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生有你,甜且暖〕〔山村小神农〕〔宫斗回来后的种田〕〔至尊经纪人〕〔云舒谢闵行〕〔我的客户不一般〕〔明神逐仙途〕〔仙缘途长〕〔重生之超级游戏霸〕〔我从禁地来〕〔秦静温乔舜辰〕〔重生农耕时代〕〔安小暖夜溟爵〕〔囧囧有妖裴聿城〕〔万界尊神〕〔帝国败家子〕〔夫君别儿戏〕〔夜绝寒慕紫月〕〔重启主神游戏〕〔裴聿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一位归来的老师
    “这一次法尔家族邀请我来,我并不是重点,而是为了欢迎一位洛肯王国的英雄回归。”

    奈瑟说着话语,然后亮出了戴在了左手上的戒指。

    大量的黑烟从其中涌出,空气被无形力场扭曲起来,然后由黑烟填充,然后凝聚出了一个人的模样。

    壮硕的身躯,棕色的波浪卷发,有些细碎的胡渣,穿着宽敞的长衫,从奈瑟的身后缓缓走出来。

    “奥德,我回来了,诸位为我欢呼吧!”那个人如此说道,他将手搭在奈瑟的肩上,仿佛金真的复生了一般。

    原本准备根据奈瑟的选择而应对的格文,在这一刻也笑了起来。

    他站直了身躯,抬起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向金行了一个军礼。

    “欢迎你回来,金阁下。”

