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掌维古言赵阿福〕〔农家小娘子的逆袭〕〔农家小福女赵阿福〕〔十大美人图〕〔超神学院之异能者〕〔我的异能是完美复〕〔炮灰女妖在西游〕〔我的功法全靠捡〕〔绝美夫君凉凉哒〕〔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漫威里的德鲁伊〕〔灵天幻梦〕〔农家小娘子上月林〕〔重生空间农家宝〕〔重生之苍莽人生〕〔战神临花都〕〔最强女婿〕〔极限警戒〕〔女神的上门豪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一百一十一章 诅咒(上架求首订)
    “夏亚你已经老了!!”普尔多狂吼着,他立于水流顶端,手中握着的,是缩小了许多的上古海妖脊柱。

    随着他转化为异种,他和脊柱的契合度越来越高,随着这段时间的修养,他的实力也正快速的恢复着。

    此刻虽然不是最好的状态,但是也差不多了。

    “差不多能杀死你了。”普尔多手持着脊柱,水流快速的流动,将他包裹,越来越多的水流也随之出现。

    “那就来吧。”夏亚笑着,圣力涌动之下,无尽的光辉也随之落下,庞大的圣力将一切都包裹。

    没有任何复杂的技巧,只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圣力倾泻,夏亚的精力已经支撑不了他使用那些技巧了。

    然而即便只是如此,就算只是单纯的圣力堆积,都能令普尔多小心的不能再小心。

    一切的一切都在被圣力消亡。

    “那动静,似乎是来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夏亚突然一愣,开口说道。

    夏亚并没有见过让,当年最为接近的时候,也不过是十年前让前来支援,在半路追上了洛肯王国抢夺圣者之冠的人。

    处理完那些之后,让就回到了大雪山上的修道院。

    但是这并不妨碍夏亚清楚的知道这个人。

    差不多是他们的后辈,第一次北询之战的时候,北国的异族又变得不安稳起来,当时二十来岁的让,第一次出战。

    以切开冰河,斩杀了异族的王者,而成为了圣天音国最为出名的天才。

    这一次希图国的上古海妖之乱,也全靠着让出手,才能解决,要不然普尔多不一定能够获得上古海妖的脊柱。

    “不过他似乎被什么人阻碍住了,在这之前杀死你就足够了。”普尔多不为所动,驱使着越来越多的水流和夏亚碰撞在一起。

    “倒是你,不担心刚刚出现的那座建立在倒影中的高塔么?”普尔多说道:“我之前可不知道,罗亚居然能够藏住这么多的人。”

    “啊,这不用担心,起码我们这边还有着哥拉尔将军在呢。”夏亚迈动老朽的步子,一步一步向着普尔多走去。

    “我已经太老了,普尔多。”夏亚很是平静:“老年人就不该操心那么多的事。”

    “我只要给你带来最后的救赎便足够了。”夏亚脚步越发的坚定。

    普尔多直视着夏亚的目光,却没有半点退让。

    “你是想以你的死,将我带走么?”

    “差不多吧,老头子我给神做了这么多年的事,带一个人回归他的怀抱,应该还是没有问题。”

    “可笑至极,无论是群兽也好,人类也好,祂从未在意过。”

    “神言也不过是人类用自身那可笑的幻象,去渴求着神的怜悯,因此而写下的童话。”

    神言之中无论故事如何,都在宣扬着秩序和善。

    然而真实的神是那样的么?

    起码普尔多不这么认为。

    他手中的脊柱快速的伸长,将他自己也卷起,尖锐的骨刺扎入他的身体,随后在他的甩动下,破开了圣力的笼罩,向着夏亚刺了过去。

    圣力也在夏亚的操控中,不断的和脊柱对撞,消融着脊柱的存在。

    那些水流随之而动,仿佛真正的上古海妖活了过来一般。

    城中阿德尔等异种,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倒在了地上。

    他看着周围的一切,眼神之中还满是迷茫。

    按照里格斯先生的吩咐,他带领着异种和恶魔山羊打算去杀死艾登。

    却在即将成功的那一刻,失去了意识,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世界就已经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不远处是水流和圣光,另一边是黑夜和剑鸣。

