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的小祖宗又凶〕〔王者荣耀之国之荣〕〔绝世唐门之冰与火〕〔去地府做大佬〕〔重生八零做团宠小〕〔校花她不是人〕〔重生霸婿霍不凡〕〔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霍不凡宁雪晴〕〔我家师父总撩我〕〔清穿后她用厨艺攻〕〔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的功德有点多〕〔将反派扼杀在萌芽〕〔不灭圣影〕〔乱世:开局截胡战〕〔穿到异界开外挂〕〔都市女团大闹诸天〕〔逍遥救世录〕〔科技大仙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一百六十六章 被背弃的长子
    “牧羊人杀死了恶狼,在剔骨之时,被骨刺刺伤了手指,一共有三滴血滴落。”

    “第一滴血溅在了剔骨刀上,化成了一个十三岁的男孩,这便是长子。”

    “第二滴血溅在了狼骨上,化作了一个六岁的男孩,而这是次子。”

    “第三滴血滴在了地上,化作了一个三岁的男孩,他是三子。”

    “长子站的笔直,抬起头来希望得到父亲的赞赏。”

    “次子欢快的跑动,却踢到地上的三子,两者都哭出声来。”

    “牧羊人被哭声吸引,背过身抱起了地上的三子。”

    “被背弃的长子,藏起了桌上的刀。”——《神言·神启时代》

    莫名的,奈瑟想起了这一篇神言。

    神言之中关于长子的篇幅很少,少的有些不太对劲。

    因为某种程度上来说,从神言上仅有的篇幅来说,长子是牧羊人最为优秀的儿子。

    但是长子却是被神背弃的那一个。

    最终被公认为人类始祖的却是三子的儿女——迪和伊。

    而大部分贵族最为反对神言的一部分,便是这一部分,他们述说这是教会的阴谋,是修士们下贱的手段。

    因为贵族是长子继承制度,而不知道每年有多少位不甘心被赶出家门,什么也得不到的贵族次子三子,喊着神言赋予我权力的口号,发动了叛逆。

    总之不管教会是不是故意的,神言的这一段确实给贵族造成了许多的麻烦。

    疯伯爵格列高林便是长子,按照辈分来算,疯伯爵是奈瑟的伯伯,不过他如今也有着六十多快七十的年级。

    对于异种来说,这种年级远远称不上老,异种有着长生能力,尤其是纯血异种,他们都有着其他生命梦寐以求的长生能力。

    甚至这种长生能力成为了一个负担,许多异种便是因为年龄问题,而被教会发现。

    疯伯爵是个能力不俗的人,起码在年轻之时,他便展现了不错的能力,甚至堪称是当时的明日之星。

    罗尼伯爵出事之时,没有人认为罗尼家便会这样衰弱下去,因为格列高林是一个从各方面来说,都优秀到令其他人羡慕到眼红的继承人。

    当时第一次北询之战开启,罗尼家占据着天然的大义,几乎所有人都相信,继承了家族爵位的格列高林会带领罗尼家走向一个新的高度。

    只要继承了爵位,格列高林便能顺理成章的加入到战争之中,利用战争资源,来快速的增强罗尼家。

    然而结果却是,格列高林在继承仪式上当场发疯,而他的弟弟,则死在了战场上,顿时整个罗尼家,只剩下一个走路都不怎么利索的莫娜。

    疯伯爵无疑是被背弃的存在,正如同神言中,牧羊人的长子一般,最为优秀,却在接下来没有多少篇幅去描述他的光彩和未来。

    奈瑟和莫娜循着楼梯,一步步向着这独栋的楼房上去,墙壁上有着许多不明意义的文字又或者是线条,起码和术师学习的术法结构没有什么关系。

    搭配着楼上不时传来的莫名歌声,一种恐慌的氛围并瞬间形成了。

    奈瑟倒是不会因此恐惧,莫娜也来过不少次了,更不会因此害怕。

    两人一路来到了最高处,奈瑟便发现最上面的门是镀银的栅栏门。

    他们还没到门前,一只巨大的白狼便从角落里奔腾了上来,直接搭在了栅栏上,手掌在银的作用下,疼痛的抽搐不已。

    在白狼的脖子上更是有着大量的白烟冒出。

    他流着粘稠的口水抓住栅栏门不断挣扎,然后还是受不了疼痛,不断的向后退去,身体慢慢缩小,变成常人的模样。

    只见在他的脖子上有着一枚银质的项圈,上面还雕刻着各种符文,经过奈瑟初步观察,这些符文大多都是令人镇静甚至昏迷的,之前疯伯爵的狼人变身,身体急速变大,那项圈便直接卡进了肉里,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那么快解除掉狼人变身。

    “我父亲现在对于死亡的认知十分薄弱,如果不是真的有危险生命危险,要不然他的求生本能不会显现出来,也就不会结束变身。”

    “你也清楚,异种作为被排斥的族群,虽然大家对于异种身为贵族的一员心知肚明,但是这种事不能摆在明面上来。”

