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草的蜜宠甜心〕〔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超强狂婿〕〔上门为婿〕〔安小诺战擎渊〕〔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陈小易骆青雯〕〔王妃又在使毒计千〕〔江山为聘:毒姬太难〕〔冥王独宠:神医王妃〕〔千云溪宗政百罹〕〔神医王妃睥睨天下〕〔冥王独宠小王妃千〕〔冥王绝宠之神医毒〕〔冰山总裁:独宠小〕〔女总裁的神医兵王〕〔婚然不觉爱上你〕〔废婿岳风〕〔重生之再铸青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一百零二章 章节
    艾登看弗拉找上罗布,眼中闪过一丝歉意。

    正如同他所说,一切都应该怪罪那些利用人心的人,而他似乎也是那么一个人。

    修道院的苦修士,本就和神学院的修士在逐步分离,双方之间不是没有矛盾,因此有些事情并不能曝光,要不然只会加大教会内部的矛盾。

    因此这件事必然需要借用他人之手,以其他的理由来完成。

    于是在来到神学院的时候,艾登先是找到了神学院中已经成为老师的一名苦修士前辈,让他召集一些学生。

    随后以私人名义,请人注意白色毛发狼人,来缩小奈瑟的活动空间。

    最后锁定了弗拉。

    和奈瑟相处这么久,他学了很多东西,比如利用人心。

    当自己说出亚当很有可能是奈瑟后,弗拉便会因为自己很有可能成为帮凶,对于自身过去的行为持有悔意,借助这股悔意,他能很轻松的利用弗拉来完成自己的目的。

    至于为什么他会指出罗布,是因为他和弗拉在向其他人问及亚当的时候,他注意到罗布脸上闪过的一丝厌恶。

    一个人就算亲和力再怎么惊人,都会引起其他人的不喜欢,现在看来罗布就是这样一个人。

    加上他在南区教会的地位挺高,因此从罗布这里入手,无疑是最为适合的。

    事实上艾登估计的没错,从弗拉那里知道亚当可能有问题后,罗布神情就变了。

    “当初就不该听修士长的,从一开始就把他拦在教会门外就没那么麻烦了。”罗布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亚当。

    罗布又看向弗拉身后的那个少年,眼中满是审视。

    不过随后罗布还是亲自调了一队人前往亚当现在住的地方。

    亚当今天特意在家里等着,抱着阿尔法,检查它的身体情况。

    “很好,你的精神力已经渐渐和体内的术法模型链接在一起了。”亚当松开手,这只猫便踩踏着空气一溜烟不知道飞向哪里去了。

    随着亚当对纹身流术法的了解深入,他已经渐渐掌握了如何让纹刻在身体上的术法模型,和精神力完成牵扯的技巧。

    这并不算困难,只是需要微调一下术法模型,让其通过生命和精神的互通渠道,便能慢慢转化为相互影响,然后进一步完成纠缠。

    亚当笑了笑,随后却神情一变,来到了窗户边,能看到亚利斯气喘吁吁的从一辆马车上下来,来到了院门前,快速的摁下了门铃。

    “让他回去吧,不要来打扰我。”亚当招来一个仆人,指着亚利斯吩咐道。

    他今天确实是在家里等人,但是等的却不应该是博库一家的任何人。

    仆人很好的执行了亚当的命令,亚利斯终究还是没有走进房子院子里半步。

    亚当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些什么,拿起书慢慢翻看,终于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等到了他真正的客人。

    “夏亚不在。”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人,亚当心中安定了许多,如果夏亚修士长也跟着一起来了,那么亚当就要做好逃往倒影塔的准备。

    只是这样很有可能会将安东尼暴露出来,然后将阿尔瓦彻底推向对立面。

    不过现在看来,他的推断还是没错,艾登并没有直接找到夏亚,将所有的事情,全部告知那位和蔼的修士长。

    从来的人观察,亚当能够推断出艾登是利用了弗拉。

    “看来之前的误导还算成功。”亚当教给艾登的东西都是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是在一些关键的地方进行了模糊。

