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妻临门:夫君求〕〔花都至尊高手〕〔盛世女侯〕〔诸天神域〕〔总裁夫人很逍遥江〕〔超级赢家〕〔赵氏虎子〕〔配音天王〕〔云舒谢闵行〕〔怒剑山河记〕〔温柔的煞气〕〔从水浒到洪荒〕〔逍遥小农民〕〔尝余欢〕〔[清]再不努力就要〕〔我是嫦娥我现在很〕〔余生有你,甜且暖〕〔庞博〕〔开局召唤黑影兵团〕〔异能田园之农女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一百一十三章 终结(上架求订阅)
    大量的黑烟开始消散,天空那巨大的狼头也早已消失不见。

    金之所以能够在死后还继续战斗,这和他的仪轨有关。

    从最开始的黑烟,到之后链接黑夜,那些黑烟成为仪轨之后,已经不会因为金的死亡而就此消散。

    于是早在一开始,金就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他将自身的仪轨分化融入黑夜之中,在自己死亡的那一刻,便直接启动了自己最后的布置。

    让黑夜在某种程度上活了过来。

    对于三刃剑来说,任何生命体,那都是三剑的事。

    因此任何掌握了让信息的人,在对上让的时候,都会感觉到头疼。

    要么让他无法对自己挥出第三剑,要么便以非生命体和让对战。

    只是可惜,到如今为止,大部分人连第一剑都接不住,更别说让让用不出第三剑。

    而已非生命体和让对战的话,但是已经很少有非生命体的实力能够企及让如今的高度了。

    金半活化的黑夜之狼,让这个苦修士久违的感觉到了一丝麻烦。

    三刃剑再一次放下,让微微吐了口气,略微急促的喘息起来,脸上也出现了一些明显的疲惫,虽然身为圣骑士家族最后的继承人,但是他的体力也不是无穷无尽的。

    在希图国处理完上古海妖之乱后,他便基本没有停息的赶来了罗亚,在这里又遇到了棘手的金。

    即便如此,让也没有停下来休息一会儿,而是继续赶路,快步踏入了罗亚城中。

    通过剑痕之间的感应,让能够感应到奈瑟正在快速的远离。

    如果现在追的话,他或许能够追上。

    但是看着那边圣力和水流的争辉,让直接转身冲向了那一边。

    在大部分情况下,他都能更加注重大局。

    只有在少部分的时候,他会有那么些私心。

    而事实证明,每一次有私心,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夏亚神情淡然,但是他的呼吸越来越沉重,眼神也越发的浑浊。

