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尊叶玄叶灵全集〕〔娄雪飞〕〔沈清辞娄雪飞〕〔陆爷的小逃妻惊艳〕〔重生侯府嫡女沈清〕〔宠上娇软小甜妻〕〔一人得道〕〔末日拼图游戏〕〔我是王富贵〕〔梅府有女初成妃〕〔红楼春〕〔极品萌宝:霸道爹〕〔神阑天宇1〕〔尚不知他名姓〕〔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非洲酋长〕〔最强狂婿〕〔龙主唐朝〕〔大秦铁骑〕〔卸甲枭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三十七章 神之泪
    亚当回到家的时候,正好遇到了过来的拉文。

    一番交谈过后,亚当接过了批文,向拉文道谢。

    “让你这么跑一趟。”亚当诚恳的说道:“真是抱歉。”

    “没什么啦。”拉文一只手挠了挠后脑勺,并不清楚亚当到底是在为什么道歉,亚当也不会明说,甚至不会露出任何的异样。

    道歉么?道歉。

    下次遇到同样的事怎么办?照样动手。

    亚当的眼中没有任何一丝悔意,目送着拉文离开,他在考虑的是,今晚怎么去金那里上课。

    却在这个时候,看到一旁房檐上,几只小鸟在那叽叽喳喳的叫着。

    回到家,亚当和亚利斯提了从学画变成学术师这一件事,还将那一张批文拿了出来。

    博库一家虽然不太清楚术师是什么工作职业,但是看到那一张批文上,写着的学成之后可以直接进入驻军任职,便开心了起来。

    能在军队任职的人,都是大人物,这是一条好出路。

    在吃完晚餐之后,亚当推开阁楼的门,便看到金正翘着腿用面包屑逗弄着那只鸟。

    “交代完了?”金看向亚当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今天下午你去哪了?”

    一缕黑烟从亚当的身上飘飞出来,围绕着金转了一圈,又来到亚当的面前。

    “你就是凭借这个定位我的?”亚当没有抗拒,而是将那一缕黑烟接在了手上,事后回想觉醒那晚的细节,亚当就清楚,自己身上有着金留下的定位手段。

    “没错,从你冒冒失失的出现在我的家范围内那次时,我就将它种在你的身上了。”金自豪的说道:“不过你放心,我的黑烟威力可能不算强,但是隐匿能力一流,不会被其他人发现的。”

    这种定位是善意的,亚当能够明显的感知到,起码就目前为止,金虽然隐藏了自身的真实目的,但也一直在向他释放着善意。

    “我今天去拜访了一位术师老师。”亚当拿出了术法书,这一点不需要隐瞒,只是需要将对方身份遮掩一二。

    “能开辟出倒影空间的术师,这位起码已经返阶段了啊。”金挠了挠脸说道:“这样的术师可不好杀,你这个新老师要是发现你是异种要对你动手,我还不一定能救得了你。”

    “我会注意的。”亚当点了点头,世人对于异种的排斥和厌恶是难以祛除的,安东尼虽然对他十分的好,但是一旦知道他是异种,会发生什么,那就难说了。

    一股黑烟从金身上蔓延而出,将阁楼包裹,金坐在椅子上开始了第二次授课。

    在将各种基础知识传授给亚当之后,金也进一步开始讲解更深入的内容,其重点在于血脉和生命力。

    血脉的基础在于生命的传承,其内容却是先祖的精神意志,而其维护却是由自然之力在进行。

    贵族的血脉也是如此而来,最开始由生命传承,只能让后代天赋好一些,然后先祖的精神意志贯彻,最顶端的者,甚至让后人有着生而知之的能力,直到最后纹章的形成,血脉最终稳定了下来。

    “血脉是未成形的仪轨,是祖先的恩赐,也是力量的传承。”金将血脉构成彻底剖析开来。

    “但血脉带来的并不只是好处。”

    “先祖也不一定全都是为了子孙后代着想的先祖。”