    “比如身份。”亚当推开窗,楼下的艾登也恰好抬起了头,对视的目光中都有了一丝了然。

    一些手段,亚当是因为自身的身份没有办法才会用,然而艾登不是。

    亚当才下楼,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个人……是亚当?”弗拉看着那个极为陌生的人,心中百味陈杂。

    如今的亚当和弗拉记忆中那个亚当,似乎完成变成了两个人。

    艾登的神情也有些复杂,不过他还是很快收敛了情绪,露出笑脸打招呼:“很久不见了,奈瑟。”

    “抱歉,这位先生你似乎认错人了。”亚当在众多人的注视下,没有一丝慌乱,慢慢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弗拉听说你前段时间会神学院了,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亚当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翘起了腿,目光扫视了一圈,大部分修士本能的都避开了亚当的目光。

    “还有不知道各位今天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情需要配合的么?”

    艾登察觉到这一点,向前一步话语之中满是肯定的说道:“不要狡辩了,奈瑟,你已经逃不了了。”

    “抱歉,亚当,还请你跟我们回去一趟。”弗拉也开口了,虽然不愿意相信自己曾经帮助的人是异种,但现在不少事情都在证明着这一点,他只能选择相信。

    “我们怀疑你是用特殊方法掩盖了自身异状的异种。”

    “先抓回去吧。”罗布挥手,让那些修士动手抓人。

    “等等,我有点不太明白,你们突然闯入我的家中,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似乎是想要以我是异种的名义抓我?”亚当却突然开口询问道,那些原本打算动手的修士又停了下来。

    亚当再次环视了一圈,将自己的疑惑表现的恰到好处:“请问你们拥有证据么?”

    “还是说修士便可以以怀疑作为名义,直接抓人了?”

    “还有这位先生。”亚当话锋一转,指向了艾登:“请问你是修士么?我怎么没有在南区教堂见过你?”

    “老夫也对此抱有疑问。”赞同的声音响起,道格拄着拐杖从门外走进来,他向罗布微微点头致意后,问道:“罗布修士,你这是在胡乱执法啊。”

    “因为一个是什么身份都不清楚的人,没有任何的证据,就带着修士,肆意闯进贵族区,抓捕我的客人,这可不是一件神允许的事。”

    亚当笑了起来,这才是这件事的关键所在,一切的怀疑,都来源于艾登,而艾登虽然是苦修士,但是这些年苦修士和修士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

    正常情况下,需要联合抓捕什么人,都需要一份文件,并且有着相应的证据。

    文件是有,只不过文件上只有着一个抓捕危险的白色毛发狼人,这个白色毛发的狼人和亚当之间存在联系便完全是靠着艾登一个人的人证。

    如果亚当没有任何权势,那么人证便已经足够了,先抓回去,再慢慢进行调查。

    “那么亚当先生,能让我检查一下么?”艾登深深的看了眼亚当,迈步向前开口说道:“合理的质疑检查,应该可行的吧,只要亚当先生不是真的有问题。”

    “停下,我不信任你。”亚当直接开口拒绝,然后目光看向弗拉:“虽然弗拉修士被你蒙蔽,但是我相信弗拉修士的为人,让他来检查吧。”

    艾登的动作一滞,随后笑了起来:“神之泪并不能完全掩盖自身的异状,奈瑟,你不会真的认为老师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吧。”

    “弗拉,按照我说的方法检测就行了。”

    亚当眉头一皱,看向了弗拉,站起身来说道:“弗拉修士,我不知道那人对你说了些什么,让你怀疑我,但是我大致猜到了一些东西。”

    “这和阿尔瓦老师过去的一些事有关,他们只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从我这里获得一些不适合公开的东西。”

    “要不然他为什么会其他的证据都拿不出来呢。”亚当和弗拉双眼对视,眼中似乎满是真诚。

    “如果我真的冤枉你了,我会向你赔罪,现在还是得罪了。”弗拉看了眼艾登,走上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