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掌维古言赵阿福〕〔农家小娘子的逆袭〕〔农家小福女赵阿福〕〔十大美人图〕〔超神学院之异能者〕〔我的异能是完美复〕〔炮灰女妖在西游〕〔我的功法全靠捡〕〔绝美夫君凉凉哒〕〔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漫威里的德鲁伊〕〔灵天幻梦〕〔农家小娘子上月林〕〔重生空间农家宝〕〔重生之苍莽人生〕〔战神临花都〕〔最强女婿〕〔极限警戒〕〔女神的上门豪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就在这你敢来么
    “马车准备好了么?”奈瑟开口问道。

    “奈瑟少爷还要回去么?”左瞎子一惊,他原本以为奈瑟就算不躲避,起码也不会光明正大的给机会。

    却没有想到,奈瑟居然能如此大胆。

    现在还敢从奥德城返回橡果领,这一路上能够下手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单单是从黑街出去这一段路,一般杀手就能找到十来个绝佳的下手处。

    “利刃组我会应对,你们要做的便是散布基多的消息,令他陷入两难,利刃组这种刺杀组织,有一个来针对我就足够了。”

    奈瑟转动着那枚新锻造的火红之戒,里面的一些东西似乎在慢慢的积蓄。

    没多久便有马车被驱使而来。

    奈瑟和蕾嘉娜来到马车边上的时候愣了一下,对上马车夫那不耐烦的眼神,说了声多谢,上了马车,然后没有任何隐藏的驶出了黑街。

    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这一辆马车。

    昨晚发生的事情现在已经传开了。

    索菲亚一行佣兵在黑街名气不算弱,有着一个专精火焰术法的术师,在意索菲亚高魅力居中调和,他们团队完成过很多次任务。

    然而这样一些人,在截杀奈瑟的时候,却全员都没有跑掉,一个个都死了,还被挖出了基多是中介人的信息。

    并且昨晚上的事还不止是奈瑟,中介人三手基多在转移了据点之后,也遭受到袭击,虽然他并没有死,但是从他早上离开的情况来看,他的状态不算太好。

    这就不得不让人心中生出微妙的感觉,开始怀疑是不是这个特林德尔家的新成员出手袭击了基多。

    这些人心中都存着看好戏的念头,基多如果不作出任何的应对,那么他泄露信息的事情很有可能就要被坐实。

    坐在马车之中的奈瑟微微翘起嘴角,不得不说黑烟实在是太好用了。

    常人的对于黑烟的认知不多,并不清楚黑烟能够和黑夜进行沟通这一件事。

    事实上无论是功绩还是仪轨,都是一种十分私密的事情,去探查消息,最多只能探查到仪轨的类型以及一些基础的表现。

    奈瑟使用黑烟,也只是以黑烟加强自身的力量,以及召唤出金这一件事。

    因此敌人很难清晰的判断出黑烟的真实能力是什么。

    当年的金比奈瑟更加会隐藏,黑烟这件仪轨的真实能力,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

    而实行暗杀这种事的人,总喜欢隐藏在暗处。

    这种潜藏并没能让他们隐藏起来,反而将他们全部暴露在了佩戴了黑烟的奈瑟感知中。

    奈瑟坐在马车上,撩开马车窗帘,目光似有若无的扫视了一圈,然后回归了淡定。

    仿佛在无声的进行宣告,我就在这里,身为刺杀者的你敢来么?

    原本准备动手的利刃组成员,才略微踏出一步,便感觉到一股压力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再向前,便是死亡。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的清晰,清晰到原本有着放弃生命也要完成暗杀意志的利刃组成员,心中也出现了迟疑。

    并不是怕死,而是怕死的有所不值,他什么情报都没有探查到,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本能的会令人感觉到轻贱。

    因此他犹豫了一瞬间,便已经错失了机会,他和马车的距离被拉远,再出手的话,反而会露出更大的破绽。

    “只是为什么会有那种出手就是死的感觉。”利刃皱着眉头,他之前用献祭之刃测试过,虽然献祭之刃控制的人被不知名手段解决掉,但是那个情况下,无论是奈瑟还是蕾嘉娜,都没有展现出超越他理解的力量。

    “难道说奈瑟还有着隐藏实力。”利刃手持着献祭之刃,眼中满是不解,奈瑟的信息他们已经收集的比较详细,起码对方来到奥德城做的事,他们都进行过了解。

    索菲亚团队的尸体,现在也在他们那里,通过对尸体伤口的检查,能够判断出奈瑟他们的大致力量。

    加上今天早上的试探,他大致摸清楚了奈瑟的实力,却在这个时候出现未知的死亡预感。

    “多谢西瑟夫您了。”奈瑟对着马车夫说道。

    没错,他在上车的时候,就发现了马车夫并不是昨天的马车夫,而是原本应该坐在红街钟表店的西瑟夫。

    他一脸无聊的坐在马车前面,手持着马鞭和缰绳,同时在奈瑟的感知之中,一股莫名的力量也围绕在西瑟夫的身边,他甚至能够听到滴答滴答的钟表跳动声音。

    这让奈瑟挑起了眉头,西瑟夫的仪轨不会真的是那种类型的能力吧,那也太过于不可思议了。

    不过自身的血脉能力还未构造成为仪轨,都能穿越世界,西瑟夫以血脉术士的能力构造出了仪轨,是那方面的能力也不奇怪。

    “我还能看着你这个小鬼去死不成?”西瑟夫抱怨道:“当初忽悠金那小子和我一起走血脉术士的道路,就是为了找一个继承人,现在不仅继承人没了,还惹了一屁股的事。”

    “您算是承认金老师是你的弟子了?”奈瑟摸了摸手中的黑烟,言语之中多少开心了一点。

    “勉勉强强吧,但是你也别乱攀关系,我和金,金和你,分开来算!”西瑟夫嘴硬的说道:“我和你没关系,只是看在金的面子上照拂你两下。”

    “我清楚我清楚。”奈瑟连忙应道,不得不说有着这样一位长辈进行照拂,一切都变得顺利了许多。

    他虽然不害怕利刃组,毕竟哪怕是和索菲亚团队一战,他还隐藏着许多的力量,加上新锻造的火红之戒,如果敌人以他表现出来的力量来评估他,那么会输的很惨。

    但西瑟夫的存在,能够最大程度的保存他的神秘感,他泄露的底牌越少,敌人到时真正面对他的时候,就越有可能露出破绽。

    马车驶出黑街,也没见人发动暗杀,这个消息被快速的传递了出去,然后传到了基多的手中。

    他瞬间便感觉麻烦了,事情似乎已经脱出了他的掌控,向着不可预测的地方一路狂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最强龙婿叶辰〕〔战神王婿陈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