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草的蜜宠甜心〕〔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超强狂婿〕〔上门为婿〕〔安小诺战擎渊〕〔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陈小易骆青雯〕〔王妃又在使毒计千〕〔江山为聘:毒姬太难〕〔冥王独宠:神医王妃〕〔千云溪宗政百罹〕〔神医王妃睥睨天下〕〔冥王独宠小王妃千〕〔冥王绝宠之神医毒〕〔冰山总裁:独宠小〕〔女总裁的神医兵王〕〔婚然不觉爱上你〕〔废婿岳风〕〔重生之再铸青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一百五十九章 忠诚的塔尔
    “你说的是那个最忠诚之人么?”伊芙有些疑惑,开口问道。

    “我在罗亚的老师让我到了这边便可以去找他。”奈瑟说道老师的时候,抬头看向了一边,几只淡黄色的鸟正在枝桠上跳动。

    其中一只尤为的胖,将枝桠压的一阵晃动。

    可惜的是,已经再也没有人会掏出面包屑,来将这一只鸟喂得饱饱的了。

    似乎注意到奈瑟在看它,它奋力的扇动着自己的小翅膀,落在了奈瑟的脑袋上。

    奈瑟将它拎了下来,从怀里掏了一些面包屑,一旁的阿尔法脚踩着空气,飞跃了过来,爪子扒拉着奈瑟的裤脚,似乎在询问什么东西,它也要尝尝。

    然后阿尔法就被伊芙抓了过去,这只大胖猫被伊芙铁盔甲一阵摩擦,挣扎想要逃离,却根本离不开伊芙的魔爪。

    对于这一只肥猫,伊芙似乎十分的喜欢。

    “你老师?”伊芙点了点头,详细的询问了一番,然后说道:“如果没有错的话,你的问题,他应该能够解决。”

    “你先等着,我去找塔尔。”伊芙稍微有些不好意思。

    她现在在奥德驻军这边,职位只不过是一个常备军的大队长,算是中层之一,背后的领导如果看在她背后的梅纳家的力量,或许会给几分面子。

    然而在不必要的情况下,贵族家庭最好不要以局外的力量插手军队的事物,那会引来竞争对手的攻击。

    洛肯王国是一个以贵族为主的国家,国内的势力错终复杂,几乎每一个人都和贵族有着关系。

    也正因为如此,洛肯王国的内部竞争也极为凶猛,甚至有夸张的说法是,洛肯王国逝去的贵族,比其他整个国家存在的贵族都多。

    伊芙有着自己的难处,她虽然亲近奈瑟,但是在奈瑟未展现出价值之前,她绝不会为此而将自己背后的家族拉下水。

    说到底,贵族便是如此,她的贵族名是梅纳,家族名是莫拉莱斯,特林德尔只是她名字的一部分,每一个贵族成员,都该以自己的家族利益优先,这是身为贵族的修养。

    伊芙离开之后,奈瑟向她的队员询问了关于那个忠诚的塔尔的传闻。

    这位骑士已经凝聚了功绩,但是却并没有成立自己的家族,而是依旧以贵族名——金,作为自己的姓。

    他曾经是一位贵族的家仆,在十年前第三次北询之战中凝聚功绩,却拒绝了升任第三军团的副军长,目前依旧是第三军团冲锋营的营长。

    “奥德的驻军分为两支,一支是常备军,一支是第三军团。”

    “日常巡逻这一类事情是常备军进行,而第三军团更多是负责就近作战,如果对北边发动战争,那也是第三军团的事。”

    “伊芙的人,都是这么的大胆么?”却在这时,有人打断了那个士兵的话语,一个穿着刻有花纹铠甲的人,带着人扶着剑走了过来,黑色的靴子踩在石质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那个和奈瑟说话的士兵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将这些人和这个士兵先拿下。”那人抽出腰间的长剑,指向了奈瑟,面甲下的双眼,满是森然。

    “泄露驻军机密,你该当何罪?”

