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爹地拜拜啦时〕〔重生女首富:娇养〕〔早安,陆先生时初夏〕〔洪荒之鲲鹏绝不让〕〔漫漫仙路奇葩多〕〔贴身女王〕〔火影之我能无限吞〕〔寻唐〕〔地下城的一百万种〕〔北境天策林北〕〔极品上门女婿〕〔赵阿福贺荆山〕〔穿越后猎户相公家〕〔农家娘子种田记赵〕〔赴惊鸿〕〔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农家小娘子赵阿福〕〔农女阿福〕〔苏北伊雪〕〔时初夏陆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六十四章 深渊里的人
    上古海妖,也被认为是群兽之一,在神离位的时候,潜入了海水最深处,得以存活下来。

    在神言之中,上古海妖被认为是群兽的另一传承,生活在海里的异种海妖,也被认为是由上古海妖繁衍而来。

    对于每一个修士来说,从海底深渊中浮现的上古海妖,都是能够带来人间祸患的大敌。

    圣天音国的东面便临海,因此圣天音国常备着防范上古海妖的舰队,然而这一次出现上古海妖的地方在西面的希图国。

    为此希图国不得不呼叫救援,普尔多正是前往救援的人员之一。

    现在看来起码已经有一只上古海妖殒命,它一段脊柱被抽取了出来,成为了普尔多将要锻造的仪轨根基。

    各种职业的仪轨锻造技术不同,修士只要精神力,通过对教义的遵守,慢慢凝聚信仰,不需要其他的任何材料。

    骑士需要自己的生命力融入环境之中,然后以传说将其固化,同样不一定需要什么材料。

    其中作为需要材料的便是术师,安东尼制造倒影塔,将中心钟塔的倒影开辟,不知道投入了多少材料,才形成了如今的模样,比如亚当进行半固化时候见到的源能之火,想要将这东西凝聚出来,就不知道要花费多少资源。

    相反,前期最为需要资源的巫医,凝聚仪轨万能釜的时候,反倒不需要什么材料,因为万能釜的需求便是转化各种材料,达到自己能拥有一切资源的目的。

    只是巫医这个职业有着很大的缺陷,能到达凝聚仪轨阶段的巫医是少之又少。

    普尔多背弃了信仰,选择的自然是术师之路,或者说类似于术师的道路,他的仪轨便是选定这根脊柱作为根基,并被他命名为指向神的剑。

    “剑需要锻造,因此这需要一个目标,来锤炼这把剑。”金看的很明白:“因此选择了夏亚老头子么。”

    指向神的剑,其最终理想状态,应该是弑神之器,以弑杀神之化身来令其最终成型。

    只是弑神之器的概念一直都有,但是真正的弑神之器几乎没有出现过,一般职业者,连神的面目都见不到,怎么可能完成弑神的成果。

    况且就算真的能够见到神,他敢动手么?

    因此既然不能对神动手,那么便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神之仆从,以最为强大的修士作为目标,将其弑杀来作为仪轨锻造的仪式。

    一旦成功,那么这一把仪轨之间便能成为罪之刃,凝聚庞大的罪之力。

    圣力在克制罪的同时,罪也克制着圣力,普尔多完成指向神的剑,他将彻底改换根基,将圣力转化为纯粹的罪,成为比肩于上古海妖的‘群兽’。

    别看这一次已经由上古海妖被教会杀死,然而那是教会派出大量人员围攻,加上上古海妖智慧不如人类的结果。

    现在普遍认为的是,群兽的力量是高于人类的,然而人类随着时间不断发展,对于力量的运用,已经远远超过群兽。

    作为术师始祖的伊,她当时甚至没有明确的冥想法。

    她的父亲是第三子,而第三子和第三人子之间有着极大的区别,有时候三子可以和次子一般可以指代人类,也能认为是神之子嗣。

    身为第三子子嗣的伊,公认的人类始祖之一,拥有着近神般的力量,只是救一个已死的胎儿,居然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换到现在,哪怕力量不如伊的术师,也能通过种种术法办成伊当初付出生命才能做到的事。

