着逃离圣天音国这种神权至上的国家,不是很正常么?”亚当和金对视,神情自然的说着,当他发现金目光看向自己脸上伤疤的时候,亚当转过了身。

    “洛肯王国教会的势力虽然不如圣天音国,但是异种在那里还是受到排斥,更何况你有神之泪仪式,能够遮掩自身异状,其实没必要这么急迫的。”

    金也没追着问下去,他只是再一次强调的说道:“你没必要这么急迫的,奈瑟,你还年轻。”

    “我和曼斯拉的合作仅限于罗亚城内,并没有插手边军防卫这一块,他一直有清除我的想法,只是拿不准我的实力,又不愿意闹大,才一直容忍着我。”

    “他家族的功绩仪轨不稳,已经有了跌落位格的迹象,现如今走私生意获取的资源,是他的底线,他不会允许这条生意线出意外,想要安插一个外人进入走私队里,很难。”

    金在随后认真的述说着他和曼斯拉的合作,顺便将自身知道的一些信息告知了亚当。

    “最后你要注意的是,曼斯拉明面上和一位术师有着来往,背地里似乎还和什么势力有着关系。”

    “不要小看任何一个贵族,哪怕是这种功绩仪轨将要脱落的贵族,他们的底蕴太深了。”

    “我知道了。”亚当点了点头,便起身准备离开,他今晚还有着其他的事情。

    “另外你小子悠着点。”金提着酒瓶,认真的说道:“夏亚那老头当年和阿尔瓦还有另一个家伙可是并称圣音三杰,厉害的很。”

    “你别在教会翻了车,然后把我供了出来。”

    “阿尔瓦?”亚当回过身,有些惊奇的问道,夏亚修士长是一个白胡子老头,看年龄已经八十多了,阿尔瓦却是中年模样,顶多四十多,这两人关系似乎不错,但是怎么会是并称的关系。

    “我当初又不在圣天音国,只是知道这个名号,具体的你自己问去,他不也是你老师么?”金挠了挠脸,满不在乎的说道。

    亚当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正式告别,离开了金的小木屋,前往今晚下一个目的地,南河道的十七号房子。

    他在之前曾经吩咐异种威尔买下这栋房子,作为之后他成立的异种组织的新聚会地点,并答应了今晚过去给威尔进行神之泪仪式。

    只是亚当觉得学习更重要一点,于是先来到金这里,而异种组织那边,适当的拖一拖,反而能让他们更加清晰的认知到,这个组织中的主次关系。

    南河道位于南区平民区,附近曾经是护城河,不过护城河因为各种问题被填平,南河道这个名字却留了下来。

    这地方靠近贫民窟,离贵族区也不远,亚当之前观察过,这房子处于空置状态,因为所处位置问题,交通便利,便于逃跑,附近来往人群多,进出口却隐蔽复杂,适合隐秘聚会。

    最重要是,他之后晚上就不用这么麻烦到处跑了,能能够节省很多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万族之劫〕〔婚久成殇〕〔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狂妃逆袭记梅开芍〕〔苏北伊雪〕〔最豪赘婿叶辰〕〔最强龙婿叶辰〕〔从骷髅岛开始横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