    还没等他理清楚情况,做一些什么,他的血脉便开始暴走。

    体内的力量在疯狂的暴动,他的血管暴起,血液在体内疯狂的流动,甚至有部分从他的皮肤溢了出来。

    他能够感觉到,在那边有着什么东西,吸引着他的力量。

    “里格斯先生救我!”阿德尔呼喊,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他的身体猛地炸开,血脉里的罪,裹着他浑身的血液向着远处的水流涌出。

    “现在该怎么办?”弗拉扶着艾登,思绪一下子也彻底乱了。

    他就要趁着那个拦路者失神,将其杀死的时候,那个自称安东尼的人出现了。

    他救走了那个拦路者,并带着他和艾登去往了一座古怪的塔之中。

    安东尼向他询问了许多关于夏亚的事情,并不是什么机密的信息,而是夏亚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事。

    那种明媚的笑容,弗拉从未见过。

    他原本打算出来之后就去找夏亚修士长,报告安东尼的事情,然而等他从那座塔中出来,他便看到了这末日一般的景象,罗亚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艾登,弗拉!”有人呼喊着他们的名字,弗拉放眼看去,是一个举着火把的修士。

    艾登之前派遣他过来盯着中心钟塔,之前他看到有人从钟塔之下落下,还没等他走近查看,便有人抱着尸体消失了。

    没过多久那座阴影中的塔便浮现了出来,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塔沉入了倒影之中,艾登和弗拉出现在了中心钟塔之前。

    “你是说,那个跳下来的人,穿着贵族的服饰?”弗拉有些愣住,尽管才接触片刻,并且敌友不明,但是他真的不敢相信,那个前一刻笑的无比开心的人,居然在之后便选择了跳楼。

    “现在该怎么办?”那个修士问道。

    “该怎么办?”弗拉呢喃着说道,然后猛然抬起头说道:“你照顾一些艾登,我去找阿尔瓦先生。”

    就在弗拉焦急的赶向拉图家的时候,那边的战斗又有了新的变化。

    普尔多化身为上古海妖,原本还算清澈的水流,却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东西涌入,渐渐变成了血色。

    被脊柱上骨刺扎入身体的普尔多也一直在流血,他已经完全淹没在了血色的水流之中。

    夏亚已无法真正的看清普尔多的所在。

    “那里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普尔多看向中心钟塔,化身为上古海妖的他,隐约间能够感应到,在那里有着什么东西,在被他吸引的同时,也吸引着他。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拉图家中,艾伸出手,一些白色的毛发正在从手背窜出,他看着那座短暂出现的倒影塔,又看向了千画屋的通道。

    之前阿尔瓦抱着酒瓶走了进去,说了句不要打扰他。

    而在之前阿尔瓦也说过,身体出现异变,就告诉他。

    艾开始犹豫,到底是遵从他的命令,不去打扰他,还是将这个坏消息告诉老爷呢?

    脑回路稍微有些异于常人的艾,开始纠结起来。

    不过他随后便看到弗拉急奔了过来。

    “阿尔瓦先生呢?我有急事要见他。”

    “老爷曾经说过,弗拉要见他,就通知他。”又是一个命令,艾经过简单的思考,二比一胜,于是连忙带着弗拉走进了画中通道,打开了千画屋的门。

    有些迷离的阿尔瓦在看到艾和弗拉的时候,拍了拍脑袋,清醒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艾!”阿尔瓦站起身来,但是随后又跌倒在地上。

    弗拉看着这一切,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将一切都告诉了阿尔瓦。

    中心钟塔前,一条条色彩在半空之中出现,直接凝聚成阿尔瓦的身体,他抬起头看向周围。

    呼吸越来越困难,在地面上,似乎还残留着一些鲜血。

    “不!!!安东尼,不!”阿尔瓦彻底崩溃了。

    良久之后,阿尔瓦发出凄厉的叫喊:“亚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最强龙婿叶辰〕〔战神王婿陈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