    “不少不甘心于死亡的先祖,说不定会从血脉之中爬出来,污染你的精神,侵占你的身体,夺取你的人生。”

    “这些都是血脉术士需要提防的地方。”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维持血脉之力的‘罪’。”金告诫亚当:“罪是自然之力的一种,其无时无刻不在运作中,吸纳着自然环境中的自然之力,然后将其转化为新的罪,来供给血脉。”

    “非纯种血脉的异种,因为外力获取血脉,这种罪的吸纳是野蛮的,这才是他们容易被分辨出来的原因。”

    “原来如此。”亚当若有所思,没有掩护的非纯种异种出现在他的面前,亚当能够一眼观察出来,这类似于一种本能,现在看来,是非纯种们对于罪的扰动,让纯种对其存在变得格外敏感。

    “纯种血脉对于自然之力的吸收,隐晦并且平缓,但真正的高手也能通过敏锐的感知发觉,而想要改变这一点,便需要种种手段遮掩了。”

    “一般的遮掩手法是以魔药代替这部分吸纳,然后抑制这种吸纳,这样自然便不容易被人发现。”

    “而你所进行的神之泪仪式太过于完美了,甚至完美到有些过了头。”金不知道是在称赞还是感叹的说道。

    “你知道我现在以感知去观察你,会发现什么?”

    “有着光在你身上跳动,那荣光闪耀着,让你并不像是异种,反而像是圣骑士流传下来的血脉。”

    亚当眼睛一缩,发现了问题所在,掩盖异状最好的办法,便是以另一种异状遮掩。

    如果说异种以罪吸纳自然中的自然之力,并进行转化,那么神之泪仪式三阶段全施展完毕的自己,表面上看去,就是在以荣光吸纳着自然之力。

    异种是罪孽,是必须要铲除的怪物,那么以荣光吸纳自然之力的人,便是教会稀缺的人才。

    难怪修士长等人会这般重视他,他原本以为是自身表现出来的亲和力以及一些独特的天赋,却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着神之泪仪式的原因。

    “那威尔还有阿德尔他们呢?”亚当转过头向着金问道,神之泪仪式的如果有着这样的缺陷,那么反而更容易被人发现。

    “他们目前还没有表现出异状,第一阶段仪式灼烧掉了他们血脉的躁动,让他们此刻的状态接近于纯种,只是我也不清楚第二阶段施展后,他们会有什么异状。”

    金笑着说道,他将自身观察到的一切都告知,却不会提供任何解决的办法。

    “还好。”亚当松了一口气,虽然这样少了一些控制那些异种的筹码,但是问题不算太严重。

    神之泪仪式中的陷阱,不仅仅只是施展时,容易被神的力量蛊惑,贸然接纳神之力量,还有这种令人变得突出的副作用。

    “拥有这种‘天赋’的人并不算多,一旦有修士发现,就必定会引起注意,说不定我还会被一些热心的修士资助成为修士,然后登入教会的资料。”

    “到时候,他们想要找到我便太容易了。”亚当皱起了眉头,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在给我埋坑,留下种种预防手段么?

    亚当收拾起心中的些许挫败感,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老师,神之泪完整的仪式,要听听看么?”亚当抬头看向金,嘴角勾起笑容,对于这套能令大部分异种疯狂的神秘仪式没有任何的不舍。

    “我已经付出足够多了么?”金调侃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对话,却没有拒绝。

    对于这个仪式,他也是十分的好奇,能直接以凡人之身施展,三阶段囊括三种神之化身,各种仪式看似简单,但是其背后是对于神之化身的深度解读,才能构造出如此出色的仪式。

    亚当将三段神之泪仪式对应的神之化身,其中所需材料代表的涵义,各种对应的手法,以及自己当初接受仪式,表现出的一些状况都讲述了出来。

    金一点一点解读,然后针对里面的知识进行延伸,述说为什么这一部分仪式会对血脉造成影响。

    其他且不说,随着神之泪仪式的解读完毕,亚当对于血脉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

    亚当将这些知识快速的消化,同时一个模糊却又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