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执着随风再不爱你〕〔不败战神杨辰〕〔苏家小姐是个傻子〕〔赵旭〕〔天医归来秦羽夏晓〕〔至尊神婿〕〔都市古仙医叶不凡〕〔近身狂婿〕〔代号修罗〕〔圣虚最新章节〕〔反派大佬的农家媳〕〔人到中年〕〔海贼之炎帝降临〕〔万界陨灭〕〔诸天之开局被识破〕〔穿成七零极品假千〕〔砸进纷乱中〕〔环球封神〕〔重生农门小当家〕〔神器大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四十五章 我在战斗
    亚当回到客房,不出所料,金又再一次出现在这里。

    “能搭上罗姆家,你这动作也太快了吧。”金瘫在铺有柔软坐垫的座椅上:“难道你是道格那老头的私生子?”

    “别开玩笑了。”亚当看着金用黑烟房间封锁了之后,才说道:“我们是异种。”

    “异种怎么了?”金笑着说道:“据我所知,洛肯王国有不少贵族其实也是异种。”

    “又不是每一只异种都会成为血脉术士,只要走骑士道路,立下功绩,照样是贵族。”

    “你们特林德尔家,便有着一个支血脉成为了贵族,好像是叫做罗尼家族吧。”

    “谁?”亚当突然转过身,血脉觉醒那晚,自己对于血脉传承的一些记忆有些模糊,随着金的话语,亚当瞬间想起了一个名字。

    拉尔夫·罗尼·特林德尔,这个在血脉传承中出现的名字,说明这个人应该是自己的直系先祖,不过自己父亲的名字似乎没有带上罗尼,应该是某一任先祖分家了,没有选择继承罗尼之名。

    而之前亚当了解到一件事,洛肯王国罗尼伯爵失踪,导致了洛肯王国和圣天音国开战。

    难怪当时隐约觉得罗尼这个名字耳熟。

    从时间上来算,这个罗尼伯爵应该不是自己血脉中出现过的拉尔夫,但是起码一个远亲是跑不了的。

    “四十年前的失踪的罗尼伯爵?”亚当开口问道。

    “你知道?”金有些惊讶,随后点了点头,表示亚当没错:“没错,那个罗尼伯爵,就是你们特林德尔家的。”

    “当时在边界发现了神术施展的痕迹,多方鉴定是圣音教会动的手。”

    “圣音教会称罗尼伯爵是异种,但是拿不出实质性的证据,于是被认为是推脱诬蔑,加上当时洛肯王国内部一些利益诉求,于是第一次北询之战就开始了。”

    “那么金呢?又是因为什么来到罗亚,不想回洛肯么?”亚当还是想让金全力支持自己逃离罗亚。

    “十年前不是第三次北询之战么?”金挪了挪屁股,将坐垫压出了形状后不在意的说道:“你不知道你老师当时多强一个,一路上冲在最前方,直接冲到了罗亚城内,和敌人大战了三天三夜。”

    “然后就被留在了罗亚?”亚当静静看着金在那眉飞色舞。

    “这不是没办法嘛,受了重伤,等我差不多恢复过来的时候,洛肯王国方面已经退军了。”

    “我一个人,边墙驻军那边又有高手,最开始接触曼斯拉,打的主意其实和你差不多。”金懒趴趴的述说着过往:“十年都过去了,也就渐渐没有念想了。”

    “反正我在这里,又没人能发现我,打不过我还能跑,偶尔帮助一下其他异种,培养一下年轻优秀的后辈,差不多就足够了。”

    金看向亚当,坐直了身子,双手交叉,然后问道:“奈瑟,你又是为什么这么急着离开这里呢?”

    “有着神之泪仪式,有着一个对你很看重的术师老师,哪怕是在罗亚,你也能生活的很好。”

    “你是在逃避着什么么?奈瑟?”

