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爹地拜拜啦时〕〔重生女首富:娇养〕〔早安,陆先生时初夏〕〔洪荒之鲲鹏绝不让〕〔漫漫仙路奇葩多〕〔贴身女王〕〔火影之我能无限吞〕〔寻唐〕〔地下城的一百万种〕〔北境天策林北〕〔极品上门女婿〕〔赵阿福贺荆山〕〔穿越后猎户相公家〕〔农家娘子种田记赵〕〔赴惊鸿〕〔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农家小娘子赵阿福〕〔农女阿福〕〔苏北伊雪〕〔时初夏陆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一百零九章 选择(上架求首订)
    西琳瘫软在地上。

    奈瑟连忙跑到了窗边,没有多想跟着一同跳了下去,猛然的坠落,让粘土人偶的身躯有些破碎,但是奈瑟已经不去理会这些了。

    安东尼安详的躺下一边,脸上甚至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虽然被转化为吸血生物,但是从转化起,就没有进食过,唯一一次,还是西琳冒着责罚弄了一些血液。

    他的身体早就支撑不住了,完全靠着倒影塔的支撑。

    几十年前,安东尼是不想离开倒影塔,而之后,他是已经离不开倒影塔了。

    一旦离开,那就是死亡。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被人称之为圣音三杰的安东尼,就这样死了。

    奈瑟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为什么这么强大一个人,居然会就这样死了。

    没有多想,奈瑟连忙跳了下去,猛然的坠落,让粘土人偶的身躯有些破碎,但是奈瑟已经不去理会这些了。

    他将安东尼的尸体抱起,想要放血给安东尼,却发现自己只是黏土之躯,根本没有血液。

    奈瑟跪在一边,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远处似乎有着什么人举着火把跑了过来查看情况。

    奈瑟抱起安东尼的尸体,突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才好。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边墙内奈瑟捏住胸口的金币,虽然安东尼没有说,但是有些东西十分的明显。

    阿尔瓦给他施展记忆诅咒的目的,便是为了不将自己的情况泄露给安东尼,要不然只要清楚阿尔瓦的情况,安东尼便能推测出诅咒已经被解开。

    而就在今天傍晚,自己便戴着这枚金币和阿尔瓦见了一面。

    奈瑟当时一心就想着自己的各种计划,想着远离安东尼,不要将麻烦带给他,根本没有在意安东尼的情绪。

    却没有想到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事情变成现在的模样。

    “你在干什么,将手拿开!”边墙内的一个士兵似乎注意到奈瑟的行为,连忙将武器,指向奈瑟开口说道:“你这肮脏的异种”

    冰冷的话语,让奈瑟清醒过来。

    他松开胸口的金币,将目光放在了那个士兵的身上。

    他在刚才确实迷茫了起来,甚至真的有过打算按照安东尼吩咐那样,利用金币施展暗影迷纱的,遮掩自己的真实。

    但是现在的他前所未有的清醒起来。

    “这个世界人类对异种的排斥是本质上存在的,并不会因为戴上一层面纱就消失不见。”

    “安东尼也可以掩盖自己的身份,以全新的身份去生活,但是他为什么没有。”

    “因为他自己,他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自己是异种。”

    奈瑟想起自己为什么要从修道院逃跑,因为再不跑,他就要被废了。

    他名为生活,实为被囚禁在修道院之中,他在那里安全无比,不会有人去探究他的身份,也不会有太多人愿意接近他。

    唯一说得上话的,大概就只有艾登一个人而已。

    十三年的时间里,奈瑟能够察觉到自己越发的自闭,渐渐地他便明白那个人的打算。

    那个人打算用神之泪仪式,去模仿泪教会的那一套所谓的救赎,直接废掉他的血脉。

    如果真的那样做,奈瑟估计,自己连走快两步路都难,或许二十岁不到,就会早早的死去。

    因此奈瑟抓住了自己最后的机会选择了逃跑。

    “这个世界,再强大的人,也逃不出血脉的限制。”奈瑟开口说道:“或者说超不出这个世界给予的限制。”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选择战斗,而不是逃避。”

