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最强弃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末日乐园〕〔诸天万界监狱长〕〔都市逍遥医神〕〔苏厨〕〔穿成短命女配之后〕〔爆笑穿越:皇后娘〕〔末世胖妹逆袭记〕〔我要做一条咸鱼〕〔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陆太太复婚吧〕〔从斗罗开始当太子〕〔女皇我本就是大佬〕〔盖世群英〕〔锦绣良缘之田园俏〕〔斗罗之魔君〕〔弑神赤龙〕〔反派就很无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魂冠冕 第一百九十七章 平民刀铜贵族塔金
    另一边奈瑟在马车之中睁开了眼。

    到此为止,奈瑟对于奥德的环境已经全部熟悉,并且因为基多的原因,反而了解的更加深入一些。

    而现在只要等萨巴出现了。

    奈瑟眯着眼,马车已经逐渐出了城门,从基多那里得知,他已经派人去催了利刃组。

    相信很快利刃组就会再一次出手,不管是进行试探,还是进行死命刺杀,都会进行行动。

    不过有着西瑟夫在前面,奈瑟并不太担心。

    利刃组为的是什么,凝聚功绩,而现在这里就有着一个凝聚了仪轨的人在这,他自己又不是毫无反抗能力。

    因此这次他反倒是感觉到轻松。

    “利刃组的失败,会展现出我的一部分实力,同时也让基多泄露秘密的嫌疑变高,萨巴多半会派人确定基多的情况,而只要他出手,就有可能被我抓住马脚。”

    “同时那些在这件事中,利用基多对付我的贵族,也会感觉到心慌,他或许会有着进一步动作,而这一步动作,或许会泄露出他们的一定底牌。”

    “然后引导格文和圣者教会……”

    奈瑟不断盘算着各种阴谋,他现在看似站在明面上,实际上却通过突袭基多这一招,将自己放在了暗处。

    也就是说,他现在掌握主动权,就算再差的情况,也能通过那些秘密,给自己创造一些优越的条件。

    前面驾驶着马车的西瑟夫撇着嘴,掏出怀里的怀表,看了一下时间,然后开口说道:“你小子悠着点,我真只是看在金的面子上帮一下你,我的时间很宝贵的。”

    “时间么?”奈瑟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那西瑟夫您便不急着出手吧,如果不是太危险的话,便多信任一下我。”

    从塔尔那里知道,西瑟夫是在第三次北询之战前,便已经退伍,原因未知,显然有一些什么东西,限制了他出手。

    时间这个词很是关键。

    “你是在学金么?他约我去粉红居的时候,也说让我信任一下他,结果这家伙居然提前完事,让我买了两个人的单。”

    “还有一次,他也是让我信任他,结果那家伙趁我上厕所的时候,叫了一堆人来围观。”

    “还有一次,在宝石楼,我们同时看上头牌,那身上镶着宝石的头牌……”

    坐在奈瑟旁边的蕾嘉娜突然咳嗽两声,打断了西瑟夫继续述说下去。

    “敌人已经来了。”奈瑟摇了摇头,虽然黑烟之中有着金大部分记忆,但是他从未去仔细翻阅金过往的那些琐事,还不知道金以前做过这么些荒唐的事情。

    关于金的形象,也越来越丰满。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利刃组的人已经到来了。

    因为来的人太过于明显了。

    一个穿着粗布衣的少年正手持着一把短刃,流漏出明显的杀意,看着奈瑟他们的马车。

    奈瑟他们停下马车,走出马车看向这个少年。

    “贵族,是恶心的贵族,贵族都该去死!”少年本来还算清秀的面容,此刻格外的狰狞,他在看到奈瑟的衣着之后,发出了充满怨毒的诅咒。

    他握着短刃的手,可以看到血管暴起,正在一鼓一鼓的。

    从种种痕迹可以看出,少年本身没有修行任何的超凡职业,也就是说,又是一个被短刃控制的人?