    “而我的父亲已经疯狂,根本无法明确的控制自身的变身,因此我们打造了这个项圈。”

    “在之前,我父亲一变身,感觉到脖子疼痛,便会放弃变身。”

    “十多年前开始,我父亲便已经适应了项圈的疼痛,他会在挣扎一段时间之后,才会放弃变身。”

    “从前端时间开始,他已经可以硬撑着完成变身,直到被项圈折腾的快要死去,才会解除变身。”

    莫娜在述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言语十分的平静,仿佛是在说一个陌生人……不,哪怕是陌生人遭受这种折磨,也该感受到不忍。

    然而里面那个人却是莫娜的父亲,项圈也是他们亲手戴上去的。

    莫娜并不是没有感情,相反她极为重视血脉亲情,她将自己仅剩不多的亲人看的无比重。

    只是时间过的太久了,久到莫娜已经看透了一切。

    “从我成年接手家族起,我便无比期待着自己父亲能够清醒过来,来到我的身边,对我说,‘我的女儿啊,你可以去玩了,接下来的一切都交给我吧’。”

    “但在那里面的永远都只是一个疯狂的野兽,这么多年来,里面的那个人,只是越来越疯狂,从来没有清醒的时候。”

    或许是这一次奈瑟站在她的身边,她盯着里面反而父亲,原本平淡冷漠的脸上,也显露出了一些自己的真实情绪。

    第一次听到对方唱歌的时候,莫娜还相信父亲依旧保持着一定理智,他只不过无法表现出来,这才选择以唱歌的方式,来透漏出一些重要的信息来。

    然而可惜的是,对方每一次唱的东西,都会有着那么些变化,这种变化没有规律,一片混乱。

    期盼的太多,只会带来更多的失望。

    奈瑟注意到了自己堂姐的情绪,他并没有去劝慰她看开些,莫娜对于自己做的一切,都早已有了心理准备,这么多年来,她比谁都更加清醒。

    在其他许多地方,奈瑟都能给出自己的提议,但是在感情方面,你没有经历过,便去劝慰他人放下看开,那只不过是在慷他人之慨。

    对此,奈瑟能够说的不多。

    “我会帮助你的。”

    奈瑟说完,便没有再多说些什么,而是仔细打量起这位疯伯爵来。

    对方穿着一种胶质和铁甲缝合起来的衣服,而在铁甲上能够看到密密麻麻的爪痕。

    显然这是为了防止疯伯爵自残而锻造出来的特殊衣服。

    奈瑟精神力探查过去,便能感觉到疯伯爵身上溢出的庞大生命力,那是炼阶段的极致。

    这让奈瑟略微有些惊讶,因为疯伯爵此刻居然已经能够凝聚功绩了。

    只不过因为他处于疯狂状态,并没有主动去操控自己的生命力,要不然他能很快凝聚出属于他的功绩——疯伯爵。

    功绩不一定是要战功,比如天下知名的杀人鬼和大盗,也能根据相关的事迹凝聚功绩。

    只不过骑士想要顺利的凝聚功绩,最先一步,必然是生命力溢出。

    而生命力溢出融入周围的环境之中,最为容易的方法便是战斗,通过战斗,全力动用自身的生命力,去完成常人难以完成的事迹,在事迹完成的过程中,激烈的情绪驱使着身体生命力溢出融入环境之中。

    ‘战斗’是骑士的宿命,无论是何种形势,只有战斗,骑士才能更好的溢出自己的生命力。

    而疯伯爵处于疯癫状态中,他的情绪起伏极大,没有主管意识的干扰,溢出生命力反而要简单许多。

    并且关于‘疯伯爵’这一事迹,也被大多人熟知,事迹广为传唱的要求,也早就已经达到了。

    也就是说,疯伯爵随时能够凝聚功绩。

    “你观察到了吧,一般的骑士凝聚功绩,需要忍受生命力溢出的时间,是从创造事迹,到事迹被广为传唱这一段时间。”

    “而我父亲,从很久之前,便长期处于溢出生命力的状态。”

    “哪怕纯种狼人是长生种,也承受不下去了。”

    这也是为什么莫娜之前会认为自己父亲已经活不了久的原因了。

    “现在看来,伯父一方面确实是受到了罪之集合体的影响,另一方面这种长期生命力溢出状态,也是对他的一种极大压迫。”

    奈瑟确实从疯伯爵身上察觉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

    他曾经在安东尼死亡的时候,从倒影塔之中感应过类似的东西,只不过那个时候他当时沉浸在了安东尼的死亡这件事上,没有太去在意那一闪而逝的气息。

    奈瑟伸手到衣领处,从里面掏出了一枚金币,正是倒影塔的进入钥匙。

    而在奈瑟将金币拿出来的时候,疯伯爵的目光便已经转移了过来,他那显得苍老的面容,在这一刻扭曲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