    奈瑟很清楚,安东尼虽然说着不是厌恶异种,那只是他安慰自己的话语。

    安东尼之所以放弃生命,说到底还是因为被转化为异种,从而积累厌世的情绪。

    “这糟糕的世界给予糟糕的安排,我绝不会接受。”

    “你个贱种听到我说话没有,你给我闭嘴!”那士兵愤怒的上前,直接用长枪捅向奈瑟,却被他一手抓住。

    其他的士兵瞬间动了起来,将兵器指向奈瑟他们四人。

    沃克也抽出骑士剑,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虽然你的发言很帅,但是你动作要快点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几只黄色的鸟飞了过来,其中一只格外胖的落在了奈瑟的脑袋上,它的身上,传来了金的声音。

    “已经开始了!”奈瑟转头看向远处,只见那边突然炸响,大量的水色蝴蝶飞舞,紧随其后的是足以照亮天空的圣光。

    “那个方向是曼斯拉宅邸!”沃克愣了一下,随后脸色突然大变,反应了过来。

    而此时,在事发现场,道格拄着拐杖,捂着胸口,坐在原地,整个人已经彻底傻了。

    奈瑟虽然不清楚道格会给他挖坑,但是之前本着留下后手的想法,他将阿尔法那只傻猫丢了出去。

    奈瑟随时能够利用阿尔法体内他留下的精神力,来操控阿尔法做出一些行动。

    比如让它去见一个人,并留下一份情报。

    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奈瑟就准备弄出更大的突发情况。

    比如现在,待在教堂里修士的夏亚修士长,就收到了一份来自猫的情况。

    告知他普尔多藏在哪里。

    道格原本已经抓住曼斯拉,打算等着奈瑟口中那个异种首领,突然就看到‘亚当’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然后突然身体炸裂,化作无数的碎片,惊人的气势直接爆发。

    一些碎片在爆炸的推动下,直接被射入了道格的胸口。

    什么情况都还不清楚的道格就看到地面快速裂开,穿着黑袍的普尔多在无数水蝶的簇拥下,从地面飘飞上来。

    更令道格绝望的是,夏亚修士长抱着一只猫,就站在了门口,祥和的目光越过他和曼斯拉,看向了那飘飞起来的普尔多。

    “快点跑吧。”夏亚弯下自己的老腰,将猫放在地上,看着那露出非人气息的普尔多,摇了摇头。

    “你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啊,普尔多。”

    “居然是夏亚你啊,我还以为是另一个人呢?”普尔多看着破碎地板上,一些黏土人偶的碎片,无奈的笑了笑,和夏亚如同老友般闲聊了起来。

    “能不能打个商量,将这些人放开,我们再打?”夏亚笑的很和蔼。

    “……”普尔多无言一笑,地底大量的水开始涌动,然后溢了出来,形成了大洪水,以曼斯拉的宅邸为中心,向着周围蔓延。

    比道格更凄惨的是一脸颓废的曼斯拉,先是受到打击,感觉自己的人生一文不值,顺便丢失了走私生意,随后又被道格打进家门,提出来要做仪式祭品。

    还没等缓过神来,祖宅就被拆了,整个人被水流冲刷到了大街上。

    显然普尔多还是留了几分情面,但是这下道格就没那么好过了。

    胸口被嵌入了黏土人偶的碎片,让他本就呼吸困难无比,在水流的包裹下,鲜血更是止不住的溢出,手背上的纹章亮起,却没能发挥任何作用。

    随着道格的眼睛失去神采,他手背的纹章也快速的黯淡了下去。

    夏亚和普尔多的战斗展开之时,乡镇通往罗亚的道路上,也有着一场战斗正在开始。

    金靠在树上,咧着舌子喝完瓶子里最后一滴酒,将酒瓶丢向了一边,目光落在了那个远远走过来的身影上。

    那人的目光落在金的脖子上,有些意外的问道:“奈瑟呢?”

    “苦修士、圣骑士家族的最后继承者,让·里格斯。”金吐了口气,说出了来人的名字和身份。

    “来完成未完的战斗吧!”他的身形瞬间暴涨,无数的黑烟随之飘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万族之劫〕〔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最豪赘婿叶辰〕〔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