    有了格文的示例,其他人也跟着开始问候行礼。

    他们的记忆都不算差,一些在奥德生活了十年的人,都能认出金来。

    毕竟曾经是第三军团的高官,还经常和他麾下那一群人去红街玩闹。

    金虽然出生于贵族家庭,但是他的贵族功绩在他父亲那一代的时候,便彻底崩溃,因此金在那个时候仅仅是洛肯王国的公民。

    所以当时的金凭借血脉术士这个职业,凝聚了仪轨之后,成为了冲锋营的副营长。

    他在之后和当时的冲锋营营长一起被征召,随着第三次北询之战,突入圣天音国之中,去截取圣者之冠。

    这种具体的事情,涉及军事机密,自然不能被通报出来,因此金是被通报为在第三次北询之战牺牲的人,在之后被列为洛肯王国的战争英雄。

    根据洛肯王国的军法,被列为战争英雄的牺牲者,在死后,军衔会被荣升一级,甚至更多。

    金当时是被定为荣誉营长。

    因此从军衔上来说,金和格文差不多,并且这个世界虽然没有死者为大的说法,但是格文总不可能去和一位牺牲的战争英雄去争谁的身份更为尊贵。

    那就不是别人侮辱你了,而是你自己把脸都给丢干净了。

    奈瑟侧着头看向金,然后转过头去,看着那些欢迎金归来的人们。

    心中为金感觉到高兴,不管那些人的欢迎背后的真实情绪是什么,但是金总算是在众人的注视下回归了。

    他曾经在精灵世界之中,去研究着暗影之树的一切,最后最大的收获来自于月树的生命结构。

    暗影之树能够提取生命死亡后,残留的记忆,然后毫无阻碍的去运用那些记忆中的经验和技术,乃至于力量。

    这源自于暗影之树对于暗影力量的独特运用。

    奈瑟追求的便是这种运用,他从月树的生命结构之中,加上之前研究的一些暗影精灵,努力复原了那种运用。

    在狼人世界,虽然没有暗影堆积物那种东西,哪怕是月树来了也无法从暗影力量中获取死者的记忆。

    但是金不同,他的仪轨黑烟本身就带有他自身大量的信息,在传承给奈瑟之后,其中依旧留有金的信息。

    他当时去拦截让,在被三刃剑杀死之后,依旧能够活化黑夜,令黑夜活过来,本就是通过仪轨,注入自身的信息进入黑夜,然后令黑夜具备行动能力。

    那样黑夜虽然没有灵魂,但却能够活动。

    奈瑟通过月树的结构,在凝聚身躯的时候,加上类似于暗影之树的构造,让原本那些属于金的信息被利用了起来,他保有着金的基础行为模式。

    事实上在用黑烟构造出身躯之后,奈瑟便没有任何操控那一具黑烟身躯,完全是黑烟自我的行动。

    要不然如果一切只是奈瑟的自导自演,他还不如直接亮出那颗黑宝石好过。

    格文也正是看出了这一点,这才顺着奈瑟的势开口承认了金的存在。

    或者说是承认了奈瑟的能力,有能力御使一个继承来的仪轨,到达这种程度,能力已经超过了一般的超凡职业者。

    “抱歉,格文营长,我为了让老师能够回来,利用能力凝聚了一个带有老师记忆和行为模式的类术法生命。”奈瑟这个时候才来到格文的身边,诚恳的说出了抱歉。

    显然此刻的格文不可能去追究奈瑟,他笑了笑表示不在意。

    “让位王国战斗的将士回归他的国家,这没有任何的错误。”

    奈瑟这一举动一方面并没有抬出现在切实存在的塔尔,并且对塔尔的效忠做出了解释,塔尔效忠的始终是金,而金曾经是第三军团的营长。

    而另一方面,奈瑟又向皇室展示了自己的能力,他不甘心从此之后,完全被皇室捆绑,从此失去自己的自主权。

    因此这也是一种利益交换。

    你展现自身的能力,让对方看到你能给对方带来更多的利益,然后以此换取更多的权益。

    宴会很快便正式召开,主持人是法尔家族的主脉的一个成员,对方在发表演讲的时候,都不得不开口欢迎金的归来,仿佛他们早就知道这一件事,所以才将奈瑟安排在最后一个入场一般。

    那个法尔家的成员,也没有多说一些什么,按照惯例赞叹了一些洛肯王国以及现在这座城市奥德之后,便让各位来宾纵情享受这个夜晚。

    随着主持人撤下,马上便是歌舞团,那些穿着亮片衣服的舞女,在舞台上晃动着自己洁白修长的肢体,大量侍者举着盘子托着酒在大厅之中来往。

    三两个人聚在一起相互交谈。

    奈瑟还想要和金说些什么,就看到金三两步就已经来到一个女来宾的身边,举起旁边一杯酒,开始邀请对方晚上到他房间去试一试已死之人的运动能力。

    奈瑟看着那个眼睛略微发亮的女来宾,便不再去打扰金了。

    他是真没有想到金居然还能这么浪。

    “没有想到你能够复活他。”格文举着两杯酒,来到了奈瑟的面前,将其中一杯酒递给了奈瑟,开口向奈瑟说道。

    他加入第三军团的时候,只是任职其中一个营的大队长,当时也确实见过金,对于金这个人还是有着几分熟悉的。

    “并不算复活。”奈瑟接过酒,摇了摇头说道:“灵魂才是一个存在的根本,无法获取一个人的灵魂,便谈不上复活。”

    复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神言之中,术师的始祖伊为了复活第五十人子,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虽然复活技术这些年来早已经有了进步,但是越是强大的人,想要复活的代价就越大。

    金的话,基本不存在复活的可能,起码以如今的技术是完全无法做到的。

    “这也很不错了,有太多人就这样逝去,这么多年过去,我也渐渐忘记他们的面貌。”格文叹息了一口气说道:“只要他还存在在这里,你们还记得他,他便还活着,不是么?”

    “或许吧。”奈瑟笑了笑,并没有就这个话题深入进去,而是和格文交谈现在奥德的形势。

    “这杯酒是奥德红杉领产的红杉树1399,原本售价达到三百塔金,然而这些年降价到了两百七十五,你知道是为什么么?”格文举着手中这杯酒说道。

    “原因是那段时间经济低落,竞争对手却又多了起来,在1402年,奥德周边有着三家酒庄相继成立,市面上多了不少优质红酒,红杉树的酒有不少堆积了起来,于是不得不降价。”

    1402年,这个年份令奈瑟略微有些熟悉,1396年第一次北询之战开启,而战争结束的时间,大概便是在1402年。

    战争结束之后,大量凝聚了功绩的骑士回到奥德,开始建立自己的家族,为了家族的营生,大量的产业开始创办。

    奈瑟看着格文,清楚知道格文是想让他对新旧贵族的存在发表看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