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楚玄辰云若月〕〔最强捕头〕〔逆天神医妃〕〔修罗宗师裴君临王〕〔氪金飞仙〕〔无敌强龙〕〔升级属性面板〕〔都市无上宗师〕〔宦海洗剑录〕〔隐婚盛情:高冷总〕〔神毒医妃不好惹〕〔大楚帝军〕〔楚玄辰云若月神医〕〔重回九零之完美人〕〔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楚玄辰张嬷嬷〕〔重生之一剑破空〕〔雪狼强袭〕〔女主云若月男主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一百七十六章 宴会奇妙之旅
    奈瑟本以为会有人在城门口为难自己,毕竟自己的准备时间本就比其他那些早就收到邀请函的人少。

    时间太过赶了,别人有太多的地方能够进行针对。

    城门处稍微卡奈瑟他们一下,让奈瑟迟到,问题就大发了。

    不过那个让自己提前一批上宴会的人,并没有这么做,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马车在六点的时候,来到了法尔家。

    那是一座古堡,据说是正是最初的法尔当年凝聚功绩的地方,当年奥德还没完全建立起来,成为和圣天音国对峙的边关城市时,这里正是法尔家族的领地。

    不过在确定为边关城市之后,法尔家的领地便进行了迁移,虽然如此,但是堡垒这一块却被保留了下来,古堡范围内,到如今依旧是法尔家的领地,有着属于法尔家的独特法律。

    “宴会日,此片领地任何人都不能进行决斗之外的战斗,任何触犯者,都要受到法尔家的追责。”

    在洛肯王国的风俗之中,宴会的进场也是有规矩的,而进场的顺序会在宴会召开很久之前就会确定。

    召开宴会的主人,会在一开始便确定好名单,然后根据名单发放邀请函,邀请函之中会有着入场顺序。

    奈瑟的马车才一到达法尔古堡的正门口,便有侍者上前,礼貌的请求奈瑟出示邀请函。

    邀请函上满是一些花纹,并没有奈瑟认知中的序号又或者是大众周知的标记。

    也就是说,入场顺序大概只有法尔家自身的人能够看懂。

    而那个侍者在拿到邀请函之后,便恭敬的请奈瑟跟他过去。

    “他的情绪在看到邀请函之后,发生了变化。”蕾嘉娜知道奈瑟现在不方便感知,于是连忙将自己发现的事情进行了告知。

    “侍者不会是假的,也就是说宴会邀请函有着问题。”奈瑟靠在靠背上,思考着对方打算要用什么方式来对付自己。

    奈瑟进入了旁边一座偏楼,在这里已经有了不少人在等候。

    他们或许待在房间之中,吃着点心,要么站在一边,挽着自己的伴侣,和其他人小声商谈着各种问题。

    那些人在奈瑟进来的第一时间,便用余光瞄向了奈瑟。

    准确的来说是奈瑟的衣服装饰,然后看到了奈瑟衣服上,他用丝线术法凝聚出来的特林德尔家族的标记。

    不少人都是眉头一皱,然后有的人恍然大悟,有的眼中闪过厌恶,有的人偏移了目光不再观察。

    奈瑟能够感觉到自己领口处的纽扣,都要热得发烫了。

    这里的贵族可和圣天音国不同,他们一个个都接受过超凡职业的训练,至少要在某种超凡职业上,要达到一个看的过眼的地步,才会被认为是一个还算合格的家族子弟。

    奈瑟的修为在他们眼中只能算是一般,精神力混乱不堪,没有任何的精神力修为,生命力倒是还行,刚刚到达溢阶段,但也只是还行的地步。

    没错他手中的那枚真名诅咒之戒,虽然被真名诅咒的力量占据,但是一个基础的弥补伤疤处生命循环缺失的效果,并且没有消失。

    只是奈瑟无法用里面的真名之力来洗练自己的身体的。

    因此他此刻确实到达了骑士职业的溢阶段。

    随着奈瑟走进房间,外面一些人也悄然开始谈论奈瑟的存在。

    “这就是那个从圣天音国回来的特林德尔么?”