    “应该不是控制,而是自愿。”西瑟夫看着那少年,不屑的笑了起来。

    “总有人认为,自己一旦掌握了力量,便能改变自己的一切,将自己的一切失败,全部都进行抹除,然而实际上,着并不会改变他是一个失败者的结局。”

    西瑟夫说着的话,直接刺激到了少年的情绪。

    “你们这些有钱有势的人不会懂得,你们什么都不懂,凭什么指责我!”少年的目标由奈瑟,变成了西瑟夫。

    他怒吼的提着短刃扑了上来,速度快的有些不正常。

    却在这个时候,一块刀铜飞了出来,撞击在了少年的身上,将他打了一个趔趄。

    看到从身上滑落下去的刀铜,少年本能的伸手将其接住。

    不过很快他便反应了过来,脸上满是羞红,怒气似乎肉眼可见的在他脸上绽放。

    洛肯王国的官方货币主要为刀铜、月银、塔金这三种,其他还有着民间自制的货币,角石,用来进行一些零碎的购买。

    只不过角石这种东西,一个地区一个样,因此一般来说,被承认的最低值货币便是刀铜。

    像是刀片模样的铜片组成,某些扒手便习惯将刀铜的边缘磨锋利,然后当做武器。

    而刀铜也是被当做一般商铺的打赏的小费,从少年熟练的动作可以看出,他过去应该是经常受到打赏的服务业。

    月银,类似于月牙的样子,两尖容易撞歪变形,因此市面上很少流通,一直有改制月银样式的提议,但是从未成功过。

    反倒是更上一级的塔金,还相对常见一点。

    塔金有大拇指大小,像是一座长方形的祭坛,因此被称呼为塔金,大宗的交易,一般是用塔金来进行结算。

    购买力上,三刀铜便足够一个人一天的吃食,不过那是平民,运动量大的话,大概需要五刀铜。

    一百刀铜等于一月银,而大约十月银,便相当于一塔金。

    总之平民的生活一般是使用刀铜就足够了,而贵族才会经常使用塔金,在汇算当中,月银很少纳入计算。

    奈瑟出门的时候,莫娜让他带了一些塔金和刀铜在身上,至于月银,据说那东西其实大部分掌握在血脉议会的手中。

    “我们又为什么要懂你?”

    “你的故事,我们没有任何兴趣知道。”奈瑟表现出了足够的漠不关心。

    左右不过是出身低下,自认为看见了这个世界的黑暗,然后便一味的认为,那些比他活得好,活的精彩的贵族是一切的原罪,是什么都不懂,只靠家庭背景的废物一类的剧情。

    那少年像是发怒的公牛一般,被人戏弄着,先是因为西瑟夫的话语而愤怒的想要攻击他,现在又因为奈瑟丢出的刀铜,再一次怒吼的冲向奈瑟。

    而在这冲过来的过程中,奈瑟看到了那少年体内的生命力正在快速的被手中的刀刃抽取,然后如同之前药店伙计一般,一股仓促形成的血色生命力场被架起。

    然而这一次不同,少年的生命力被瞬间抽干,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然后倒在了奈瑟的面前。

    那种明明应该畅快一击,却在关键处停下的举动,令奈瑟感觉到些许不适。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把短刃之上,上面还泛着些许红光,从少年干枯的手中滑落,落在了奈瑟的脚边。

    拥有上一次印象的奈瑟明白,如果不去管那刀刃,它会在短时间内直接崩灭,然后其内的核心,就此离去。

    “是这一次的操控出错了么?”奈瑟有些不确定,少年被西瑟夫和自己向后刺激,发动了两次冲击,所以让他生命力消耗过度,还没真正发出攻击就死了?

    利刃组的核心有一半是在于利刃之上,这是罗尼家探知到的消息,这把短刃的真正模样没人清楚是什么样,似乎和利刃组成员一样,死一个换一个,刀身坏一把换一把。

    奈瑟弯腰手上裹着一层生命力场,想要捡起那把短刃,并用生命力场将其束缚住。

    也就在这个时候,被来往马车行人踏平的泥土路上,一个身影从地底跃出,一把握住了那把短刃,从下往上,仿佛要从奈瑟的下巴刺穿他的脑袋。

    这个世界远比少年认知的更加黑暗,他从头到尾都不过是一个障眼法的牺牲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玩家凶猛〕〔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