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妻临门:夫君求〕〔花都至尊高手〕〔盛世女侯〕〔诸天神域〕〔总裁夫人很逍遥江〕〔超级赢家〕〔赵氏虎子〕〔配音天王〕〔云舒谢闵行〕〔怒剑山河记〕〔温柔的煞气〕〔从水浒到洪荒〕〔逍遥小农民〕〔尝余欢〕〔[清]再不努力就要〕〔我是嫦娥我现在很〕〔余生有你,甜且暖〕〔庞博〕〔开局召唤黑影兵团〕〔异能田园之农女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一百零一章 的
    仪式这个东西,真的是什么东西都能往里面装。

    亚当打算以仪式作为借口,将道格的力量全部引导出来,帮着完成自己的目的。

    阿尔瓦炼制长生药有没有借用仪式,自然是有的,他借用战争将罗尼伯爵炼制成为罪之集合体。

    这种人通过特定行为,来引发自然之力的行为,便是仪式。

    然而在上古海妖的脊柱已经出现的现在,炼制长生药已经不需要那么麻烦了。

    当然还是有着问题,那东西或许只能吸收一些强度不算高的罪,如果是他本体,估计普尔多是吸不动的。

    除非他完成了弑杀夏亚的仪式,将上古海妖的脊柱正式转化为罪之刃,即指向神的剑。

    根据亚当的判断,自己手中的血脉之力,大概只能延长一个年老者三到五年的寿命。

    这是因为他在制造人偶的时候,传递过去的罪本就不多,最后衍生的血脉其实并不算多强大。

    因此要炼制向阿尔瓦那种长生药,说不定真的需要弄出一个罪之集合体。

    但是如果只炼制成一个多活上三四年的延寿长生药,利用普尔多就能够炼制出来。

    至于两者之间那巨大的差别,亚当不说,谁知道?

    亚当敢肯定,道格拿到长生药之后,甚至不敢声张自己获得了长生药,因为长生又不是不死,只要生活在教会的地盘下,道格就不敢跳。

    教会虽然给予了贵族一定的特权,但是也一直限制着贵族。

    真要发现一个服食了长生药的贵族,必定会进行限制打击。

    而亚当即将提出的一些仪式,其实只是欺负道格没真正了解长生药的炼制流程,这种东西除非有足够的信息支撑,要不然换其他术师来,也很难分析出这些仪式到底有没有用。

    “你可以先找人试一下。”亚当将那瓶血脉之力放在桌子上。

    “另外我还有一些麻烦想要你解决。”亚当说道:“长生药引来的。”

    道格看了眼桌子上的瓶子,示意沃克喊一个合适的人过来。

    然后才开口问道:“什么麻烦。”

    “阿尔瓦炼制长生药,依靠的是四十年那一次的北询之战,他炼制了一个特殊的东西。”亚当说道:“我因为炼制这瓶东西和那特殊的东西扯上了关系。”

    “恐怕很快就会有人以某种借口上门来,将我抓走。”亚当说道,却让阿尔瓦整个人脸色一变。

    “你惹上了教会?”道格沉声说道,情绪似乎又有些不稳定。

    “不,道格先生不用担心,阿尔瓦炼制的那东西见不得光,因此收纳那东西的人员也见不得光,因此他们没办法直接抓捕我。”

    “因为那是罗尼伯爵!”亚当说道:“他被阿尔瓦改造成为罪的集合体,只有利用他,才能分离罪。”

    “他的存在如果被摆在明面上,只会让圣天音国面对洛肯王国时落入下风。”

    国家之间虽然以利益论关系,然而却不只是利益。

    “因此他们只会选一些借口来对我进行诬蔑,比如我是异种一类的。”亚当嗤笑的说道:“甚至很有可能我直接成为罗尼伯爵的后代,是一只白毛狼人之类的。”

    “而他们只会有借口,拿不出证据。”

    道格浑浊的眼睛似乎清楚了一些,他盯着亚当看了半响,直到有人在外面敲门,他才叹息着说道:“真不知道帮助你是对是错。”

