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最强弃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末日乐园〕〔诸天万界监狱长〕〔都市逍遥医神〕〔苏厨〕〔穿成短命女配之后〕〔爆笑穿越:皇后娘〕〔末世胖妹逆袭记〕〔我要做一条咸鱼〕〔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陆太太复婚吧〕〔从斗罗开始当太子〕〔女皇我本就是大佬〕〔盖世群英〕〔锦绣良缘之田园俏〕〔斗罗之魔君〕〔弑神赤龙〕〔反派就很无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九十五章 月夜下的战斗(八)
    “我已经赢了!”鲁伯手中弓箭射出,将一个企图靠近自己的人射杀。

    在纹章能力的影响下,那些人越是接近自己,受到的约束也就越大,加上没有了武器,他们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射杀。

    不过就算没有功绩能力帮助,他对于自己也有着绝对的自信,虽然不被允许进行骑士的修行,但是鲁伯依旧在日复一日的练习着射击,如果有着超凡力量在身上,他肯定会成为一个神射手。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鲁伯有着超出一般人的野心,也总是不够满足。

    他看着萨姆冲向曼斯拉,略微抬起头颅,如同一个胜利者看着失败者一般。

    “还不够,曼斯拉说不定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只有彻底将他留在这片树林,我才能够赢得彻彻底底!”

    “还不动手么?”普尔多下手并不算重,异种到现在都只是轻伤:“你的货物可都是要被运走了啊!”

    “不,还要等等。”曼斯拉看着奔腾过来的萨姆,眼中满是厌恶和鄙夷。

    “萨姆~~~”萨姆高呼着自己的名字,举着大剑,如同狂奔的野牛,掀起无数的枯叶和尘埃,仿佛要将前面的一切全部冲撞开来。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曼斯拉手背上的纹章彻底亮了起来。

    先祖的事迹这一刻在曼斯拉的心中流转。

    “为什么我就不能上前线呢?”维斯克利·洛克威在还没有获得贵族之名时,便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实力。

    北上战线也正是需要他这种强大骑士的时候,但是他却被一纸调令,分配到了南方,进行所谓的开辟领土。

    “归根结底还是不信任,不信任我身上另一半的异族血脉。”维斯克利看着周围对自己报以异样眼光的人,心中越发的痛苦。

    如同巨人这种,虽然没有罪之力在身,但是会对人类社会造成破坏的异族,也会被称之为异种。

    但是有些异族虽然能够和人类进行交流,有着正常的智慧,但是依旧普遍被认为是怪物。

    北上战线正是和异族的一次交战,拥有异族混血,并且实力还算不错的维斯克利自然成为了一个问题。

    说是来这里开辟新领土,实际上却是一种眼不见心不烦的流放。

    他渴望其他人认同他对国家的忠诚,却连自己都对自己的异族血脉耿耿于怀。

    他想要前往北上战线建功立业,却被流放到南方的偏远地区。

    他鄙夷着荒野地区的那些怪物,但是有时候,却又觉得自己也是怪物中的一员。

    他是天才,也是怪物。

    在当时还一片蛮荒的罗亚,他做不出任何一点功绩,除非利用自身异族血脉做文章。

    他不甘心于被现实打败,但最后还是向现实认输。

    利用自身异族血脉作为契机,联合了罗亚周围的怪物,将他们引入了陷阱之中,并以此事凝聚了功绩。

    “矛盾的诱饵”

    曼斯拉双眼赤红,仿佛有鲜血要滴出来,一丝不似人类的气息也从他身上溢出,他面目狰狞,仿佛在咬牙切齿。

    “鲁伯爵士,你以为你赢了么?”

    “不,赢得只会是我!只会是曼斯拉!”

    “我们是朋友啊。”他对于萨姆的攻击不闪不避,只是平淡的说道了这样一句话。

    一股力量从纹章爆发而出,如同无形的波纹扭曲传递,将靠拢过来的异种异类全部囊括。

    那些围攻他的异种,以及奔腾过来的萨姆,同时受到了影响。

    就连普尔多都受到了一些影响,不过他手指轻揉眉心,这点影响便慢慢散去。

    但这是普尔多本身没有对曼斯拉有多少恶意的情况下,影响才会如此之小。

    矛盾的诱饵第一效果,便是异类魅惑。

    只要是被人类仇视,或者厌恶人类的异类,都会在瞬间将投射到曼斯拉身上的厌恶扭转为对他的喜爱。

    混血巨人本就容易被激怒或是被蛊惑,他的脑回路十分的简单,在这一股力量之下,其他人还好,萨姆瞬间愣住了。

    “萨姆的朋友?”