    “报告长官,那只是些……”那个士兵站起来,双手离开武器,开口辩解道。

    “你告诉他一些东西,是不是?”那人将长剑转向士兵,言语十分的激烈:“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奈瑟这时才直观的了解到,洛肯王国的内部竞争残酷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那个士兵所说的并不算是什么机密,如果进入奥德,一个稍微在奥德生活过一段时间的平民都能清楚这些东西,这些只能算是常识。

    奈瑟也急需一些洛肯王国的常识,要不然之后的一些事情上,容易犯忌讳,所以在奈瑟询问的时候,对方才会告知奈瑟,毕竟目前看来,奈瑟的身份并不算简单,告知一些常识性的东西,并没有问题。

    但对面那个混蛋握剑的手微微松动,这是出手的征兆,显然他的问题已经埋藏了陷阱,回答是,那就是泄露机密,回答不是,他就能直接以撒谎作为理由,来进一步进行诬陷。

    问题是士兵还没有办法进行反击,因为对方的军衔比他高。

    他无法回答其他的问题,要不然答非所问,也是违反纪律的,长官有权力进行惩罚。

    奈瑟站在一边,很快将这些东西分析了出来,他现在的身份是外来者,在没有被认证的尴尬情况下,自己的任何举动,都会引起对方的强烈反击。

    也就是在这一刻,一道棕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在空气之中连连跳跃,然后一脚踹在了那人的背后。

    对方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然而盔甲的存在虽然让对方防御力大增,但是敏捷却不可避免的下降。

    在不清楚身后是什么东西来袭的情况下,他只能将生命力场用出,护卫自己的安全,然后脚步转动,举剑挥击劈砍。

    一点棕色的毛发飘飞,但是对方并没有命中目标。

    阿尔法灵活的身躯脚踏着空气,在半空中快速的跳动,那蓬松的毛发总是令人对它具体的大小判断出错。

    不过奈瑟并没有让阿尔法纠缠那人太久,在绕了对方一下,便立马跳跃离开了。

    那人脸色一沉,身体略微压低,手掌握在剑柄上,生命力场从手溢出,裹住了长剑。

    “你是要在这里动用剑技么?塞内。”伊芙的声音令对方一顿,然后冷哼一声,站直了身躯。

    “我还没询问你带着的人泄露机密给外人是几个意思呢?”塞内眯着眼,依旧抓着之前的问题不放。

    “是不是外人,检测了就能知道。”伊芙强硬的说道,内心之中却略微松了一口气。

    她当时去拜访了第三军团冲锋营时,奈瑟让她将阿尔法带过去,她之后正和第三军团的人说明来意,打算将怀里的阿尔法交给一边的士兵看管,阿尔法就直接挣脱了她的怀抱,快速的向着奈瑟所在冲了过去。

    早就知道奈瑟和对方有着联系的伊芙,瞬间意识到不对劲,匆忙和第三军团的士兵说了一声,便立刻赶了回来。

    “但是他还没检测不是么?”塞内立马反击到:“因此此刻他们现在就是外人,来人,将他们带下去。”

    “我看谁敢。”伊芙咬了咬牙开口说道。

    奈瑟是特林德尔家的人,也是由她代入边关的人,不谈其他,如果被人带走,她以及她背后家族的脸面是就这样丢了。

    这个时候,就不是要不要将家族拉下水的问题了,而是已经在水中,必须要跳出去的问题了。

    更何况,奈瑟和塔尔的关系,令伊芙十分的在意。

    塞内提着剑,咧嘴一笑,这时候发生冲突,他是占据优势的,虽然有小题大做的嫌疑,但是他确实站在了规则之中。

    奈瑟也皱起眉头,现在的情况,冲突越大,他之后就越难以脱身。

    却在这个是时候沉重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两米高的壮汉,他穿着第三军团的制服,大手一挥,将塞内那边一个挡路的人直接推到一边。

    锐利的目光快速的巡视了一番,然后迅速的落在了奈瑟的手上,准确的说,是奈瑟手上的那枚镶嵌着黑色宝石的戒指上。

    “你……您是金老爷的学生?”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他便是金口中的塔尔。

    奈瑟点了点头,伸出了左手,一点黑烟从大拇指的升腾而起。

    “欢迎回来。”塔尔大步走上前来,单膝跪在了奈瑟的面前,捧起奈瑟的左手,低头轻吻着奈瑟手上戒指的宝石。

    “少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