    “我是在战斗。”亚当抬起头看向金,两人对视在一起,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认真。

    “我已经在圣天音国生活了十三年了,我选择了逃跑,就是在选择战斗!”亚当说的格外认真,并没有调节权重,但是此刻的亚当却也展现出自身的气势。

    绽放出气势的亚当,也绽放出了一股别样的魅力,那是从心灵深处迸发出来的力量。

    “这样么?”金再一次瘫倒在椅子里,一只手搭在脖子上,低语了一句,便陷入了沉默。

    “我可以帮你,不过可能会很危险,曼斯拉身后有着其他力量支持。”金说着放下了搭在脖子上的手。

    “这就需要借助道格先生的力量了。”亚当展颜一笑,将自己的计划缓缓说出。

    “不改变血脉的长生药么?”金在听完之后,恍然大悟:“难怪圣音三杰中,当年只有夏亚那老家伙参战了,如果那三个家伙都上战场,后面两次北询之战能不能打起来,还不一定呢。”

    “阿尔瓦他们是在北询之战开启前沉寂的么?”亚当问道,既然决定要以长生药作为大饼,获取道格的全力支持,那么相关的信息了解越多越好。

    “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吧,第一次北询之战的时候,我才刚刚成年。”金回忆了一下后,确定的说道,顺便将自己的年龄爆了出来。

    如果金没有说谎,那么他今年应该五十多了。

    以亚当对他的了解,每晚都会走街串巷的他,可不像是五十多的人,不过异种本就寿命悠长,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术师会选择通过仪式转化为异种了。

    亚当谋划着大致的计划,而金为这个计划查漏补缺,在计划初步确定好了之后,金便开始了授课。

    今晚的授课节奏加快了,有些超纲的知识也开始传授,主要集中在血脉术士以及骑士道路上,让亚当对于这两种职业该如何凝聚仪轨有一个基础的概念。

    “骑士是比较特殊的一个职业,或者说每一个职业都有着其特殊性。”金说道:“其他职业大多只会有一个仪轨,而骑士并不同。”

    “骑士的仪轨功绩,单个的话,一般是不如其他职业的仪轨的。”

    “但是虽然困难,但是功绩是能有多个的。”

    “顶尖的骑士能够凝聚数个功绩,这些功绩形成的能力加持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变得强大无比,也正是有着这些骑士撑着,贵族如今才能一步步从教会夺取权力。”

    “其中的关键便在于,众人的传颂上面,一项功绩最开始是由骑士一个人撑着,然后在广为传播之后,收集到人们散溢的精神力,功绩便得以固化,骑士也能就此凝聚更多的功绩。”

    “听说洛肯王国当时正在研究无领地功绩的凝聚。”

    “就此解决掉功绩出领地之后,能力便衰退的问题,也不知道现在是否有了成果。”

    “也正因为功绩具有地域性,因此在罗亚的贵族,其祖上多半都是以战功成为贵族的。”金告诫道:“不要小看贵族,哪怕现在的他是一个老朽病弱的老人。”

    “这一点我明白。”亚当点了点头,正在踌躇一些问题的时候,便又听到金说道:“虽然我同意的你的计划,但是你还是不用着急。”

    顿了顿金又再一次说道:“你脸上的伤疤,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话语一出,亚当转头看向了金,只是金此时已经从窗户离开,估计会在哪个角落化作黑烟离去,留下一堆泥土。

    在此之前,亚当没有询问金培养他的目的,而金没有问亚当的过往,虽然名为师徒,两人关系也很近,但是总有着一道墙壁隔着似的。

    现在这道墙壁随着金的话语,敲开了一个洞。

    亚当笑了笑,来到窗户边,就着夜风将自己的头发向后梳拢,把脸上的伤疤大大方方的露了出来。

    “安东尼说的没错,露出来果然帅了不少。”亚当看着窗户玻璃上模糊的倒影,放下了头发,将窗户关上了。

    他之前托金去一趟南河道十七号房,在二楼留下下一次聚会的时间和召集手段。

    这一次聚会,亚当要将他们全部动员起来,加入到自己的计划之中。

    “然后彻底逃离罗亚。”亚当结束了这一次自我鼓励,转身开始冥想,他可还没做好战斗准备,绝不能倒在战争开始之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最强龙婿叶辰〕〔战神王婿陈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