    很快门口进来一个年老的仆人,在道格的命令声中,那仆人端起瓶子,直接一口吞了下去。

    瓶子之中无形的血脉在亚当的操控下滑入那仆人的身体之中,然后快速的激活。

    只见大量白色的毛发在仆人的身体长出来,他的身体也在快速的变化,很快一只白毛狼人便已经出现在房间之中。

    只是这一只狼人在略微恐慌过后,便被道格的命令安抚了下来,沃克立马近身探查。

    沃克虽然不是术师,但是他和大量异种战斗过,一般异种很难潜伏到他身边不被发现。

    “没问题,虽然具备血脉,但是更像是异族,而不是异种。”沃克在仔细检查之后,确实没有发现这个仆人身上有着罪之力的痕迹。

    “血脉之力在持续不断的提供着新的生命力,只要血脉确实是长生种,那么确实能够维持长生。”

    听到沃克的回答后,亚当挂起肯定的微笑,显然沃克对于血脉的认知还不够深入,亚当也不会因此提醒一些什么。

    “解除变身看看。”道格吩咐道,那仆人也连忙遵从吩咐,本能的接触了变身,恢复了人类的模样。

    原本苍老的面容已经有了变化,看上去便年轻了许多。

    “血脉中的长生能力会慢慢起作用,让他越来越年轻,没办法让他顷刻间就返老还童。”亚当解释道:“毕竟我和阿尔瓦的实力还是有着一些差距。”

    “这没什么。”道格表示理解,似乎长生药有望,他整个人都理智了许多:“我会让人帮助你的,除非拿出证据,要不然不会有人能够带走你。”

    “那就麻烦道格先生了,你会获得你想要的。”亚当站起身,微微欠身,不慌不忙的离开了道格家。

    “艾登,你了解我,我又何尝不了解你呢?”艾登比他稍微大一些,但是比起转生而来,有着上一世记忆的亚当来说,他还是太嫩了。

    尤其是在亚当生出逃离修道院的想法后,他便对艾登进行了一定的引导,这个时间比其他人想象中要长。

    要不然他不至于现在才找到罗亚。

    于此同时,博库家中。

    “弗拉修士,亚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玛姬拉着莉娜,小声的问道,言语之中还满是担心,虽然那小子不当人,但是好歹也是亲戚。

    “没什么,只是一次调查而已。”弗拉扯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和艾登走出博库家,弗拉神情都不太对,他不会撒谎。

    在得知亚当从博库家搬出去之后,弗拉这才和艾登来博库家询问一些情况,却没有想到,在说明了询问一些事情后,他和艾登就没能从博库一家获得任何有用的情报。

    “要不要跟上去?”艾登站在一边,看着那个叫做亚利斯的男人从家里急匆匆的离开,向弗拉问道。

    “没必要,亚当现在的住址有进行过登记,我只是不知道该以什么理由去见亚当。”弗拉很纠结。

    如果亚当真的是艾登口中的奈瑟,那么他不就成为帮凶了么,正是在他的帮助下,亚当才能接触到阿尔瓦。

    “不用太在意,无论如何错的都不会是你,而是利用人心的家伙。”艾登拿着刚在铺口买的腌菜饼吃了一口后,安慰的说道:“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奈瑟抓住,我建议多带点人过去。”

    “我会的。”弗拉挠了挠头,确定的说道,和艾登回到南区教堂,想着以什么借口来抓人。

    关于奈瑟的事情,艾登只告诉了弗拉,里面涉及的一些隐秘,并不适合进行公开,因此出动大部队,去搜查抓捕一个在册的术师,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尤其是弗拉发现直到如今,大部分修士都对亚当影响不错的情况下,想要随便想个理由抓人,似乎不太现实。

    “我们或许可以找他。”艾登眯着眼,指向了一个修士。

    “罗布修士?”弗拉皱起了眉头。

    罗布是南区教堂资深修士之一,他一身整洁修士服,衣领处有着三片花纹,正在一丝不苟的处理着各种工作。

    平日里对待其他修士,都十分严厉,教会中大部分人都不喜欢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