    普尔多操控的水流已经足以称之为血流了,那高度凝聚的罪,变得肉眼可见,仿佛一条条惨白的脊柱,在到处甩动。

    周围一些躲闪不及,却没有当场死去的人,在被那惨白脊柱擦中又或是拂过之后,身体便开始不可逆的异变。

    罪之力深入他们的身体之中,开始扎根。

    他们倒在地上,呕吐出水来,身上渐渐出现一些鱼类的特征。

    而年纪已经太大的夏亚根本没有能力阻止这一切,他已经无法精细的去操控圣力,现在落下圣力只能将这些被罪感染者直接杀死。

    夏亚并不是不愿意,而是不能,他一次次正视自己已经老了这件事,然而到了今天,他还是再一次感觉到,自己是真的不行了。

    “以你的死亡,来成为我的根基吧,夏亚!”普尔多心中只剩下了这个念头。

    比起精力已经快耗尽的夏亚,普尔多的状态却越来越好,他注意到了那个快速赶过来的苦修士。

    和让一起作战过的普尔多,自然能够认出那个人是谁。

    但是来不及了,普尔多瞬间便将一切都计算了一遍,心中便彻底安稳起来。

    让确实强,身为圣骑士家族出身,让不单单是苦修士那么简单,哪怕已经六十来岁,他的身体状态还依旧保持着最佳,除此之外他还执掌着圣剑。

    如果单论战力,让几乎可以说是圣天音国的天花板。

    然而就算如此,他短时间内最多重伤自己,想要杀死现在这个状态的自己,还不太可能。

    “这一次是我赢了!”普尔多手中的脊柱已经彻底化为合适的大小,激荡的血色水流,将夏亚释放的圣力排开,普尔多一个踏步来到了夏亚的面前。

    手中的脊柱就要刺入夏亚的身体,将这位近神的修士杀死,那么指向神的剑就会完成。

    普尔多手中没有任何的犹豫,但是思绪还是不可避免的走偏。

    “夏亚,我们能活着走出这里么?”普尔多神情痛苦,年幼的脸上已经满脸的沮丧。

    “能的,信我。”当时的一脸阴沉的夏亚,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虽然他的额头上已经被开了一个大的豁口,那是被人将脑袋摁在便池里时,磕出来的。

    “吃点吧。”夏亚搜了搜口袋,从里面掏出一块果脯,放在了普尔多的面前。

    然后低着头,扒拉起面前泛着馊味的饭菜。

    “信我,普尔多!”夏亚又低声的重复了一遍。

    普尔多只是那一瞬间的恍然,便看到滚烫的血液溅射过来,被只是那些血液被包裹着他的水流冲开,并没有落在他的身上。

    三刃剑并没有从夏亚的身体之中拔出,而是更进一步,直接刺向了普尔多。

    普尔多身边的水流,在遇到剑刃的时候,便开始被分开,三刃剑和脊柱碰撞在一起,普尔多本能的向后退去。

    夏亚脸上露出一丝祥和,他嘴角勾起微笑,略微抬起头向天空看去,虽然一片黑暗,但是他却仿佛看到了什么最美好的画面。

    让抽出三刃剑,夏亚老朽的身体倒下,彻底没有了生息。

    对于让来说,这就是最好的处理方法,让普尔多杀死夏亚,那一把罪恶之剑将彻底炼成,普尔多便难以解决掉了。

    而夏亚本来都要死,那就要死的有价值。

    于是在来不及阻止普尔多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出手杀了夏亚。

    看着一脸平静的让,前所未有的愤怒从普尔多心中升腾,他不清楚是因为自己的计划失败,还是因为让杀死了夏亚。

    只是在那愤怒之中,普尔多感受到一丝悲伤。

    水流快速的旋转起来,不断撞击着那柄三刃剑,却并没有取得任何的成果。

    神画下两痕,分化了大地和海洋,因此三刃剑是此时普尔多的克星。

    普尔多也清楚这一点,然而在愤怒的驱使下,他并没有按照预先计划的一般,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快速离开。

    而是依旧操控着自身的能力,疯狂的攻击着让。

    让神情平淡,用剑将水流分开,圣力从身体涌出,整个人仿佛化作太阳,圣音随之奏响,周围那些已经被罪感染的人们,连痛呼都来不及发出,便在这光芒和圣音之中,身体就此炸裂开来。

    普尔多再一次沉入了那庞大的水流之中,将自己彻底潜藏,虽然因为愤怒导致他疯狂的攻击让,但是他很清楚让的能力。

    见识过让战斗力的普尔多判断出了一件事,那就是现在正是让状态最为差的时候。

    无法杀死夏亚,但是或许能够杀死让呢?普尔多不断劝说着自己,他不想也不愿意退去。

    “杀死了我的目标,就用你的命来填吧!”普尔多眼中满是仇恨,却正中了让的下怀。

    他见识过上古海妖的恐怖,真正的上古海妖,他哪怕拿着克制对方的三刃剑,也苦战了两个多月。

    这还是上古海妖并没有多少智慧,对于力量运用的各种技术远不如现在人类的情况下。

    一旦出现一个掌握了上古海妖力量,又拥有人类智慧和技术的怪物。

    那才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让握住剑的手并没有因为疲惫而有丝毫变化。

    双方的目光都饱含着杀意,剑刃劈开水流和脊柱碰撞在一起。

    彩色的线条再一次在这边凝聚,阿尔瓦再一次来晚一步。

    他看着夏亚的尸体,整个人都散发出了灰败的气息。

    圣音三杰,突然之间便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曾经以为自己解开了长生药的诅咒,但是到了如今,他才发现,那诅咒从未被解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