    “对啊,为朋友扫清障碍吧!”曼斯拉强忍着恶心,眼中满是憎恨的说道。

    曼斯拉有着太多矛盾的地方了,他自诩高贵,但是他清楚自己先祖的贵族之位是怎么来的。

    他鄙夷那些成为修士的贵族次子是叛逃,但是某种意义上,他先祖也是叛徒。

    他讥讽其他人手段低贱下作,然而他自己使用的手段往往更加下作。

    他并不想成为所谓的诱饵,因此白天的时候不在树林接应,然而到了晚上,却又不得不放开自己的防卫,成为诱饵,吸引敌人的攻击。

    仿佛传承自他先祖的性格一般,曼斯拉也矛盾到了极点。

    就连命运也差不多,为了保住自己所为的荣耀,而不得不借助异类的力量。

    正是凭借着这一能力,曼斯拉瞬间扭转了局势,以萨姆为首的异类们,狂呼着为朋友扫清障碍,冲向了手持弓箭的鲁伯等人。

    那些异种的呼喊声越大,曼斯拉的脸色便越难看。

    “我猜你先祖的心情,应该和你现在差不多。”普尔多嘲讽的说道。

    “身处在人类的国度,却被人类敌视防范,被流放到了荒地,而在召集异类怪物的时候,却从他们那里获得了信任。”

    “当年那些怪物,恐怕也是这样高呼着为维斯克利,彰显着他们对他的绝对信任。”

    普尔多笑的很愉悦,维斯克利的事迹真的是太过于嘲讽人心了。

    更加嘲讽的是,维斯克利在最后还背叛了那些唯一信任他的‘朋友’。

    以冷漠自私的形象,收获了所谓的‘荣光’。

    “我叫你来,可不是为了嘲讽我的。”曼斯拉神情扭曲,他举着手,纹章上面的光芒在闪烁着。

    “现在就让鲁伯爵士自尝苦果吧。”

    一股力量从纹章中溢出,只是这一次却没有散发出去,而是将曼斯拉自己包裹,他身体的骨骼一阵响动,整个人都仿佛拔高了许多。

    如果说异类魅惑是‘矛盾的诱饵’中的盾的话,那么接下来便是其矛的体现。

    他会根据魅惑的异类能力,自然之力进行反馈,加持到纹章主人的身上,并且这种加持只是一种自然之力的加持,并不会改变使用者本身的血脉。

    对应着维斯克利借用异类的力量,来成全自己的这一结果。

    “我才是无敌的!”曼斯拉感受着身体中涌动的力量,快步跟在那些异种的身后。

    原本的优势,瞬间消失,鲁伯愣在了原地。

    “正中靶心啊。”随后神情也不由得黯然起来,说到底还是他的决策出了问题。

    他恰恰好的将自己这一边的被曼斯拉克制的力量,全部送了过去。

    而这便是他的决策问题,如果要杀死一个贵族,那么自然是让异种来动手更好,也便于自己从其中扯清关系。

    并且因为曼斯拉家族和异族似乎有着联系,鲁伯曾经猜测过曼斯拉的能力和异族有关,于是他将和异族有关的萨姆留下。

    然而在最后还是贪心了。

    “单单取得了货物还不够,还想要把曼斯拉也摁死在这里。”

    鲁伯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让萨姆去攻击曼斯拉。

    “这也是鲁伯家的命运么?”鲁伯的先祖,守住了后方运送来的物资,以此成就了功绩,但是却对此并不满足,他带队突袭了敌对方,想要创造更大的功绩,只是这一次他没有成功。

    一次辉煌的成功之后,必然迎来衰弱。

    “说到底还是力量不够,如果足够的话,我便不必借用异种的力量,也不必让萨姆去面对曼斯拉。”

    鲁伯握住弓的手微微颤抖,放出的箭矢射歪了。

    “走!”他顾不上自身的仪表,转身便开始逃跑,只是一次失败而已。

    已经探知了曼斯拉能力的他,还有着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玩家凶猛〕〔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