    从上古到现在,各种职业的知识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更新换代,上古海妖那种窝在深渊中的生存方式便决定了它们虽然拥有庞大的力量,但是依旧不敌人类的结果。

    但是如果让人类拥有了上古海妖的力量,结果可能便不同了,那将是人类真正的灾祸。

    普尔多手持着巨大脊柱的末端,如同剑尖的尾骨则盘踞之后,指向了夏亚,仿佛活过来的蛇一般,身躯在不断如同,但是头颅依旧指向从未改变。

    大量的罪从脊柱散发而出,污染着这一片圣洁之地,甚至循着联系要将修士长彻底刺穿。

    “这么看来普尔多的身后有人支持啊。”金能够看出,此刻的普尔对虽然恢复了年轻,但是他现在还不是异种。

    也就是说,他虽然已经信仰崩溃,但是本质上还是一个正统意义上的‘人’,生命之中没有沾染罪。

    “以人之身,持以上古海妖脊柱,杀死神之仆从,以对方之血,让罪恶彻底散发,同时完成仪轨的奠基和自身种族的转变。”

    “这种谋划,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弄出来的。”

    金判断的很准确,让一个修士在背叛信仰之后恢复年轻并不难,保持战力也不难,难的是明明手持着上古海妖脊柱这种邪门的玩意,还保持着一个人的身份。

    这不是一个人之前还在教会中的修士能够办到的事,绝对有着一个组织在普尔多的身后支持着他。

    “有意思了,当初弄出圣者之冠又将其带走的人,是不是同一批呢?”金咧嘴一笑,随后毫不在意的扣了扣鼻子。

    他现在只是一个被困在罗亚的孤寡狼人,考虑的也只是怎么将奈瑟这个狼崽子教育成材,其他的事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了。

    金转身看着修行冥想法的亚当,眼中满是欣慰,能在这个时候,遇到一个如此优秀的继承人,实在是太好了。

    另一边的战斗却不会因为金的想法而停止。

    修士长确实无法动用与神同在状态了,如果真的动用,那么就真的与神同在了,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能不能杀死普尔多不一定,将自己送走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这不代表他就对现在的局面无能为力了。

    他站在圣洁之地上,一朵朵白花绽放,苍老的身躯,颤颤巍巍的前进了一步。

    原本存在于空间夹缝中的圣洁之地突然往回收缩,大量的圣力快速浓缩,裂缝被这股力量彻底闭合。

    如同一双手合十之神。

    楼房前,夏亚站在了原地,大口喘息着,拐杖跌落在了一旁,双手之间仿佛有着柔和的光在流动,那便是原先的空间裂缝,被他以圣力强行串联然后压缩。

    “没用的,夏亚。”普尔多的声音从双掌之中传出,似乎缩小了一号的脊柱将他包裹,骨刺扎入他的身体之中,哪怕在这一片圣洁之中,依旧开辟出了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深渊。

    “我等都是早已站在深渊里的人,你的信仰有着漏洞,在这深渊之中,无人得以救赎,包括你自己。”

    “不,你只是需要学会放手。”夏亚苍老的面容上是柔和的笑容,他双手一松开,那压缩到极致的圣力再也无法稳定,彻底爆发出来。

    被脊柱开辟出来的深渊裂缝,被着爆发的圣力彻底撕裂,位于其中的普尔多也被圣力彻底掩埋。

    普尔多执着于内心的黑暗,因此明明极致压缩的圣力不一定能够伤害还是人类的他,但他却固执的要以脊柱开辟出一片深渊,来向夏亚述说他们是深渊里的人。

    对于这一点,夏亚异常清楚,并且从不否认,直到如今,那里依旧阴暗,依旧萦绕着自童年时期起便积累的怨恨和痛苦。

    人不是神,都会有着自身的阴暗,只是执着于阴暗,甚至只能看到阴暗,那才是真正的坠入深渊。

    他依旧站在深渊之中,但夏亚已经获得自己的救赎。

    “只要仰着头便好了,普尔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万族之劫〕〔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最豪赘婿叶辰〕〔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