    “看上去也还不错嘛,能在那种被教会压迫的地方成长起来。”

    “不过也就那样了,模样倒是漂亮。”

    “溢阶段的骑士么?或许该派人去试探一下有没有隐藏。”

    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奈瑟敏锐的听觉,能够听到那些人的小声议论。

    “这样也好,以骑士职业先面向那些人,等到意想不到的时候,展现出术师职业。”奈瑟想到。

    他向前因为塔尔的关系,并没有被细致检查,因此他是一个术师的消息,此刻只有少数亲密的人知晓。

    洛肯王国或许能了解到罗亚发生巨大的动乱,但是他们能够了解到的信息绝对没有详细到奈瑟还是一个术师的地步,起码暂时不可能。

    信息的差距能出其不意的坑到一次人,那么信息的隐瞒就算有意义。

    奈瑟抓紧时间休息,来平息脑海中阿尔瓦的精神力。

    终于随着七点时间一到,钟声缓缓响起,立马便有侍者来到了奈瑟的身边,等下进场之时跟着他就行了。

    蕾嘉娜向奈瑟摇了摇头,表示这个侍者并没有问题。

    然后奈瑟便开始等待起来。

    入场的时间一般是身份越尊贵入场越晚。

    奈瑟如果是代表罗尼伯爵而来,出场或许会很晚,但是邀请函上说的很清楚,邀请他来是以特林德尔家族的名义。

    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自己入场时间不会太晚。

    然后奈瑟便清楚了幕后那个人到底插手了什么,他的进场的排位顺序并不正常。

    越来越多人的人,在侍者的带领下,进入城堡的大厅之中,奈瑟和蕾嘉娜却一直等待着。

    “我是什么时候入场?”奈瑟开口向侍者问道。

    而那个侍者也十分恭敬的进行回应:“最后一个。”

    奈瑟点了点头,他大致清楚这一次让自己提前加入这个的宴会的幕后黑手是来自何方了。

    “来自于皇室。”奈瑟判断到。

    果然等侍者终于引着奈瑟走出去的时候,他看到了前方也有着一个人正要入场。

    根据越晚入场身份越是尊贵的道理,那个的身份应该是这场宴会除了邀请者一方,最为尊贵的人才对。

    而那个人的装束便已经准确的将自身的身份表露了出来。

    他穿着军装衣服,身上挂着不少勋章,面貌大约在20岁左右,当然除非测量生命之力,否则无法单从外表去断定一个人的具体年龄。

    从军装分析,他的职位应该是类似于塔尔之前的营长,是某个军团下属营的营长。

    那人并没有带女伴,不过他那挺拔的身姿,估计在之后的晚宴之中,并不会缺少女伴。

    并且当他一站在城堡的大厅的门口,奈瑟便能感觉到宴会内部传来的分贝突然拔高了一截。

    除此之外,在他的军装上,还有着一些花纹,蕾嘉娜在看到那些花纹之后,便在奈瑟耳边低声说出了对方的身份。

    在奈瑟出发之前,她之所以没有换好衣服,便是因为她和伊欧管家对奥德的一些贵族和势力进行了了解,顺便学了一些纹章学。

    大部分贵族家族的标志,都是由自身的纹章衍生而来,所谓的纹章学,便是通过这些标志,来研究对方到底是什么家族。

    整个国家这么多贵族,每一个贵族的标志,都不尽相同,并且大部分贵族骑士在作战时都会进行着甲,那种全身甲一旦穿上,除非看下面有没有暴露长短的容器,要不然难分男女。

    因此在大对数时候,贵族都会在全身甲上铭刻标记,用来分别敌我。

    渐渐的纹章标志的风气便衍生了开来,这种风气到了现在甚至衍生为了一门学问,正是纹章学。

    因此每一个贵族都要学习纹章学,以防止继承人遇到其他贵族的时候,无法认知到对方是谁。

    时间有限,蕾嘉娜学习的纹章标志也不多,但是前面那个人身上的标志并在她学习的行列,或者说她学习的第一个洛肯王国标志便是这个。

    “那个两把剑交叉,上面有着王冠,下面有着分叉树的标志。”

    “来自皇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